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a

【aph/非国设/花夫妇友情向】parked(停靠)

阅读前的注意事项:
1.本文为人设,非国设
2.主cp为花夫妇友情向,副cp为普洪cp向,芋兄弟亲情向,伊双子亲情向,亲子分友情向。
3.本文的设定和部分情节来源于电影《parked》(中文名为停靠),是一部比较小众的文艺电影。
4.也许会有轻度ooc,如有重度ooc请尽管指出
5.本文中费里为白切黑设定
6.不出意外应该会有两个番外,一个普洪的,一个伊双子和亲子分的,写完后我会放出来。
停靠(parked) 
一 
路德维希·贝什米特孤单地走在这清冷的街道上。这是一个秋日的下午,高高的天空蓝的仿佛被清水洗涤过,飘落的秋叶红得像火,赤色映出蓝天的蓝。街上只有寥寥几人,显得本就不小的街道更加宽阔。秋风吹过,带来阵阵刺骨寒意。 
现在,路德维希已经是无家可归的人了。他失去了工作,因交不起房租而被房东扫地出门——最大的打击是,从小到大最最疼爱他的哥哥基尔伯特在前不久因为车祸去世。 
哥哥的死使他失去了最后的依靠。 
现在,他能依靠的,只有自己了。可他现在已经沦落到了流落街头了——他一无所有。如果可以的话,他十分想找个楼顶跳下去了结这惨淡的一生,但是——他没有那个胆子,也不希望辜负了哥哥对自己的一片苦心,所以他要继续活下去。 
不知道是否该值得庆幸,他还有一辆车,放在停车场里。那么,他唯一能住的,就只有这车子了。 
虽然这听上去怪异,但是他已经别无选择。 
于是,他走到停车场中,坐到自己的车里——尽管车里也没有多暖和,但也比直接吹着刺骨的风要好一些。在这辆只够一人容身的车里,路德维希开始他每天无望似乎根本没有未来的生活。 
他找不到工作,仅剩的存款在慢慢花完,每天奔波,以车为家,他真的厌倦了这些生活,他看不到希望。 
直到两周后,这个小小的停车场有了第二个客人。对方似乎也是住在车里的“怪人”,而且与路德维希那辆中规中矩的车相比,这个车子的主人大概更加不羁,在车上用漆喷了一堆五颜六色的图案,大概是路德这样的“正常”人怎么也搞不明白的超现实艺术之类的。 
他正犹豫着要不要过去和对方打招呼——路德维希并不是什么热情好客的人,面对陌生人他难免会有些腼腆,更何况是这样的尴尬处境。 
他看到有人从那辆车上下来了——那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小伙子,比路德小个三四岁左右。他第一眼看上去就那样充满朝气,笑容满面地,叫人怀疑这样生活处境艰难只能住在车里的人究竟是不是他。他的模样真的很可爱,那么水灵灵的,脆生生的。他一蹦一跳地向路德这边走来。 
路德维希从车里出来,犹豫着怎么开口的时候,那人就已经蹦到他面前,脸上的笑容好像绽开的烟花那般绚烂。“ciao~你好!我叫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你的新邻居哦!我是喜欢pasta,猫咪和女孩子的小淘气哦~你呢?”他的声音那么甜腻,拖长了音,好像幼儿园的小孩子一样。 
“呃……”面对面前的人,路德维希没了主意,他愣着不知该如何答复。 
“ve~你为什么不说话呐~你叫什么名字啊?” 
“啊,呃,这个……”路德维希才想起来要告诉对方自己的名字,毕竟人家已经把他名字告诉了自己,“路德维希……路德维希·贝什米特。” 
“很好听的名字啊,那我就叫你路德好了!”费里西安诺的眼睛里闪着烟花般的光芒。 
“呃,那个……费里西安诺?”路德维希说,“你是叫这个名字对吗?你是意/大/利人?” 
“对哦~你也可以叫我费里呢!路德是德/国人吗?” 
“是的。” 
“那,路德是怎么到这儿住在车里的呢?” 
路德维希愣住了。他不知道眼前的人是真傻还是假傻,第一次见面连几句话都没说,便开始打听对方的私事。“呃,这个嘛……抱歉费里西安诺,我暂时不想说。” 
“ve,不想说吗?没关系的路德,我先说吧!”费里西安诺看上去一点也不觉得扫兴,依旧兴趣高涨,“我沦落到这里,是因为爸妈不要我了,ve~他们说我害死了哥哥,呜呜~可我什么也没做哪~哥哥是因为抑郁症自杀死去的,可是爸妈说他自杀是因为我比哥哥更能得到我爷爷的宠爱,我的成绩永远压制着他而得的抑郁症呢,再加上一些,嗯……其它原因,我就被赶出家门来啦!” 
路德维希觉得眼前的少年真是个可怕的生物。那么悲惨的经历,那么绝望的心情,费里西安诺居然能够面带微笑用甜得发腻的声音清晰地说出一字一句,说出这些令人哀伤的故事。他是如何做到的?他在带着阳光的微笑说出阴霾一般的事实时,心里会痛吗?他的微笑下面,藏着什么? 
