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a

【三体/童话au/杨冬中心/微丁仪x杨冬】望远镜

说明:
1.本文为《三体》同人,童话au,杨冬中心,有部分丁仪x杨冬的内容,请注意避雷。
2.本文可能出现ooc。
以下正文: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住在星星上的女孩。她叫做杨冬。

  那是一颗很小,很小的星星,只能勉强建起一座小小的屋。但是这颗星星非常非常地高,距离地面极远,远到地面上的普通人无法看见。

 这颗星星位于星河的最顶端。常人眼中的星河,是弯弯曲曲的小溪,安静地在天空中流淌,里面的星星散发着不同的光芒,五彩斑斓,在河中缓缓漂流。但在遥远的星河尽头,是一个瀑布。瀑布中流淌着无数的光,瀑布下端的光是暖的,是红橙和橘色,流向太阳,流向黄昏时分的云彩,溅起的水花掉落人间,化为宝石。越往上面,瀑布的光就越冷,越发青蓝,清冽而耀眼。瀑布顶端就是杨冬的星,被造物主遗忘在顶端,忘记丢入星河的星。

  杨冬不记得自己是怎样来到这里,也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该去往何方。

她有一个望远镜,是生来就在她身边的。她可以用这个望远镜,眺望星河。她欣赏着璀璨的群星,书写星辰的篇章,思考着星星为何发光,并总结出许多规律。

她掌握了足够多的有关星辰的规律。她渴望知道,星河外面的世界是怎样的,她希望探求更多的未知。她要让她的望远镜看得更远。

她从星河中捞起一些星星的碎片,小心翼翼将这些散发五彩光辉的碎星捧在手中,通过望远镜表面的一个孔插进去,固定住。

她的望远镜能看得更远了。她看到了远方的人间,光怪陆离的场面让她兴奋,但她丝毫不恐惧,她看得那里有和她一样的人,过着和她不同的生活,这激起了她的好奇心。

她废寝忘食地观察着人们的生活,记录着,思考着,猜测着。她很聪明,总结出了远比观察星辰时多得多的结论,人比星星复杂太多了。

她总结出人为何而喜,为何而哭,为何而惧,为何而怒。她总结出人们一成不变的生活和千变万化的世界。

此外,她观察到太阳的起落,她知晓了时间的概念,因为在她生活的地方是永夜,所以以往的她几乎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

对于时间,她更是有着十足的好奇心。她想要探寻它。于是她想,望远镜能否在时间上看得更远?

可是她没能成功改造她的望远镜,这令她很苦恼。

某天,她走出小屋时,看到了从瀑布逆流而上的一艘小舟,舟上躺着一个近乎昏迷的人。

她救下了那人——那是一个年轻的男子,脸色苍白,冻得嘴唇发紫。在她的急救下,男子的体温回复到了正常水平。

男子醒来后,告诉杨冬他叫丁仪,是个乘着小舟在星河中漂流的流浪者。

“我很奇怪,”他说,“这种地方居然有人能生存,你难道不觉得冷吗?”杨冬摇摇头,她从未感觉到这里很寒冷。

他的小舟为杨冬带来了前往远方的契机。“我可否借你的小舟一用?我想离开这里。”待丁仪身体完全恢复后,杨冬提出这样的请求。

丁仪答应了她。应杨冬要求,他们乘舟前往太阳之侧。

茫茫的星河看上去无边无际,河中的星宛若人间黑夜时路上的街灯,映在河中,被波动击碎的光芒,同真正的碎星混杂在河中。一路上他们看到无数星星,杨冬非常熟悉它们,她曾通过望远镜看到它们的样子。他们看到明亮的星,黯淡的星,新生的星,濒死的星,丁仪的眼中神采奕奕,星河倒映进他的眼眸,而杨冬在一旁沉默着,或小声解说她熟悉的星。

他们和小舟在星河中形成倒影,星辰露出水面的部分也倒映河中,河面如同起伏的镜面,反射着奇形怪状的光。河上有星辰,河下亦有星辰,也有河上星的影子,河上河下,恍然间混作一体,成为光的海洋,小舟也在这海洋中揉作一团。

丁仪看了杨冬随身携带的望远镜。“真是奇妙!“他的眼中闪着兴奋的光,”这简直是奇迹!不管是这个望远镜还是你!“他抬头看看杨冬,杨冬也注视着他,星光折射在她的眼睛里,反射出冰凉但柔和的光。

“你很好奇外面的世界。“丁仪对杨冬说,”可你本身就身处边界啊。这对探索未知很方便。星河外面是什么,你知道吗?“杨冬摇摇头:”我不知道,我想知道,但是,我现在想知道的太多了,我更好奇远方,所以我一时顾不上这个问题。但我曾经想过的。“

