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a

【星战/reylo】未结束的电影

说明:
1.第一次尝试写星战系列的同人...写的不好请轻拍...
2.本文中人物观点不代表作者本人观点,我很乐于站在不同人物的立场上发表不同的观点
3.reylo这cp简直有毒!!!这几天磕得停不下来!

Rey感到她的衣襟被汗水打湿了。手里紧紧握着的光剑因手掌心汗水的黏稠,险些滑落在地上。于是她又把光剑攥紧了一些。

“别害怕。”她对自己说,“Don’t
be afraid.”

此刻她站在飞船外,她不知道通过飞船的大门后,她将会看到什么,对于未知的恐惧攫住了她。她知道,Kylo Ren正在那艘飞船里,这是他的最后一道防线。自己已经带领反抗军冲破道道阻隔,即将冲破黑暗。

而现在她手中的光剑,照亮了一片黑暗,像一把明亮的匕首,刺破幕布般的黑色夜空。

至今Rey仍觉得她活在梦中。战争,原力,鲜血,堕入黑暗的少年,无数的牺牲者,都宛如梦中景象。她的内心始终一片迷茫,仿佛一下子就会了战斗,一下子就从女孩变成了战士,一下子就挑起重担,一下子——就变成了千万人口中的传奇。可是她自己从未觉得自己多么了不起,她不过是一直在追寻归属的少女,一路磕磕绊绊,她只想能够和父母一起平凡的生活,而不是舞着光剑斩下敌人的右手。更何况,那只右手的手指曾经轻轻拂过自己的指肚,让她感受到那个“Monster“少有的温柔。

有时,她真希望一觉醒来,发现这一切都只是噩梦,都只是年幼的她睡在母亲怀中做的噩梦而已。

但是一次次接踵而至的清晨都让她失望了。

她手足无措,唯有在命运的推动下,一步步走下去。在她准备打开飞船的大门时,门却自己开了。

他走了出来。

……

“哦,天。“年轻的研究员面对自己面前摇摇欲坠的,摞得小山一样的资料快要头疼死了。

“看在原力的份儿上,这堆破玩意儿到底都是什么?“

“史料啊。这里可是历史研究院,在座的包括你都是史学研究员,不是史料还能是菜谱不成。“同伴对他的骂骂咧咧感到不快。

“好好好。“年轻的研究员企图整理一下这堆乱七八糟的东西,但最终还是失败了。于是他只好随意抽出一本来看。

“这一堆史料是关于原力时代的!“在一些文字映入眼帘后,他惊喜地说道,”一千年前的原力时代!那可是银河系最光辉的一段时期,说是黄金时代也不为过。“

“准确的说,是一部分。你最好冷静一下——我知道你是个做着光剑梦和原力梦的笨蛋。这是有关于Rey大师的部分史料,Skywalker家的那部分还没运来呢。“同伴对他说。

他不理会同伴,只继续读下去。“这是一手史料——日记?“他迟疑地顿了一下,”‘银河历x年x月x日,晴。今天,我到达了’——这上面写的什么地名?好像是什么岛,看不清楚了——‘我到达了这个岛,我终于如愿以偿地见到Luke大师了。我企盼他能够告诉我些什么,可是他却把我递给他的光剑扔到了地上,然后把我晾在了那里。’“

他往后翻了一页。“‘银河历x年x月x日,晴。我看到了那个黑洞——Luke告诉我说,那是原力的黑暗面。我本该对此抵制的,可是不知怎么地,我就是想过去看看。那里什么都没有,除了奇怪的晶体——它们映照出了无数个我的面容,与我做着同样的动作。我真希望我知道那代表着什么。难道,这世间之大,竟有千万个我?我想要在那里找到答案,我知道一定会的,可是——回到我的什么也没有。’“

“‘银河历x年x月x日,晴。我看到那个怪物了’不,是‘我看到kylo ren了。’“研究员注意到Rey把怪物二字划去,改为了kylo ren,”‘大概是通过原力连接的吧。我看到他多次了,不由得心生厌恶——好吧,这厌恶也许没有那么重。但是他裸着上身出现在我面前这种行为真的不是君子所为——’“研究员听到他的同伴忍不住发出了轻笑。