路德维希对于费里西安诺陈述的这段话语,莫名其妙地便有了共鸣。他知道面前的人也有一个哥哥,而且也在前不久永远失去了哥哥。不知怎得,路德维希想多打听一些关于费里西安诺和他的哥哥的事情,但又怕惹他伤心,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那个,费里西安诺……” 
“ve,怎么了路德?” 
“你,别伤心——”路德维希试着去安慰费里西安诺。 
“ve?我没有伤心哦路德!我不是笑得很开心吗?” 
“你,不伤心吗?” 
“不伤心哦!“ 
——如果没有心,便不会伤心了。 
“那,那我想问你,”路德维希的好奇心奇怪地被勾起,“你的哥哥他……是个怎样的人?” 
“ve?你想问哥哥?哥哥他叫罗维诺,是个爱吃番茄的别扭性子的人呢!他总骂我是笨蛋弟弟,ve……不过哥哥他虽然嘴上爱骂人,但实际上还是对我很好的呢!可是哥哥的脾气并不好呢,能受得了哥哥的好像只有安东尼奥哥哥一个人呢,ve~” 
“安东尼奥?” 
“他是哥哥的朋友啦。ve,但是,我好想哥哥呢,真的好想好想哥哥呢!“ 
“费里西安诺,你想听我的故事吗?“明明费里西安诺只有寥寥数语,但是路德维希已经能感受到这对兄弟的情谊,他不可避免地想到了基尔伯特,哥哥银色的头发和红色的漂亮眸子闪现在眼前——”kesesese!本大爷今天也帅的和小鸟一样呢!“哥哥的声音并不好听,很嘶哑,唱起歌来更是要人命,路德维希曾明令禁止哥哥不许唱歌扰民,但现在路德维希愿意倾尽所有,换他的哥哥回来再唱一首歌,不管多难听,他也愿意听下去。 
路德维希想像眼前的这个刚刚认识的少年倾诉——这些天来他很孤单,他需要一个倾诉的人。 
”ve~路德的故事我很愿意听呢!不过外面有点凉,不如进我的车里去?“费里西安诺这么一说,路德维希才发觉傍晚的余晖几乎没有热度,秋日的风更是愈加凛冽。 
”好的,那,就去你车里吧。“ 
进到车里后,路德维希觉得费里西安诺的车里还是比较温暖的——是他的错觉吗?还是说是这个明亮乐观的少年的心拥有炽热的温度,能让人感到温暖? 
“路德路德,快讲故事吧!“ 
”好啊,我讲。我和你一样也有个哥哥——他叫基尔伯特。“ 
”ve?路德的哥哥吗?他是个怎样的人呢?“ 
“是个很——很开朗外向的人呢,甚至有些自恋,总是说自己最帅。“ 
”哈哈,听上去,这个基尔伯特哥哥是个很可爱的人哪!“ 
”可爱?“路德维希听到费里西安诺这么描述自己的哥哥,忍不住笑了,”你说哥哥他可爱?不过你这么说……“他记起来儿时哥哥对着家里养的小黄鸟发呆的样子,确实是很符合”可爱“二字的,”也有些道理……“
”ve,是吗?我说对啦?基尔伯特哥哥对你好吗?“ 
”对我很好呢。我想世界上没有比他更好的哥哥了。“ 
“这句话我不同意呢!罗维诺才是世界上最好的哥哥!”费里西安诺孩子气地开始对这个问题较真。 
“大概每个幸福的弟弟,都会觉得自己的哥哥是世界上最好的哥哥吧。”路德维希说——他觉得费里西安诺这样虽然有点像无理取闹,但是却意外地——好吧,把他形容哥哥的词再抛回去——意外地有点可爱呢。 
路德维希这句话本没有毛病,可是……他和费里西安诺这两个弟弟,真的幸福吗? 
“ve~路德说的没错。那,基尔伯特哥哥对你这么好,你为什么会沦落到和我一样呢——呜呜,要是哥哥还在的话,我一定不会沦落到住在车里的!“ 
“……费里西安诺啊,和你一样,我的哥哥也……“ 
“基尔伯特哥哥怎么了?“ 
“去世了,在不久前,因为车祸。“路德维希的声音已经开始哽咽,这些悲伤的回忆涌上心头,由于太久没有诉说和发泄,泪水一下猛烈地迸发了,眼前的人明明比他年幼,经历也和他一样悲惨,路德维希却觉得他有种奇怪的温暖人心的感觉,就像洁白的天使。 
“ve~路德,你哭吧。哭完了,就舒服了哦!“费里西安诺的脸上依旧挂着微笑,好像能把三尺寒冰融化的那种暖暖的笑,”如果哭累了或者太难受,就看看我的笑容,开心一点吧!基尔伯特哥哥希望你幸福呢!“ 
路德维希压抑着声音,他觉得自己如果在还没认识多久的人面前嚎啕大哭会很没面子,可是泪水为什么不听话呢? 
“ve~路德路德,没有关系哒~你想哭,就哭啊!没关系的~但是别忘了哭过以后一定要记得笑一笑,伤心过以后一定要让自己开心开心,就可以啦!你放心,你的哀伤没有影响到别人,我这不是笑得很开心吗?“费里西安诺一面说着,路德维希一面就忍不住哭泣。费里西安诺主动伸过胳膊把路德维希抱住——费里的臂弯和他的人一样温暖。 
“路德,你知道为什么哭过以后一定要笑一笑吗?因为暴风雨过后会有彩虹啊!” 