“人间外面是什么?“杨冬又突然发问。丁仪说他也不知道。“我更好奇星河——我和你一样,也更好奇远方。”

他们渐渐靠近太阳。他们明显感到温度升高,尤其是丁仪。舟下的水中,波涛渐染橘红,暖光点点。再往前,便再无法前进,因为前方的星河中,热浪滚滚,火焰竟然在星河中燃烧,火舌扭动着舞蹈,为水波染上红色。火焰后的巨物,就是太阳,一个炎热的火球,永远燃烧着自己,明亮不可直视,光热溶在水中,遥递人间。

杨冬低头从水中捞起一块“碎金”,那是太阳遗落的碎片。她为望远镜安上这块碎片。

“我要让望远镜在时间上看得更远。”杨冬对丁仪说,“时间这个概念于我太过陌生。”

他们回到杨冬的星后,杨冬询问丁仪要不要与她一起使用这个望远镜,丁仪深思熟虑一番后拒绝了。

“突然觉得看得太远并不好,我想从了解最近的东西开始。虽然这违背我的喜好,但我想试试,比如,回到人间,重新生活之类的。”丁仪这样说。

于是杨冬独自使用望远镜。她先看过去的时间,看得极远极远。她观看历史,发现了许多规律。比如,历史总是相似甚至是重复的,人们永远不会得到教训,等等。然后,她开始观看未来。

她看到了很远的未来。她发现未来同样是重复的历史。她觉得没有什么意思,便想去看看星河之外是什么。

为了更好地改装望远镜,这一次她索性将望远镜全部拆开——之前的改装,她都不曾完全拆开,仔细观察内部构造,都只是普通地通过外部的孔洞将东西塞进去固定好。

可是,她拆开看后发现,望远镜内部空无一物。是的,只是一些铁皮,这些铁皮平平无奇——不可能是魔法,杨冬知道的,魔法都是骗人的,是孩童的睡前故事。令她更加迷惑的是,之前装进去的碎星和太阳碎片也不见了。

她心中真真正正感到一丝恐慌。“望远镜会不会是假的?”这个念头一闪而过。

这个念头令她心悸。她扔下望远镜,借了丁仪的小舟,独自划船去向远方。她在一个黑暗的边缘处被一层无形的墙阻挡,无法前进。她在这里看到的星河,不是自己在住地附近或者望远镜中看到的星河,也不是之前和丁仪划船经过的星河。她看到的星河,水中满是污浊,星星无序地运动着,有的甚至飞出水中,在半空中胡乱地旋转,划出道道扭扭曲曲的线;有的则沉入水底,在水中翻滚。光的折射反射也毫无规律,飞得漫天皆是,染得星河看不出原本的光彩。星河的水波也毫无规律,有的地方无端泛起波澜,有的地方明明被大肆干扰,却平静如镜。

  一切的一切,都毫无规律。与杨冬总结出的一切,毫无干系,仿佛是两个世界。她曾经认为有变化的地方就有规律,但现在不是了。

  她想要找到先前去往太阳的路,却怎么也找不到,无论如何也走不出这团黑暗。

  她回到家,发现丁仪不见了,遍寻四方也找不到他的身影。更可怕的是,小屋中,他曾经生活过的痕迹也全被抹消,一点不剩。但杨冬发现小屋缺了一角,少去的部分,和小舟的构造几乎吻合,但其余有一些并不吻合。

直到杨冬在角落里找到一些构造简单的造船工具,这才与房子缺角完全吻合。那艘小舟似乎是她亲自所造,在这个星星上完成。

丁仪真的存在过吗?

她认知中的世界存在过吗?

杨冬跌坐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心脏跳得紧促,越来越快,越逼越紧。 

望远镜将她的世界一点一点搭建出来,但今天她发现望远镜是假的,只是一个铁筒。那么世界呢……

她走到星河边,毫不犹豫地从星星上跳下。她落入星河中,向下沉去。窒息中,她隐隐约约看到,星光向她流去,在水中宛如拥有钻石般光泽的丝带,缠绕在一起,光芒纠缠在一处。水波在她的上方流动,溶着光芒和碎星,涌动着,带得光芒也在跳跃,宛如一支舞蹈。星光似乎将她包围了,绑缚着她沉入深渊——抑或是说带领着她飞向远方。星辰在她的身侧,巨人一般俯视着她。她却在恍惚中觉得自己在俯视它们。

渐渐的,她的意识离她而去,她和星光一起化作了虚无。

这就是溺死在星河中的女孩和望远镜的故事,据说后来她曾居住的星失去了清冷的光芒,也在不久后陨落了。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