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a

【历史同人/刘柳】二十六字母题

adventure(冒险)
革新就是一场冒险。
一场经过详细周密计划过的冒险。
一旦成功,就会名垂青史,流芳百世,享不尽荣华。
但也有很大几率会失败,从山崖跌下,摔得粉身碎骨。最终万劫不复。
那时,两个年轻的少年人,两个志在必得的冒险者,都一心以为自己一定是前者。
然而,然而。
brand(铭记,铭刻于)
刘禹锡和柳宗元两个名字,铭刻在尘封的史册之中。
漫长的岁月里,两个尘封在史书中的名字,互相陪伴。
后人铭记时,也将两个名字放在一起,同时记下。
character(性格)
有人曾开玩笑说,很难想象柳宗元和刘禹锡居然会是挚友。
是啊,他们的性格就像两个极端,一个如火,一个如冰;一个开朗外向,一个含蓄内敛;一个乐观,一个悲观;一个激昂向上,一个沉郁悲伤。
可是他们的经历又惊人地相似,除了结局。
但是结局,却是一个否极泰来,回到中原,活到高龄善终,另一个却英年早逝,在蛮荒之地郁郁而终。
“性格决定命运。”古人诚不欺我。
desert(遗弃)
刘禹锡和柳宗元是两个被遗弃的人。
仕途遗弃了他们,好友遗弃了他们,命运遗弃了他们。
好像一切都遗弃了他们。
幸运的是,他们没有被文学遗弃。
empty(空的,无意义的)
刘禹锡和柳宗元在人生尽头回首时,才发现自己是多么荒唐,为革新忙了半个人生,到最后却万事皆空,毫无意义。
fall(秋)
刘禹锡内心世界的季节没有“秋”。
而柳宗元内心世界的季节只有“秋”。
gloomy(阴郁的)
柳宗元总是那样阴郁,好像他的世界里从未有过欢乐。
其实,他的欢乐是刘禹锡。
刘禹锡总是那样阳光,好像他的世界里从未有过阴郁。
其实,他的阴郁是柳宗元。
hope(希望)
或许刘柳二人在被贬谪的日子里还没放弃希望。
不,他们本就拥有希望。
这个希望,不是什么仕途,不是皇帝。
对于他们来说,希望是文学。
希望也是彼此。
imagine(想象)
年轻的刘柳二人曾想象过他们的晚年。
刘禹锡设想,那时候,他们一定是功成名就,人生无憾,为事业奋斗到最后一刻。
柳宗元却设想,那时候,他们一定在功成名就后退隐,白了须发,一起在乡野之间,享浮世间难得的清闲。
他们对彼此说,这真是个美好的故事。
可惜是想象。
joy(欢乐)
被贬谪后,刘禹锡和柳宗元时常苦中作乐。
对于二人来说,欢乐实在太过奢侈,而悲伤太过廉价。
kite(风筝)
刘禹锡和柳宗元二人,就像风筝。
虽然看上去飞得高远,但却只有游丝一线牵系。
若有一日线断,便随风飘远,无处安身,没有未来,唯有漂泊。
light(光)
刘禹锡是柳宗元的阳光,柳宗元是刘禹锡的星光。
刘禹锡照亮柳宗元的白日,柳宗元照亮刘禹锡的黑夜。
moment(时刻)
他们曾一起度过许多个时刻。
他们曾彼此思念许多个时刻。
同归黄泉后,他们终于一同拥有了无数个时刻。
nature(自然)
他们都热爱自然。在同自然对话时,他们不经意间为自然染上了自己的色彩。
《永州八记》
《秋词》《竹枝词》
origin(开端)
犹记得他们的初遇,那是一切的开端。
两个风华正茂的少年,两颗炽热真诚的心,两个才华横溢的灵魂,在历史的天空中擦出了一道亮丽的烟火。
pain(痛苦)
在被贬谪后,他们都非常痛苦。
刘禹锡用快乐作蜜糖,包裹住痛苦,使痛苦尝起来甜蜜,直到有一天他的快乐不够用了,他便与世长辞。
柳宗元直接同痛苦对话,用自己的心包裹住,直到有一天,他的心被痛苦填满,他便与世长辞。
quarrel(争论)
关于刘禹锡和柳宗元的故事总是充满争论。
和他们同时代的人,争论他们的革新。
而后人争论他们的诗文。
他们彼此也会争论。
不管他们彼此如何争论,归根结底,他们都是在争论他们的心。
ruin(毁坏,废墟)
他们就像两个大厦。
像两个挨得很近的大厦在被风吹雨打和刻意毁坏后,倒塌在了一处。
他们的人生像那两个大厦一样被毁掉了。
他们的余生,就是在废墟之中挣扎着活下去。
save(挽救)
以柳易播,就是柳宗元在心如死灰时,尽最后一点力挽救了他认为仍旧有希望的朋友。
至于他自己,柳宗元已经不在乎了。他认为自己已经无可救药,抓不住刘禹锡伸来的,企图挽救他的手。
track(足迹)
柳宗元死后,刘禹锡曾又到故友被贬谪后居住的地方去。
他一步步踩过故友的足迹,一滴滴泪落在故友的足迹上。
universe(宇宙)
柳宗元本能地被宇宙吸引。*
(*注:柳宗元曾写过《天对》,是关于宇宙的)
或许他生来便是属于浩瀚无垠的世界,尘世不是他久留之地。
而在刘禹锡眼中,柳宗元就像是宇宙中的星辰*,被宇宙吸引,再正常不过。
(*注:刘禹锡曾多次把柳宗元比作星星,如“芒寒色正”等等)
victory(胜利)
在二人的梦境中,他们的革新成功了,他们胜利了。
实际上,他们在现实中,也胜利了。
他们胜在,他们虽然未能革新成功,却流芳千古。
而那些看似击败他们的人,却身与名俱灭。
wave(波动,起伏)
二人的后半生一直跌宕起伏,波动毫无规律。
他们就彼此安慰陪伴着,在起伏间的夹缝中,努力活下去。
xanadu(世外桃源)
“皇恩若许归田去,晚岁当为邻舍翁。”
“耦耕若便遗身老,黄发相看万事休。”
他们约好晚年一同归隐之处,便是二人心中无法到达的桃花源。
young(年少的)
他们两个都曾年少轻狂。
也许,他们临终前回顾自己的一生时,也会记起繁华的长安和春风得意的自己。
zeal(热诚)
柳宗元和刘禹锡是挚友。
他们对待彼此,从不遮掩,热情而真诚。
刘禹锡,外热,而内热,表里如一。
柳宗元,外表极冷,内心却炙热如火。
说到底,他们都是热情赤诚之人。

评论(5)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