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a

【省拟/湘鄂赣友情向/微史向】山雨欲来风满楼

说明:
1.本文为省拟,湘鄂赣友情向。说是史向其实只是和历史沾点儿边,本文并不对应具体历史事件。
2.本文是别人点的梗,大概讲的是大战前夕的湘鄂赣(?)拖了很久才写出来真的很抱歉。
以下正文:

“喂!”鄂和湘从屋子里走出来,看到了坐在屋下台阶上,望着月亮独自沉思的赣。湘主动去叫赣,声音清脆如银铃。

赣从沉思中醒来,看到两个挚友,愣了半秒,随后在那书生气的面容上挤出了一个笑容。

“啊,鄂,湘,你们来了。”如水的夜月光点点滴滴撒落在他的身上,为他的黑发染上光泽,为他的绿色军装点缀上银色。

“你在这儿发什么愣呢?”鄂走过去,拍了拍赣的肩膀,“这虽然刚散了会,但也快子时了,你这还不去休息啊?明天还得早起呢。”

“是的,我是得休息了。但是我现在还不困,我再在这里待一会儿吧。你们先去休息吧。”赣说。

“啧,”湘不耐烦地轻轻捶了一下赣,“你这家伙,有啥事情就赶紧说啊!跟个闷葫芦似的往这一坐。你真以为我们两个看不出来,你心里头有事儿?”

赣看看鄂和湘,澄澈的月光同样照在他们身上,映出了他们略显疲惫的面庞和白日里作战拼搏留下的痕迹。

“真是的。”赣无奈地笑笑,“我就不该指望能瞒天过海的。你们两个,真是的啊。”

“咱们三个以前拜过把子,说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现在咱们三个又都并肩作战,都是同志,彼此之间,有什么不可以说的?”鄂说。

“好好,我说,我说。”赣表示了自己的无奈后,又坐回了台阶上,鄂和湘坐在他的两旁。

他们正从这房屋前面对着的,是许许多多的小丘陵,在月色里寂静着,扑面而来的并非那种雾气腾腾的夜里的浓黑和凶险之感,而是月夜中那种带给人宁静的澄澈,暂时抚慰人劳碌的心灵。

这里是赣毕生所属之地——江/西/省,井/冈/山。

“这话说出来,估计会被你们笑话。”赣说,“所以我也不愿意说。就算说了,也只是多给两个人添堵。”

“你可别这么说。两个人陪你堵得慌总比一个人难受好。好歹有人陪着。”湘说,“你只管说,我们不笑话你,也不跟别人讲,这是独属于咱们三个的秘密。”

“那,那我说了。”赣闭上眼睛,沉默片刻。

“我在担心一些事情。”

“蓝先生的军队最近来得勤了,对咱们越来越不利。红先生也很担忧,一天天瘦下去——当初沪姑娘把他托付给咱们,咱们可不能让红先生这么下去!还有——还有王耀大哥。他下落不明有段时间了,蓝先生和咱们都在找他——”

“说到底,我在怀疑,咱们到底,能不能成事。”

这话说出来以后,赣闭上嘴,左右看看两人,原以为这两个生性豪爽又神经大条的人会好好把自己嘲笑一番,说自己竟在想些没谱的事,白面书生就是事儿多之类的话,却没想到那两个人居然也沉默不语在沉思。

“你在为红先生担心,还是说,你在为百姓担心?”鄂问。

“都是吧。”赣说,他看到二人都没有嘲笑自己,松了口气,“我也在为自己担忧。”

“乱世之下,咱们兄弟姐妹三十多人,谁又不和你一样担心呢?”鄂叹道,“我和湘也一样啊。”

“但是我觉得我们应该相信红先生。”湘说,“毕竟咱们现在这种处境,也没得选,不是吗?”

“是啊。”赣说,“但是我似乎听到消息说,红先生准备转移了。他要到陕姐和晋姐那儿去。”

听到这句话,鄂和湘一下子就从台阶上蹦起来,脸上带着震惊,但是他们似乎有很快想通,分析出红先生做出这个决定的原因,然后复又坐下。

“他们好像要从云姐和黔姐那儿过去。”赣说。

“那里啊...那里可是天险...”鄂犹豫着说道。

“放心吧,我觉得他们是能撑过去的!”湘对此持积极的态度,“我们该相信他们不是吗?你们两个,就别在那里愁眉苦脸的啦,谈点儿开心的事情吧。”

见湘转移话题,鄂也乐得换一个话题谈,毕竟现在他们谈论的太过沉重,赣的心情也不大好。

“说起来,之前咱们三个跟着红先生一起闹/革/命的时候,”湘说,“我还担心赣这家伙,平时少言寡语不说话,就在那儿自个儿闷头呆着,打起仗来要吃亏。真没想到这个书生也能带兵。”

“湘,这真是谬赞了。”赣连忙说道,“你看...你突然这么夸我,我也有点儿不适应...”

“那是因为你值得夸。”湘看上去分明是十分认真而并非开玩笑的,“我这人不分亲疏远近,只要是事情做的漂亮,我就要夸,要是做的不好,我也一定要讲。比如说,我刚夸完你,我就要骂你了。咱们三个出生入死多少回了,你还在那儿客气个什么劲儿?”说着湘狠狠拍了赣一下,但湘拿捏的力道很准,让人感觉到疼痛,但也只是点到为止,不会伤到身体。

“说起来,”赣不好意思地对湘露出一个微笑,说,“你们两个的伤怎么样了?”

“好多了。”鄂说,“我和湘以前身经百战的,这点小伤不足挂齿。倒是赣你,头一次打这么激烈的仗,伤势如何?”

“没事儿,不算好转得快,但也并非毫无进展。最近又要打仗,估计这伤就算好了,回头也会新添伤口的。或许我什么时候就该去见阎——”赣发觉自己说错了话,慌忙将那未出口的“王”字收了回去。

接着是一阵尴尬的沉默。

三个人在最近的这些日子里,都心照不宣地回避了最让人悲伤的话题。他们并非没想过,假如自己有一天死了会怎样。只有在战争时期,面临死亡的威胁时,他们才会思索这个问题。他们本是不死之身,不到人类终结之日,他们便不会死。可是有的时候,战争并不会让他们安安稳稳活到世界末日那一天再死。

湘和鄂是经过些事情的,虽然嘴上不说,都表面上嬉皮笑脸的,但内里,也早就在心底有了个对于死亡的答案。只是他们还看得不够透彻,有些事情也是他们始终无法放下的。

“这才是你真正在担心的吧?”鄂缓缓开口,“这也难怪。我有时候也会钻到牛角尖里去呢。”

“我,我...”赣支支吾吾半天,最后只得问道:“你们...想过这个问题吗?”

“想过。”另外二人干脆地回答道。

“但别指望我们会说。”鄂说,“有些东西是必须要自己体会的。”

赣愣了一下,随后会意,笑着点点头。

“明天估计又会是一场鏖战。”湘说,“真是麻烦。你们两个都小心点儿。”

“知道啦。”鄂回应,“你也是,别那么莽。就算暂时死不了,但是你还是会觉得痛的。”

“我也会小心的。”赣说,“我们得信任彼此不会有事的。”

“那么,天色不早了,你们各自回去休息吧。”鄂站起来,拍拍两人的肩膀,“好好睡一觉,休息休息。”

湘和赣点了点头。

此时他们不知道,明日将会是他们和王耀一生中最重要的转折之一。因为那个选择,历史之神站在了他们的一边。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