路德维希找到了除了哥哥以外的第二个依靠,这个几小时之前还是陌生人的少年,给了路德维希一个温暖的臂弯。 
而费里西安诺找到了一个依赖他的人,就像他以前依赖哥哥罗维诺,罗维诺依赖安东尼奥一样。 
这个原本在路德维希眼里阴郁灰暗的秋风中的停车场,在费里西安诺到来后多添了无数色彩,变成了二人可以停靠的地方。 
二 
  路德维希哭够了。他毫无提防地把自己脆弱的一面展现给费里西安诺,而费里西安诺确实值得他这样。“谢,谢谢你……费里西安诺。“”ve~不客气呐,路德。现在,路德你一定要笑呢!“ 
“我笑不出来怎么办?“ 
“嗯……路德,我给你扮个鬼脸吧!“说着,费里西安诺吐出舌头,露出一个搞怪的表情。路德维希看到以后,忍不住笑了出来。 
”路德,你现在还伤心吗?“ 
“不,我现在,挺开心的。有你陪我。“ 
”真的吗?ve~太好啦!那以后,我们就是朋友啦!“ 
费里西安诺的脸上确确实实闪烁着孩童般的交到朋友后的喜悦,而路德维希也在哥哥去世后第一次感到了幸福。 
突然,车里响起了有物品掉落的声音——路德维希只是无意中伸了一下胳膊,却发现自己好像碰掉了什么东西。 
”呀,对不起——我把什么碰掉了?“他一边说着,一边捡起被自己碰掉的东西——一个针管和几个小包袱。 
”啊,路德不要看!“费里西安诺那几乎永远挂在脸上永不消逝的笑容终于消去了半分,露出了他的慌张——但费里西安诺还是没能拦住路德维希。 
路德维希在看清楚针管,包裹上的单词和里面的东西以后,原本幸福的微笑也立刻从脸上离去。 
“ve~路德,这不是我的,这是——”费里西安诺徒劳地撒着谎。 
路德维希用疾风般的速度抓住了费里西安诺的右手臂,然后撸开了右臂上的袖子,皮肤上赫然几个针孔。 
“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费里注意到路德维希开始叫全名了,“你……吸/毒了?” 
“ve~被路德发现了呢~“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费里西安诺的脸上再一次露出了人畜无害的微笑,语气还是那样甜美,好像自己只是恶作剧被抓住的孩子。 
“你,你……”路德维希难以相信,这个像是从伊甸园跑出来的天使般的人,竟然是个吸/毒的人——费里西安诺的形象一下子从天使跌为魔鬼。路德维希不敢相信,刚刚拥抱着他,笑着安慰他,如人间甘露一样的人,竟然会—— 
“你怎么能这样糟蹋你自己呢!”路德维希的愤懑,不愿相信和担忧都转化成了一声怒吼。 
“ve~是因为,是因为,”费里西安诺依旧笑着,只是谁都能看出来这笑容有多勉强,“因为哥哥死后,爸妈天天骂我,还打我,爷爷去世好久了,也没办法护着我。我好难受好难受,真的好难受的!爸妈骂我骂得多了,我都开始觉得哥哥是被我害死的了!我,我在注/射了这些致幻的东西以后,就可以逃离现实了啊,就可以看到哥哥,看到爷爷,我还能看到没搬家以前住的小庭院,爷爷带着小小的我和哥哥一起写生,一起看烟花呢!虽然都是幻觉,但是幻觉能比残酷的现实让我感到快乐啊!但是发现我吸/毒以后,爸妈就把我赶出来啦。”费里西安诺用甜美的笑容,无比乐观的语气说完了这让人绝望悲伤的一段话。 
“费里西安诺……”路德维希开始为眼前的人伤心,”你答应我,戒掉这东西,好不好?你哥哥和你爷爷在天之灵,不会希望看到你这样糟蹋你自己的!“ 
“路德说得有道理——可是我戒不掉啊!每回瘾一上来,我就会特别特别地难受,想五脏六腑都烧着了一样……“ 
“不用担心,我来帮你,我会陪着你的,费里西安诺。“路德维希说——他下定决心,要把眼前的人从地狱里拉出来,即使他们同在黑暗的深渊中——他不知道,在费里西安诺看到他的那一刻,也产生了同样的想法。 
“谢谢你,路德。“费里西安诺的躯壳是温暖人心的天使,他的内心却是冰天雪地孤单痛苦,路德维希是痛苦内心皑皑白雪中的一道暖阳的光芒——但对于费里西安诺来说,也只是一道光芒而已。 
“对了,费里西安诺,“路德维希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你有没有因为买毒/品而欠债什么的?这害人的东西,按理说应该不会便宜?“ 
“ve~路德,对不起啊。我,我欠了高/利/贷。“费里西安诺说,那种像是做恶作剧而被抓住的小孩子般的神情再次显露在他的脸上,简直是玩世不恭,把一切——包括自己的前途和姓名都视作儿戏。 
“什么?!费里西安诺,你还——“路德维希为眼前的人头疼,他除了吸/毒还惹上了黑道上的那帮放高/利/贷的人。显然他们现在的钱加一块儿还不够那帮亡命之徒塞塞牙缝的,路德维希忍不住对自己刚刚想要救赎费里西安诺的想法产生了一瞬的怀疑——吸/毒,被赶出家门,欠高/利/贷,漂泊流浪——费里西安诺真的还有救吗?但随即路德维希有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想对自己大吼这样一个可爱的天使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他堕落? 
