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a

【省拟/蒙藏】哈达

说明:
1.本文为省拟,cp为蒙藏。这是糖不是刀这是糖不是刀这是糖不是刀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说得我自己都差点信了)
2.本文是别人点的梗,拖了很久的一篇文。
以下正文:

蒙的床头,常挂着一条洁白的哈达。

那条哈达,洁白无瑕,如绵延的雪山,看不见半点污渍,如同赠哈达之人的家乡一般。

有不知礼数的无知之人问蒙,床头总挂着这么个“白绫”,是想上吊吗?后来那人见识了一下蒙多年来未曾在人前使用的摔跤之技。

“您不必这么上纲上线。”有人这样对蒙说,“他只是无知罢了,也许只是个玩笑而已。”

蒙只是摇头。别的都可拿来开玩笑,他生性豪爽,本不大在意这些繁文缛节。但是这条哈达不可以,赠哈达的人也不可以。

蒙在睡梦之中,会下意识地将手伸出去,抓住那条哈达,紧紧攥着不松手,就像儿时无助的他紧紧抓着大哥的衣襟不撒手一样。

每到这时,那人的倩影便也入梦来。

金灿灿的阳光照耀着大地,但再温暖也融不化千年雪山的积雪。他从雪山之上缓缓走下来,身上的藏袍颜色并不鲜艳,宽袍大袖,但在雪山映衬下有别样风姿。他双手捧着哈达,每走一步便在雪地上留下一个脚印。

金阳,蓝天,白雪,配上这场景,一种宗/教般的神圣感油然而生。

他将哈达递到蒙手中,蒙望见他那清澈的眼眸——那是蒙见过的最干净的双眸,不带一点杂质,不沾一点俗气,是最自然的,不加人工雕琢的,像野生的东西,就像这雪山,这如洗碧空,这灿灿昭阳一样。也像这片高原上那属于大自然的奇妙生灵,仿佛上来就该在这片高原之上与人世隔绝,蒙甚至都觉得自己一个俗人来到这里,接哈达时轻碰了一下对方的手,便是亵渎。

对方迎着他的目光,莞尔一笑。

这难以用言语描述的一笑,印在了蒙的脑海里,这生这世,来生来世,甚至是所有的轮回,也都无法忘却。

蒙醒来后,有些怅然若失。他想念那个雪山上的精灵,可是又迟迟不愿再去见他。

“想见就去见啊!你不是这么婆婆妈妈的人!”他的朋友这么对他说,“喜欢就去告诉他啊。一见钟情了就去告白啊。”

蒙拒绝了朋友的建议。他害怕再次相见,就会破坏了对方在自己脑海中那圣洁的形象,毕竟已阔别多年,双方都该改了模样。

他最害怕的,是对方沾染的红尘俗气,眼中的清澈消失,像原本清澈见底的一汪湖水被倾倒进了万吨尘沙那样。

与其那样,蒙还是愿意日夜守着哈达,把雪山精灵纯洁清澈的模样,永存于梦中。

评论(4)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