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a

【aph/三体/全员向】第七章

1.本文为脑洞产物,与现实三次元无关
2.本文为黑塔利亚的三体设定au,也就是说是黑塔利亚的人物和三体的设定,三体中的人物是不会出现的。
3.会有私设,会有和三体原文设定不一样的地方
4.因为把三体的人物换成了黑塔利亚里的人物,所以肯定不可能和三体原文的剧情完全一样,大体上可能会差不太多(?)
5.人物性格我尽量把握好,但因为三体是很严肃的,不会像黑塔利亚原作那么欢脱,人物的性格会有改变
6.cp设定:耀燕,菊耀(菊单恋耀),红色组(友情向),米英,独伊,普洪,法贞,亲子分
7.会有角色黑化或死亡(为了不剧透恕我不能指出是哪些角色)
8.人设,非国设

  伊万很烦恼——他甚至有种想要拿水管敲人的冲动,事实上如果不是艾米莉和阿尔弗雷德拦着他已经那么做了。是啊,明明什么都没有做,也没故意干什么,就是在躲让人头疼的妹妹,是亚瑟那个粗眉毛自己在和罗莎不知道在谈论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为什么要怪自己在那儿?还被怀疑偷听——要不是艾米莉和阿尔弗雷德及时赶到劝开亚瑟和罗莎,看亚瑟那样子是恨不得把自己送进联合国的监狱。

是啊,毕竟最近得到的最新消息,是关于三体人的破壁计划和企图策反协助者的事情,可疑地偷听,自然会被怀疑,不是吗?

话是这么说,可是伊万心里说不出的难受,猛灌多少瓶伏特加也解不开的那种难受——那种不被信任的感觉。

伊万有一个瑰丽的梦,梦中是一片耀眼的向日葵,那是他魂牵梦萦的地方,那块向日葵花田是他内心最大的温柔——伊万小时候的家旁边,曾经有一大片向日葵,可是后来搬了家,也丢失了那些触不到的童年回忆。在那伊万理想的乌托邦中,他最最渴望的是信任,最最害怕的是怀疑。

为什么呢?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伊万被母亲怀疑偷了邻居的面包,而实际上是邻居家的小孩儿看他不顺眼陷害他。可是母亲选择相信了外人而不是自己——自己被打了一顿,但那倒没有什么,伊万从小就皮糙肉厚的,真的伤到他的,是不被信任啊。

他从那时候就明白,不被信任原来是这样难受的感觉,这件看似芝麻绿豆似的小事儿,在那时年幼的他的心上留下了他终其一生也没能愈合的伤痕。

所以,现在他在被怀疑的时候,反应激烈地异于常人。但是,这反而容易被理解为做贼心虚。

伊万的父母此时已经去世,和姐妹的关系又不好,能倾吐衷肠的朋友也没有——他向来不合群,这个白发紫眼的人从小就是不合群的怪人。

他想起了王耀,他的笔友,现在已经确定是那个面壁者王耀了——之前王耀私下问过他笔友的事情,因为王耀听到伊万·布拉金斯基这个名字和他的笔友一样,结果发现真的是两人——没想到会这样巧的相遇。

他给王耀写了一封信。他渴望王耀能是他的知音——能够相信他的一个知音。

可是伊万没有收到回信。

他彻底失望了。

   实际上,真相是王耀根本没有收到伊万的这封信——实在是,蹊跷得很。

   可伊万不知道,他心灰意冷了——他觉得,自己终究还是没有朋友,还是无人信任。他曾天真地认为朋友之间能坦诚相待,可是现在他失望了。

  王耀这边呢,收到了联合国的通知,说是要提防着协助者。王耀却对这个通知嗤之以鼻。他把这件事告诉了春燕和菊,并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联合国这样做实在是太蠢了,”王耀说,“中国自古就说‘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我既然需要你们的帮助,就会无条件地信任你们,这是用人最起码的事情。不知道其他几个面壁者怎样想,反正我是这么认为的。联合国说不许告诉协助者,我这回可不会听联合国的了。”

  “耀!”春燕笑了,含泪的眼睛好像一汪清澈的池水,“谢谢你的信任。”

