ida

【省拟/闽赣】睡梦中的吻

说明:
1.本文为省拟,cp为闽赣。
2.本文是别人点的梗,拖了很久才写出来,万分抱歉。
以下正文:

闽望着熟睡的赣沉思。

此刻,赣闭着眼,表情很是平静——赣平时沉默寡言,几乎从来不曾有过大的表情变化,他不是喜怒形于色的人,每逢家族聚会,他都会安安静静站在一旁,那样默默着,不引人注目。

闽从小和赣一起长大,他了解这个儿时的伙伴——不,赣无论过去,现在,未来,都是最好的伙伴。

小时候的赣,就懂事得让人心疼。王耀的弟弟妹妹很多,他不能面面俱到,往往是那些不让人省心时常闹事的弟弟妹妹让王耀花费的心思最多,而懂事乖巧的孩子,王耀却无暇去管。王耀为此还对以赣为首的一些乖孩子们感到愧疚。

赣在古代时,是个文质彬彬的书生,家里摆了一堆瓷器,他从瓷器堆里站起来,对着闽莞尔一笑时,闽感到自己的心跳少了几拍。而闽呢,闽那时是个小“海盗”,清秀的脸上带着不曾脱去的野性,和赣看上去大为不同。

但是实质上,他们都灵魂是彼此相似的。
闽还记得,在近代风雨飘摇的那些岁月里,自己和其他兄弟姐妹都吃了不少苦,那时候,自己也是差点挺不过去。自己曾遍体鳞伤,勉强撑着虚弱的身子卖洋货,然后昏倒在街上——

不幸中的万幸,他在醒来之后,发觉自己不是躺在大街上,而是躺在一张舒适柔软的床上,赣拿着手帕在擦洗自己的脸,赣有着一种温柔精致的感觉——不是漂亮姑娘的那种温柔精致,而是独属于男人的温柔精致。

闽当时愣了,他盯着赣的脸,久久不能移开目光。赣都被他盯得略微感到不适,但也没有说什么。“你把我扛回来的?”闽问。

赣点了点头,眸中眼波流转,那不是怜悯同情,更不是爱慕,而是一种深切的关爱和心痛。

他的眼睛会说话——闽想。

闽现在回首那天,最后悔的莫过于没有及时道谢,当时他太过虚弱,又满心都是别的事情,竟然忘记了最最重要的道谢。

还有——闽在想,那天,自己是否动心了?赣是否动心了?

闽再次望向躺在床上熟睡的赣——由于害怕打扰到他的清梦,闽小心翼翼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做了一个他自己都想不到的决定。

他吻了赣的额头。他没有选择吻赣的唇,而是亲亲热热地将自己的双唇印上了赣的额头。

然后,闽再悄悄地离开。

......

几天过去后,闽无意中打开手机,发现了一条赣发来的消息。

消息只有五个字。

“其实我醒着。”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