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a

【省拟/鲁藏/援.藏梗】我愿尽己之力,助你繁荣昌盛

说明:
1.如题,省拟,cp为鲁藏。
2.这是百粉点梗时有人点的梗,于是我现在就写出来啦
以下正文:

  高原上的阳光总是如此强烈,闪耀得让人睁不开眼睛。藏拿着一把锄头锄着地,汗如雨下。过度的工作使他显得有些憔悴,为了追上兄弟姐妹的步伐不拖后腿,他在榨干自己的心血去迈步。

  有时他觉得,假若能有人帮帮自己就好了。但他不能指望自己的人民去替自己完成所有的工作,因为他是人民的守护者而并非人民要守护的人。

  他从未因为自己生在高原上的冰天雪地之中,而有些人自幼长在富饶的鱼米之乡而感叹世道不公。他坚信自己的付出会有回报,生在丰饶之地的兄弟姐妹们也会回身去拉自己一把。何况,他深深爱着脚下的土地,脚下的积雪,如果叫他离开这里去江南水乡过好日子去,他反而不去呢。

  他记得自己再次与大哥团聚的时候。那时除了港,澳,台他们三个没回家以外,自己是最后一个回家的。他被兄弟姐妹们包围,他们拉起自己的手,在他耳畔轻轻说:“欢迎回家,藏。”

  兄弟姐妹中,有个叫鲁的人。他不爱说话,比较沉默。但在看见自己时,藏觉得他眼中仿佛有什么被点燃了。

  他走过来,问藏:“你家中近况如何?在高寒的地方,只怕不好过吧?”他的声音很温柔,很和蔼。

  “谢谢你。”藏对他说,“实话实说,不太好。但是毕竟终于回了家,家里也该能有些起色了。我相信会好起来的。”

  “但愿如此。”鲁的眼中似有星光微闪。

  “定会如此的。”藏很有底气,对此毫不怀疑,“佛祖告诉我的。我坚信总有种东西在冥冥中保护着我,保护着我的家人们。”

  “不,这并不是封.建.迷.信。”藏看见鲁有片刻迟疑,连忙说道,“我只是觉得...而已。佛祖啊,神明啊,我不确定他们是否真的存在,但我相信zong教和信仰的力量。”

  “我没觉得这是封.建.迷.信。”鲁轻笑一声,“真的,我不是这个意思。你说的没错。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在保护我们,或许这东西就在我们身边,也许...这东西就在我们的心里。”

  “我该走了,”鲁看了看表,“很抱歉,难得见到你却只能匆匆说几句话。要知道,最近我家里实在太忙了。”

  “没关系的,鲁。我相信,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那么最后,”鲁抬起头来审视着藏,露出一个微笑,“祝你家能繁荣昌盛。”

  “多谢你的吉言。”

  ......

  藏实在是累坏了。他扶着一块岩石,想要喘口气,忽觉身后有人在拍他的肩。他回头一看,认出是鲁。藏并不觉得奇怪,像是冥冥中知道鲁会来似的。

  “我来帮你。”鲁只说了四个字,然后捡起锄头,继续藏未完成的工作。

  藏拉住鲁的衣襟,鲁转头看向他,藏说:“谢谢你。”

  “不用谢。”鲁又低头进行他的工作,“大哥派我来的。你该谢谢大哥才对。”

  “你说谎。”藏不假思索地说,“你是主动提出来要来帮我的。”

  鲁愣住了:“你...你怎么知道?”

  “感觉。”藏说,“莫名其妙的感觉。但我知道你刚刚没对我说实话。你不用这样的,算我欠你的。”

  “不,不用还的。我们都是一家人,什么欠不欠的。你好了,就是我好了。”

  ......

  鲁的帮助的确是卓有成效的。藏能够感觉家中的经济有了些许起色,比起以前好多了。

  这天,藏和鲁一同站在雪山之上,俯瞰着荒地和新兴的城市,公路,学校。

  “我们的工作没有白费。”鲁高兴地说,“那边的荒地,咱们迟早也要把它开发起来。”

  “这些城市光靠我一个人是不可能完成的,”藏侧过脸感激地看着鲁,“多谢你的帮助。”

  “我说过啦,不用谢。”

  鲁忽然抓住了藏的手,说:“你记得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记得。”

  鲁感觉藏在回答他的问题时,手也紧紧抓牢了鲁的手。

“我说过,'祝你繁荣昌盛',对吗?”

“对。”

  “光祝福是不行的。还要靠实际行动啊。”鲁绕到藏的身前,凝视着藏的面庞,说——

  “我愿尽己之力,助你繁荣昌盛。”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