“他们也许会来讨债的吧,ve~他们大概也在四处找我。如果他们来了,我一定不会让路德也牵扯进去的!” 
“费里西安诺!”路德维希没有想到,眼前的人一开口,竟然是说不会连累自己,把自己视作局外人——也许是费里西安诺看到自己刚刚沉思不语,看出了自己的内心在挣扎?这个人真的像自己想象的那样天真无邪吗?路德维希真的生气了,他从没想过要置身事外,他已经把费里西安诺看作了是自己最好的朋友。 
“费里西安诺,你听好了,不管你惹上了什么,哪怕是地狱里的魔鬼来找上你,我也会和你共同面对的!别想扔下我!“ 
“路德,你别这样啊~我们才认识了几个小时而已啊!“ 
“认识的时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两颗心相互了解的深度和广度!我现在决定要帮你了费里西安诺,别想扔下我!“ 
路德已经要决定对我进行救赎了吗——费里西安诺想,我自己也的确想要救赎落魄的路德,让他振作起来。我救赎别人就可以了,但别人救赎我——不需要的呀。想到这里,费里西安诺嘴角的弧度就会加上几度。我救路德是因为他还有的救啊,而我已经病入膏肓了呀。我是个坏孩子,哥哥是因为我而死的,虽然我没有把哥哥从那个噩梦般的天台上推下去,哥哥是自己跳下去的,但是哥哥决定这样做,确实是因为我啊。我争强好胜处处一定要赢过哥哥,一定要自私地让爷爷独宠我一个孙子,哥哥又喜欢掩藏自己的真心,不说出真实想法,因此才得的抑郁症吧。哥哥留下的遗书中,确实有写“世界上有费里西安诺就足够了,我是那个多余的人。我样样不如他,我只是他的拙劣仿制品。“是我害死了哥哥,我是个坏孩子,爸爸妈妈打我骂我,也许做的也不错呢!我是个无可救赎的魔鬼,装作天使的模样,地狱才是我的归所哦!* 
(*解释一下,这里费里西安诺的内心独白说明,他因为心里本来就对哥哥的死有愧疚之心+父母不断地打骂+罗维诺留下的遗书而在不停地自责,自己暗示自己是杀人犯,具体会牵扯到心理学相关,感兴趣的建议看看一部很老的电影《爱德华医生》,里面有类似自我暗示犯罪等等的内容) 
只是费里西安诺不知道,他的哥哥罗维诺虽然看似死前全是恨意,可实际上他心里是很爱他弟弟的,非常非常爱。罗维诺没恨过弟弟,他自杀是因为他恨自己。罗维诺却没想到,他的那封遗书,几乎逼疯了他的弟弟。 
“谢谢你,路德。”费里西安诺的眼里闪过了一丝泪光,但也只是闪过了而已。 
…… 
次日。 
“ve~路德,走吧,咱们一起出去走走,你不还要找工作吗?”费里西安诺一大早便把路德维希从他的车里拉出来,闹着要和他一起出去。 
“可,可是……好吧费里西安诺,你的想法也对,咱们俩的积蓄都并不多。但是,我试过去面试,都已经被拒绝了无数次——” 
“不要灰心啊路德!一定可以的哦!一定!”费里却信心满满,“面试完以后如果有时间,咱们可以在街上散散步,开车兜兜风呢!走吧路德,就开你的车吧!东西太多的话就堆到我的车上来吧!” 
路德维希无法理解为什么费里西安诺会对出去走走这种事情这么热衷,但是费里对于生活的这种热爱也是让路德甘拜下风。无法想象现在眼前的这个活泼快乐的少年和昨天晚上那个勉强装着微笑,说着生活的无望,吸/毒欠高/利/贷的堕落者是同一个人。 
“那,你等等,费里西安诺。面试的话我总要换身西装吧。”路德说着又钻回自己的车里,换了一身衣服。 
“哇塞,路德,这身衣服看上去挺帅气的呢!”费里西安诺看到西装革履的路德维希时,不由得这样说道。路德维希的相貌还是比较端正俊朗的,金发蓝眼更是为他的外形加了不少分。相比于费里西安诺这种清秀可爱的长相,路德维希会更加沉稳和成熟。 
“啊,是吗?谢谢夸奖,费里西安诺。”虽说相貌还不错,但受到这么直白的夸奖,路德维希还是第一次。所以,他受宠若惊地客气地回答了,然后低下头,掩饰他那因为害羞而泛上红晕的脸颊。 
“不用这么客气啦,路德~来,咱们走吧!” 