“喂,你别那样瞪我!“同伴对小研究员说,”这的确很好笑不是吗?哈哈……顺便一提,Rey大师的文笔真是太差了。“

研究员本想白他的同伴一眼,但是他自己也不由得觉得这的确有点好笑。

再往后有许多页都看不清楚了。只有一页勉勉强强能辩认出字迹,这字迹十分潦草,书页被不知是什么——也许是汗水,也许是泪水,也许是雨水——的东西浸透,能大致看出Rey的情绪十分激动。“我……真不敢相信……我碰了他的手……真希望我的手能再温暖一点……很难相信Luke居然……kylo ren真可怜……但我……“研究员努力看了看最后一句话,这句话真的很不清晰。”但我仍旧恨他。“他猜测着读出这句话。

再往后有许多页都缺失了,留下的几页也都看不清楚了。“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研究员发问。”

不知道。“他的同伴接道,“那大概是埋藏在历史长河中的真相,唯有当事人知道了。要知道,是什么使天之骄子Kylo ren变成那副样子,至今学术界仍有争议。‘黑暗面引诱说’总是不能完全服众,因为毕竟他的父母都是相当优秀的人,他的舅舅兼老师还是Luke大师……”

“喂,我说了你不要再那样盯着我。“她再次对研究员发出抗议,”我偶尔也是会说些正经话的好吗?“

研究员耸耸肩,不去理会他的同伴。他再去看看那堆史料,便都再没有一手史料了,全是些二手,三手的史料。他随意抽出一本,开始阅读。

“关于决战。”他看到这四个字的时候心跳仿佛漏掉了几拍——rey和kylo ren的决战到底发生了什么,这可是一桩千古疑案。没人知道那个暗夜中,rey走进kylo ren的飞船后发生了什么,就让阴霾退散,光明重归。

最普遍的说法,是rey用原力打败了kylo ren,并为了永绝后患而杀了他,这期间rey因失误而被对手砍掉了右手。可是这仍遮盖不了疑点重重,无法满足众人的求知欲。比如飞船在rey逃出后立即炸毁,kylo ren的遗体只余一只断掉的右手;比如luke大师曾经使用的那把光剑因何而折断,至今没有找到它的另一半,只有残存的一半留在rey大师手中;最令人疑惑的,莫过于rey大师临终前呼唤的那个姓名。据她的弟子说,那个名字听起来像是ben。

Ben?翻遍史册,几乎没人能找寻到这个名字的由来。有人猜测此人是rey大师在贾库的青梅竹马,有人猜测这是rey大师的秘密情人,而有人——则更是想象力丰富,他们先提出为何kylo ren不叫xxx skywalker,然后一步步论证kylo ren便是rey大师口中的ben。这是最荒唐的一种说法——小研究员想——rey大师那样光明磊落的人,怎么可能会爱上扭曲的黑暗之人?更何况他们两个是彼此的死敌。

研究员迫切希望他手中的史料是能够找到那晚决战真相的关键所在。

可是读完,他失望了。

“我认为——”那史料中这样说,“我认为那天晚上,rey的确击败了kylo ren,rey还被他砍掉了右手。可是我认为rey并没有杀死他。本书的前几册已经论证过,rey和kylo ren彼此深爱着,可是戏剧般的他们在两个阵营里,不得不拿起光剑抵死拼杀。Rey没有杀kylo ren,kylo ren是自杀的。Rey想要去救赎她堕落在黑暗中的恋人,可是kylo ren弑父杀人,犯下种种罪行,就算此时悔悟,也没有用处,人民不会原谅他的。比起被rey带回去处死,他选择有尊严地自杀。Rey对此十分悲痛,这也许是她后来终身未嫁的原因之一。”

“一派胡言。”小研究员想,“这都是胡说八道。毫无根据。就算这本书说rey爱上了bb8都比说rey爱上了kylo ren可信。”

“怎么了?”他的同伴问他,“那本书说的什么?”