  王春燕从那时起,心里就住了一个人。那个梳着黑色马尾,面容精致,虽然手无缚鸡之力但却学识渊博判断英明的青年。

  王耀的心里,也住下了一个人。那个梳着丸子头,模样清丽,满腹经纶才华惊人的,虽是女儿身却不输任何一个须眉的姑娘。

  菊却在心底冷笑一声——不是嘲弄这对有情人,而是自嘲着用情至深却默默无闻的自己。他心里同意联合国的看法,无法理解王耀对于自己和春燕的无条件信任——万一王耀他信错了人,可就全盘皆输。他终究是和王春燕王耀这些光明磊落的读书人不同。

  阿尔弗雷德是联合国要员,可因为他协助者的身份,联合国秘书长瞒着他通知了四个面壁者要防着协助者的消息。他从政多年,树敌不少,他或许在被算计着。

  伊丽莎白是个英明的女人,而且比王耀有勇气。她亲自打电话质问联合国,并怀疑消息的准确性——但最后联合国对她置之不理。费里西安诺是懒得管这些事,但他也不相信自己的亲哥哥罗维诺和他的路德会背叛他。

  涉世未深的亚瑟·柯克兰,就陷入了误区了。一方面是他自己的摇摆不定,一方面是罗莎错误的决定不断提醒哥哥要小心协助者。尤其是那次伊万“偷听”,更是把怀疑的种子深埋在亚瑟的心里。然后,怀疑的种子就在亚瑟心里生根发芽,长成参天大树。

  亚瑟开始排斥伊万了。相对的,他越来越依赖阿尔弗雷德。

  实际上,阿尔弗雷德的阳光笑容已经使亚瑟感到了无比的温暖,但亚瑟仍未向他倾吐伊万之事。阿尔弗雷德和伊万关系很差,一点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就可以吵起来,一天到晚吵个不停,亚瑟表面中立着,心中的天平却还是不由自主地偏向了阿尔弗雷德那一边。

  伊万明白的很。被怀疑的讨厌感觉,在他的心上留下一道道伤痕。

  阿尔弗雷德也感觉到亚瑟对伊万奇怪的排斥和对自己不一样的温柔。亚瑟的的确确是个温和的绅士,不只是做做样子,在他内心的最最深处,亚瑟是个温润如玉的人。

  阿尔弗雷德毕竟混迹政界多年,也学会了用傻乎乎的言语行为保护自己,他看穿了亚瑟这样看似复杂却实在简单的人。亚瑟的温柔直击阿尔弗雷德的内心。

  这三个人之间,组成了微妙的修罗场。伊万无疑是那个被排除在外的人。

  三人的组合,就这一点不好。总是会有一个落单的人。

  三个月后,亚瑟的抗击三体计划顺利进行着,直到有一天——他的图纸被偷了。为了避免被看穿,他的图纸往往残缺不全,而且有明显错误,这都是他故意造成的假象——可是,他的所有图纸都不见了。

  亚瑟心急如焚,也顾不得保密,直接告诉阿尔弗雷德,图纸不见了。亚瑟的心脏好像是被放在油锅中煎炒烹炸一样,心焦如火。

  在焦急之中,亚瑟把他的矛头指向了伊万·布拉金斯基。

  “我没有偷你的图纸。”伊万说,语气平静如常,仿佛亚瑟没有气急败坏地大吼一通。

  “是吗?”

  “证据。”

   “……好吧,无缘无故怀疑你的确不对。”亚瑟回过神来时,他终于意识到自己这样做真的不对,也实在是他自己心里着急。着急的时候,他也无意中暴露了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对于伊万的怀疑。

  图纸后来找到了,是清洁工打扫的时候无意收走的,不过还好完好无损地拿回来了。

  亚瑟心里真的很抱歉,很难受,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对不起伊万,他应该道歉。

  可是他怎么好意思呢?他一向傲得不行,心口不一也是出了名的。对伊万道歉自然是拉不下脸来,开不了口。

  阿尔弗雷德对亚瑟说,他应该致歉。

  亚瑟说,自己不好意思,不敢面对,做不到。

  阿尔弗雷德的的如天空一般澄澈的蓝眸里闪过一丝失望。

  那是最大的失误。亚瑟没有道歉是,阿尔弗雷德没有坚持让亚瑟去道歉也是。

  他们会后悔的。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