汽车发动了。此时是金秋脆生生的清晨,昨夜的阴霾已经被消去,二人将迎来崭新的清晨。 
三 
  路德维希已经认识费里西安诺两周了。他们会一起去努力找工作和面试,就算失败,费里西安诺也会用最温存的话语来安慰路德——费里西安诺,真的是个很温柔的人呢。做他的朋友,是件很幸福的事情。除此之外,他们会在公园里散步,去聆听风吹落树叶的声音,会一起聊天,内容无非是过往和未来。未来没什么好说的,路德维希也不愿多谈,因为两人的未来就像暴风骤雨中波涛汹涌的海面上的孤舟一样希望渺茫。于是,他们主要会谈过往。 
费里西安诺的话很多,他会谈起他以前的生活,他是如何和爷爷,哥哥一起生活的,他说,他最早的家,是一个有着漂亮庭院的二层洋楼,那里藏满了他的童年回忆。在他生命最初的那几年,他的父母在外打拼,他就和哥哥一起住在爷爷家。庭院里种着番茄,鲜花和果树,邻家的安东尼奥哥哥常来帮忙,他培养番茄可是一个好手。爷爷还会带着费里和罗维诺在庭院里写生,费里最擅长的便是美术,为此罗维诺还老大不高兴因为他画的画永远比不上弟弟的。而最难忘的经历,是看烟花。 
“ve~路德,我最喜欢烟花啦!真的很好看呢!我记得那天晚上,爷爷带着我和哥哥一起看的。烟花在夜空中绽放的那一瞬,真的,真的太美了。就是那极短的一瞬间,烟花散发出了最美的光彩,然后像秋日里的花儿一样凋落衰残。可是,就是因为烟花短暂易逝,所以才会美丽逼人吧。“说这话时,费里西安诺少见地如此文艺,眼睛里闪烁着不可名状的光芒,“你说,这世上有没有烟花一样的人呢?我想有的吧。我了解的许许多多的艺术家和文学家,其中有很多的人都创造出了比烟花更美的作品,绽放出了一生中最耀眼的光芒。然后不等那光芒消逝,他们便在花样年华早早死去,但他们一生中最光彩照人的形象永远存留在了世人心中。他们,就和那烟花如出一辙啊。“他自问自答,微笑少见地从脸上消失,在严肃地思考什么。 
路德维希被吓到了,他感觉费里西安诺好像变了一个人:“费里西安诺?你……” 
随后费里被他的这句话拉回现实,微笑回到他的嘴角,他又再次变回了路德维希所熟知的那副乐天派的样子:“ve?什么路德?” 
…… 
而路德对于过往的回忆和讲述,则是围绕着他的哥哥基尔伯特。路德维希说,他从小父母双亡,他的哥哥把他拉扯大。基尔伯特对自己是多么多么的好,是如何地照顾自己。他说,基尔伯特是罕见的少白头,也许是因为他年纪轻轻就承受了比同龄人要多的压力。路德回忆,邻居家有一个叫做伊丽莎白的女孩,她说是女孩,其实却比男人还要男人,霸气是出了名的。伊丽莎白和基尔伯特是冤家对头,常常一起打架吵闹,但基尔伯特总是打不过她。后来啊,大家都长大了,伊丽莎白也嫁了人,嫁给了一个奥地利的世家子弟,夫妇俩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极少回来,婚礼的请柬给了基尔伯特,但却被基尔伯特推脱开了,路德维希记得他清清楚楚看见了哥哥的眼泪,那是除了父母死去的那天外路德第一次看到哥哥哭泣。基尔伯特和伊丽莎白后来曾见过面,回来以后基尔伯特黯然神伤,他说伊丽莎白失去了她的傲气和倔劲儿,变得温柔顺从,不再是那个伊丽莎白了。在基尔伯特死后,路德维希联系不到伊丽莎白,不知道那个姑娘的命运如何了。 
听完路德维希的讲述后,费里西安诺只评价说,是个美丽而悲伤的故事,像是一场绮丽的梦,难以相信是现实里发生的。路德维希摸不着头脑,不明白这段经历有哪里美丽,他只觉得哀伤。 
…… 
在再一次面试失败以后,路德维希心灰意冷。他觉得自己的未来已经无望了。他是一个被社会遗弃的人。他受够了,一次次去尝试,又一次次失败。尽管费里西安诺一直在为他打气,但路德维希已经厌倦了那些话语。回到停车场以后,路德维希坐在自己的车里,抬头望着恼人的灰蒙蒙的天空,觉得自己已经没救了。之前他居然还妄想去救费里西安诺,让那个少年的生活步入正轨,但是现在他连自己都救不了。 
突然,路德维希听见有人在敲车门——是费里西安诺,他看到了少年清秀的脸庞。 
路德维希此时心里乱得很,只是叹口气把门打开:“费里西安诺,我想自己呆一会儿,能不能——” 
话音未落,路德维希就被费里西安诺用手捂住了嘴。路德维希正在奇怪,抬眼看到费里西安诺的胳膊上挎着一个袋子,手里拿着一束雏菊,脸上的微笑煞是好看,比手里的雏菊可爱,比清晨的朝阳温暖,比春天的微风和煦。 
“ve~路德,别伤心啦!这儿是我刚刚去买的啤酒,土豆和香肠,不开心的话就多吃一点吧!啊,还有这个,我刚刚在路上采的小花花~很漂亮的小花花呢~送你啦~“ 