“没什么,胡说八道而已。这种侮辱rey大师,歪曲事实的书真该拿去烧掉。”

“这本书说什么了?”

“说kylo ren是自杀,死前幡然悔悟。还说rey深爱着他,企图救赎他,并为他的死悲痛不已——这都是谬论!多么荒唐!这怎么可能呢?rey大师那样——那样光明的人,白得没有一点污点儿——可是kylo ren呢,哼,正好相反,黑暗无比,毫无光明,黑得没有一点儿光明。这两个人是生来的死敌,怎么可能相爱?荒唐如小说家,也不会写出这样荒诞的故事!”

“不不不,我不这么认为。”他的同伴忽然说道,“为什么没可能?一黑一白便不可相恋吗?呐,你说,爱情跨得过生死吗?”

“那当然了!崇高的爱是可以跨越一切的!”天真的研究员答道。

“那么爱情为什么跨不过政治呢?”

“这……这不是政治的问题!”研究员气急败坏地说,“不只是立场问题!kylo ren他是个携带着无数罪恶的人,他杀人放火!他拿光剑捅死了他的父亲!你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kylo ren是坏人而rey是好人!”

“我知道。我从不否认kylo ren是个坏人,而rey是个好人。但是——我说啊,你还在盲目地把人分成好坏吗?”他的同伴有点被研究员激动的样子逗笑了,“嗯?我天真的理想主义者?kylo ren坏得不纯粹,就如同rey好得不纯粹一样。跳出史书吧,跳出那些统治者为了洗脑而故意营造出的英雄与怪兽的假象,丢掉光环,像看一个普通的人一样去看待他们两个。”

“rey救过许多人,也杀过许多人。Kylo ren杀过许多人,他——”研究员的同伴嘴角微微挑起了弧度,“他也救过人,我想。”

“可我仍觉得他们并不相爱,总觉得rey杀了kylo ren,像是直觉般的。我总觉得rey爱的大概是ben——许多人论证说那是她在贾库的青梅竹马——或者rey谁都不爱。啊啊,真烦。”小研究员说,脸上的表情愤愤不平,“历史很烦,这堆史料很烦,你也够烦的。”

“那就忘掉历史,忘掉这堆史料,忘掉我们的谈话。这一切根本毫无意义。Rey大师和kylo ren都是死去了一千多年的人,他们相爱还是相恨,都没有任何意义了。他们自己做出了抉择,他们了解自己的心,他们对自己的一生评价如何,大概只有在临终之前,他们眼前浮现出此生经历过的种种画面,一张张或熟悉或陌生的面庞走马灯般浮现,那时他们对自己的一生自有评断。而这对于你我来说毫无意义。”

“你说,”研究员的眼中眼波微动,若有所思,对他的同伴说,“假如人生可以重来,他们两个会不会对自己的人生做出什么改变?我猜,kylo ren会选择回归光明,与家人相伴;rey会选择留在贾库,度过平凡的一生。你觉得呢?”

“不,我不这么觉得。我觉得,他们不会对自己的人生做出任何改变,或者即使想改变也无能为力。时势造英雄,而不是英雄造时势。”

……

电影院的灯亮了起来。

女孩伸了个懒腰,揉了揉眼睛。她刚刚看完星战9,导演果真没有让她失望,她对于故事本身没有任何意见,唯一可惜的是——rey还是没能和kylo ren在一起,哪怕有个吻再让kylo ren领便当也好呢!

女孩对此十分不满,她刚刚看电影时眼睛都哭红了。

她一转头,无意中瞥见一个高个子的黑发男孩,他也在往自己这边看,她与他目光相对——那一瞬间两人都屏住了呼吸。那男孩有些局促不安,戴着黑色手套的手在膝上绞在了一起。

她觉得男孩莫名其妙地眼熟,莫名其妙地让她不安,莫名其妙地让她悲伤。

仿佛转瞬间,那男孩就走到了她身前,摘下了手套。

她有点惶惑,不知该如何搭话。

男孩伸出了他的右手。

评论(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