甜甜的声音,可爱的笑容,融化了心上的寒冰,温暖了秋日的寒风。 
路德维希接过东西,愣在原地,有点不知所措。“呃,费里西安诺……“ 
“ve?怎么了路德?“ 
“没,没什么。“ 
“路德饿了吗?快点吃吧!吃完了,我带你一起出去玩儿好不好?“ 
“出去玩?“ 
“对啊!路德不开心的话,就一起出去走一走吧!路德一定会开心起来的!去海边走走吧!“ 
“可是,我……” 
“走吧走吧路德!“ 
费里西安诺不由路德分说,就把他拉上了自己的车。“ve~咱们走吧!“ 
海边的微风是沁人心脾的,大海的气息叫人莫名地心安。海滩边没有多少人,只有费里西安诺和路德维希两个人而已。 
费里西安诺高兴地再沙滩上跑跑跳跳,而路德维希只是在一边看着。 
“ve!最喜欢大海了!“费里西安诺这样喊着,”路德,不来一起玩儿吗?“路德维希被费里西安诺拉着走到了海边:”喂!费里西安诺!我——“ 
”哎呀,既然来了,就一起好好玩儿嘛~“ 
”哗啦“一声,费里西安诺就已经撩起水花,溅了路德维希一身。 
”一起来打水仗吧!“ 
“又不是小孩子了,还是……” 
“别扫兴嘛路德!而且你不泼我,我可要泼你哦!“ 
”可是——“ 
”哗啦——“这一次路德维希不幸被费里西安诺泼了一脸。 
“喂,费里西安诺!“路德维希也带着几分孩子气的好胜心,反泼了回去,费里西安诺湿了一身。 
”ve,路德打起水仗来,也蛮厉害的嘛!“ 
两人互相泼着水,费里西安诺的笑声回荡在平静的海面上。路德维希暂时忘却了找不到工作,失去亲人,居无定所的烦恼,好像回到了五六岁时的时光,做了一回最天真的孩子,所有心上的伤口被费里西安诺这个天使般的人治愈了。 
玩儿累了以后,两个人上了岸,坐在沙滩上休息。 
”玩儿的开心吗?路德?” 
“挺开心的。“ 
“开心就好呀!ve~“ 
费里西安诺开始轻声哼唱着一首歌谣。他的声音很动听,像天籁一样——他似乎对于美术音乐这些艺术的东西,有着一种天生的灵性。这曲歌谣的音调绵延悠长,哀而不伤,让人的心灵都能够安静下来接受洗涤。 
“这歌声,真的很好听。”路德维希由衷地夸赞道。 
“ve~谢谢你路德!”唱完歌的费里西安诺闲不下来,开始用树枝在地上画画。“其实啊路德,我并不是特别喜欢音乐,我最喜欢的是画画哦!如果不是被爸妈赶出家门,我估计已经去美术学院报到啦。” 
“呃,费里西安诺——“路德维希想要安慰眼前的人。他凑过去,却发现费里西安诺正在沙子上画着两个紧挨在一起的人,能够清楚的看到,这两个人就是路德维希和费里西安诺他自己。在二人的画像旁边,还画着一束雏菊。 
路德维希感到自己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被触动了——孩童般天真的玩耍,美丽的歌谣和费里西安诺笔下的画像,已经使他忘却烦恼,抚平伤痕。 
”这是,你画的我和你?“ 
”ve,是的呢路德!“ 
“挺,挺好看的……” 
“路德喜欢吗?太好啦!” 
“你很开心吗?因为我喜欢你的画?” 
“是啊!因为路德是我最好的朋友,他能喜欢,我很开心呢!” 
话音刚落,路德维希就已经抱住了费里西安诺。 
“ve?路德主动抱我吗?我简直太高兴了!” 
“费里西安诺,你也是我最好的朋友啊。” 
突然,一阵强劲的海风刮来,吹散了沙子上费里西安诺的画。 
“诶——”路德维希想要尽力阻止海风对于画的破坏,却被费里西安诺拦住了。 
“不用这样,路德。”费里西安诺的脸上带着灿烂的微笑,“反正这画咱们带不走,迟早要被风弄坏的。“ 
“可是——” 
“这世上,本来就没有什么是永恒的啊。” 
…… 
二人回去以后,天色已经黑了。玩儿了一下午,两个人都累了,就各自回到各自的车里去休息了。路德维希躺在座椅上,正睡眼朦胧的时候,忽然听到车外有争吵声。他勉强支撑着爬起来,努力驱散睡意,走出了自己的车。 
他看到几个小混混围着费里西安诺,高声叫着让他还债。 
“ve~实在对不起!我现在没有钱还呐!” 
“没钱?瓦尔加斯,你可已经拖欠了一个多月了!没钱也得还!” 
“拜托了各位,我实在拿不出来钱!” 
“没钱,那你不是有车吗?这车,应该值点儿钱吧?” 
“ve!不要不要!你们开走了车,我住在哪里!” 
“你爱住哪儿住哪儿?谁管你啊,还钱就行。” 
“不,不要啊!” 
路德维希感觉怒火已经冲上了他的头脑。他不假思索地冲过去,把费里西安诺从包围里拉出来护在身后:“你们干什么?欺负人吗?” 
路德维希是个大块头,肌肉也比较发达,相比之下那几个小混混都是骨瘦如柴的可怜虫。他们互相看看,不服气地离开了。 
“瓦尔加斯,这次只是你运气好罢了!下次,你的朋友可不会在你身边护着你了!” 
那几个人走远了。 
“ve~谢谢你,路德。”费里西安诺说,“如果没有你,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呢。” 
“不用客气,费里西安诺,但是……你可一定要小心啊。” 
“我会的,路德。” 
“你最近,没有再吸那东西吧?” 
“ve~没有~” 
“我想也是。没有就好。” 
…… 
四 
在今天,路德维希迎来了一个重大的转折。他被一个公司录取为员工了。他得到通知以后非常高兴,费里西安诺更是开心得跳起来,给了路德一个鼓励的拥抱。 
“太好啦,费里西安诺。等我攒起钱来,我就可以找到房子住,不用住在车里了!”路德维希说,眼睛如同湛蓝的天空一般,洋溢着喜悦。 
“ve~太好啦,路德~什么时候去上班啊?” 
“一周以后。” 
 “ve~挺好的。” 
“对了,费里,我有件事和你说。”路德维希突然严肃下来,但是蓝眸里的喜悦没有消失,更平添了几分光彩。 
“ve?什么事?路德,你说吧!”费里西安诺注意到路德开始用昵称称呼自己,脸上的笑意更浓。 
“那个……”路德维希的脸上开始泛起了紧张,语言似乎也开始组织得有点困难。费里西安诺不知道对方要说什么,好奇地睁大眼睛。 
“那个,谢谢你,费里。”路德最终说出了这句话,“谢谢你的陪伴和安慰。你的拥抱,真的很温暖。” 
“ve?不用客气啊路德!”费里看到路德这样严肃地道谢,反而笑了,“我们是朋友啊!” 
“对啊,我们,是朋友啊。”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后,路德维希说:“费里,我要去公司附近去一趟,熟悉一下工作环境。我也就大概去一上午,中午之前就能回来。” 
“ve~好的路德~” 
看到路德离开的背影,费里西安诺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乐。路德已经在他的帮助下,生活渐渐步入正轨。从今往后的日子,会越来越顺利吧。 
费里西安诺正这么想着,现实就给了他一个狠狠的耳光。 
他的毒/瘾上来了。他开始感到了内脏的烧灼,那种必须要通过吸食罪恶的果实来解决的痛苦。“不行啊……答应了路德……不再吸/毒的……”他的内心在挣扎着,“不行啊,绝对不行啊……” 
  可是,他终究还是被欲/望击败。 
  他坐到自己的车里,将针管抵在右臂上。 
  可就在这时,路德维希发现自己忘带了手机,回来取,看到了这一幕。 
  “费里西安诺!“路德维希把他从车里拽了出来,“你不能这样糟蹋自己!我说过了!”他把针管和毒/品扔在了地上,用脚踩烂。 
  “ve~对不起,路德!” 
  “你该对你自己说对不起,费里西安诺。”说完,路德维希扔下愣在原地的费里西安诺,独自走开了。 
  费里西安诺脸上的微笑消失了,泪水已经充盈在眼中。 
  “呜……果然,我是无可救药的堕落之人嘛……” 
  而走开的路德,心里开始后悔,他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过凶狠,他应不应该回去看看费里西安诺,安慰安慰他,但是……费里西安诺确实做了错事,自己或许也该凶一点,权当是给他一个惩罚,想到这里,路德维希就继续大步离开了。 
  费里西安诺坐在原地,默默地哭泣。他是路德维希的后盾,可谁又来做费里西安诺的依靠?他的依靠都已经不在人世了啊——他的爷爷,他的哥哥。想起哥哥,那种罪恶感就又加重了。 
  雪上加霜的是,一周前来讨债的那帮小混混又来了。 
  “喂,瓦尔加斯!这次可没有朋友来帮你了!“他们走过来,将费里西安诺团团围住。 
  “你们又要干什么?” 
  “讨债啊!” 
  “……我没有钱。” 
  “那就拿车抵呗。” 
  “你们不能这样!我不同意!” 
  “你不同意管什么用!” 
  他们把费里西安诺推到一边,不由分说地打开车门钻进去,启动了发动机。 
  “喂,伙计们!”一个小混混说,“这人拖欠了那么久的债,也该给他个教训吧!” 
  “没错!给他个教训!” 
  这帮混/蛋说着开始对费里西安诺拳打脚踢,而费里西安诺根本无法还手。 
  泪水不争气地划过他的脸颊,身上处处都痛,鲜血蒙住了他的眼睛。 
  在地狱般的群殴过后,那帮混/蛋终于走了——把费里西安诺的车也开走了。 
  费里西安诺挣扎着站起来,他意识到自己伤的不轻。可身无分文的他又怎么去医院看病呢? 
  最后,他想起了家人——毕竟血缘是存在身体里无法拔除的。尽管在哥哥死后,那个家已经变得不像家。 
 他挣扎着走,伤口的剧痛侵蚀着他的骨髓。秋天的冷风吹过,更是加重了他的痛苦。 
 这条路,变得如此漫长。他走啊走,走啊走,最后终于回到了他曾经和谐美满的家。 
 他按响了家的门铃。 
 开门的,是父亲。他打量了打量他不愿意承认的儿子,然后吼道:“你小子,怎么回来了!滚出去!” 
“父亲……”费里西安诺艰难地开口,“我……” 
  “哟,你挂了彩了?别以为装成满身是血虚弱的样子就会引起我的同情什么的!说到满身是血——”费里西安诺的父亲停顿了一下,“你还记得罗维诺从楼顶上跳下去后着地的情景吗?那可都是拜你所赐。现在这个家支离破碎成这个样子,也都是拜你所赐!” 
  说完,门在费里西安诺的面前重重地关上了。 
  “父亲,再见。“费里西安诺徒劳地说出这句话,看着最后一扇希望的门在他面前关上。 
  所谓亲人,真的是“亲“人吗?就算血脉相连,最后却又这样绝情,连陌路人都不如。 
  费里西安诺感觉整个世界都灰暗了。他还有什么呢?最疼他,最爱他的人都已经死去了,不管是爷爷,还是哥哥。而哥哥最好的朋友安东尼奥也在挚友死后心灰意冷,离开了这座城市。父母是不会管自己的了,他们巴不得自己早点去死。 
  那么,费里西安诺,你还有谁? 
  路德?这个名字占据了费里的脑海——路德!这个人是能够给予自己安慰的吧?毕竟他是自己最后唯一的朋友。虽说不久前他因为自己无法戒掉毒/品而大发雷霆,但是他会理解自己的,会给自己提供帮助的,对吗?自己曾和他共同救赎对方,是在跌落进黑暗深渊前相伴的人,他会温暖自己的! 
  可是……就算是路德,又真的能救赎自己吗?费里西安诺想。自己已经成功的救了他,让他能够正常的生活。他也在试图救自己。可是,他还没有成功。自己无法克服毒/瘾,生活无法步入正轨,自己,或许从一开始就没有获得救赎的希望了? 
  是从第一次尝试毒/品开始,还是从哥哥跳楼自杀开始?甚至更早,从自己一出生就注定了种种? 
  自己,无法被救赎。 
  费里西安诺一心认为自己已经罪孽深重,无可救药了。他认为哥哥自杀是因为自己,这份愧疚他就算死去也无法解脱。而费里西安诺在痛苦中尝试的毒/品,更是摧毁了他。 
  恍惚间,费里西安诺已经来到了,曾经和路德维希一起嬉笑玩闹的沙滩。他感到自己的伤口越来越痛,内脏似乎也受了损伤,血一直在不停地流淌,把他仅剩不多的生命一点一点带走。 
  他猛地吐了一口血,然后躺倒在沙滩上。此时夜幕已经降临,夕阳最后的余晖已经消逝,而费里西安诺心里的那最后一点光明也被带走了。 
  忽然,有一样东西在一瞬间点亮了费里西安诺的眼睛——烟火。 
  他看到远处的烟火再夜空中绽放,在那既短暂无比又刹那永恒的一瞬绽放出最美的光彩,然后凋谢,落幕。 
  “ve~最后还能看到烟火,真好呀。“ 
  费里西安诺哭了,泪水顺着脸颊淌下,浸润了发梢。 
  他想起来,自己曾和爷爷,哥哥一起看的那一场烟火——那时,自己才八岁。那一天,永生难忘。不过说到底,费里西安诺留恋的,不是烟火,而是陪着他一起看烟火的人。斯人已逝,他也将要去地底陪伴至亲长眠了。 
  费里西安诺想起了路德维希,在他生命最后的这段时间里陪伴他的人。费里很高兴,自己临死前还救赎了一个同样差点堕落的人。 
尽管自己沉入深渊,但这并不妨碍在完全沉下去之前帮助同伴一把,让他得到救赎。 
自己呢?注定得不到救赎的人,就那样安静地沉沦吧。 
  烟火不断绽放,前仆后继地发出光芒然后永远消逝。 
  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这个地狱里的天使,在这个被烟火点燃的夜晚,静静地离开了。 
尾声 
  亲爱的费里西安诺: 
感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你我相遇时的境况,就像被困在无比黑暗的森林里, 
而你我都是迷惘的找不到归宿的人。 
你是为我指路的天使,你的出现就像一盏明灯。 
是你在陪伴我,帮助我,救赎我,我才能从那黑暗的森林里逃出。 
可是你,我最亲爱的朋友,你呢? 
你就像烟花,绽放的那一瞬照亮了整个大地,也为我照亮了前路。 
但你在闪耀过之后,就那样随风而逝。 
除了我以外,无人来你坟前凭吊。 
这对你不公平。 
这个世界从未对你温柔过,生活的刀落在你身上时也从未减轻它的力度。 
可你,却依旧散发出了你的光彩。 
你曾问我,这世上有没有和烟花一样的人。 
当然有了,你便是啊。 
再见了,我最爱的朋友,费里西安诺。 
——你的挚友 路德维希 
年月日
(作者碎碎念:我好像虐费里虐上瘾了,不过费里简直是天使啊qaq感觉写文的时候自己硬生生被掰成了伊厨)

评论(5)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