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a

【aph/ww3背景/全员向/慎入】迷茫—1

说明:
1.本文为ww3背景同人,涉及历史zhengzhi等三次,但仅仅是涉及,请勿完全代入。
2.本文纯属虚构小说,不是推测不是预言,所以请不要妄加揣测。
3.本文后期有角色死亡以及各种高能。到时会有预警。
4.本文采取视点人物手法(即POV)来写作,就是每章选取一个角色作为视点人物,以ta的视角来展开剧情,只对ta进行心理描写。
5.本章的视点人物为任敏姬(朝/鲜私设),所以说对于其他人物的评价,观点啥的都是小朝视角,并非作者本人的评价或观点。以及这里小朝的性格设定可能会略怪异,并不是黑,只是为了剧情进展。
6.本章含有半岛双子亲情向,请注意避雷。
1.
任敏姬抱着一大摞文件,推开会议室的门往外走,硬邦邦的鞋跟踏着地面发出清脆的声音。她一脸倔强,紧紧抓着文件的手,关节因用力而泛白。她的头发有些凌乱,她的衣服有些褶皱,这衬托得她原本就不漂亮的脸更不漂亮了。此刻那张脸因愤怒而有些扭曲。

  她走到一半忽然停住,仿佛觉得就这样算了根本不行似的。阿尔弗雷德·f·琼斯是个混账,她愤怒地想,被资/本/主/义洗脑得无可救药的肌肉男!不——哪里是资/本/主/义,分明是帝/国/主/义!还有,还有王耀!这个名字在脑海里蹦出,更是让她的怒火更上一层楼。那个男人——平时看到他那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就让人恼火,现在议/题变成了自己,这家伙要是也肯安安分分老老实实像往常一样投个弃权,她也不会这样对他生气——哈,可是现在他却毫不犹豫地支持琼斯,可恶,平时他们两个不都是互相唱反调的吗?

  莫非王耀也被资/本——不,是帝/国/主/义洗脑了?明明他是最英/特/纳/雄/耐/尔的一个啊——不不不,那一定是表面工夫,王耀这人向来笑里藏刀,那令人作呕的微笑后面,天晓得藏着什么。记得自己还认王耀做大哥的时候,他的那副模样。儿时的自己多么可恨!那样轻易地拜服在帝/国/主/义的威/压前!啊,想想自己曾甜甜蜜蜜叫王耀一声大哥,叫得那么亲切,她就想扼死自己。而在自己喊他大哥以后,王耀的那张笑脸——任敏姬的怒火便更上一层楼——那张玉树临风的笑脸出现自己前,可她并不觉得俊美,只想狠狠地掐上去,掐得他鲜血淋漓才好呢。忽地,那张脸又变成了阿尔弗雷德。他的笑更加欠揍,任敏姬真想一枪崩了他。

  那张脸又变成了其他人的,本田菊的,任勇洙的——这两个没脑子的蠢货只是一味地跟着他们的琼斯先生走,像宠物似的,百依百顺的。这两个人都那么惹人生厌。记得自己曾差一点杀了任勇洙*,他跌在地上浑身是血,眼里盈满恐惧,就算任敏姬平时认为任勇洙是一个丑八怪,但他受伤失败双眸失神的样子,还真是好看,若是一刀捅死他,那副模样怕是会更好看哪。

  任敏姬摇摇头,她觉得自己的头快要炸开了。她觉得全世界都在与自己为敌,蓝色阵营的都恨着自己,红色阵营的其他人都背叛了自己,只有自己摇着伊利亚留下的赤色旗帜,呐喊着英/特/纳/雄耐/尔一定会实现*。那些被资/本/主/义,帝/国/主/义洗脑的人们多么可悲啊!生活在资/本/家和君/王的压/迫之下,还自以为民/主/自/由——他们都在等待着自己去营救,自己必然是赤色的救世主,注定要领导着世/界/人/民逃离水深火热走向那美好的红色世界!可是现在,琼斯,王耀,任勇洙他们都来反对自己,威胁自己!什么如果敢继续hedan,qingdan实验就要攻打自己,给自己来一个hedan大礼包,他们都是恶魔!是帝/国/主/义和资/本/主/义孕育的恶魔,来为难自己,为难自己这个注定诞生于红色的天使!他们,他们——

  怎么——任敏姬从愤怒中稍稍“醒”过味儿来——他们都害怕自己哪。都生怕自己一旦有了点实力,便要开始着手实行那伟大的红色梦想了!他们自己也是知道的,知道自己是邪恶的压/迫/者,害怕自己的正义要来消灭他们了!他们都是一帮庸俗的蠢材,小人得志,却有自知之明——他们知道自己是可怖的!知道自己是迟早要来消灭他们的!他们现在所作所为,都不过是在延缓死亡的时间!

  想到这里,任敏姬觉得自己恢复了些许勇气。这样荒唐的要挟,上司是决然不会答应的。她无比确信。尽管她内心有一个小小的声音问她:“这是真的吗?会这样吗?你真的是所谓的红色的救世主吗?开仗以后,你的国/民怎么办?”任敏姬把扰乱她大脑的想法努力排开去,告诉自己,别去想这些。

  此时,她才发觉自己过于激动,所以手扶着墙,半蹲着,把全身重量倚在墙上,怀里的资料散落一地。她回过神来,祈愿刚刚不要用人看见自己的失态,但又旋即质问自己:“我为什么要在意那帮资/本/家怎么看?”于是她俯下身,去捡资料。

  突然,一只手从背后的方向伸来,帮她捡起了一张资料。任敏姬回头,想要感谢那人——迎上的却是她的孪生兄弟的目光。

  任敏姬看见是任勇洙,立刻警觉起来,站起身,下意识地去掏枪,又想起来自己来开会是不带武器的。想想自己刚才把后背亮给任勇洙看,就出了一身冷汗。“不要把后背亮给敌人”,啧,似乎这话还是那个讨厌的王耀说过的,那个老狐狸。不过可惜的是,他自己也没能谨遵这句话。

  “喂,你小子,来干什么?”只要一碰上任勇洙,任敏姬就会自动把她沉淀了千百年的礼貌毫不犹豫地扔掉。任勇洙的脸一如既往地欠揍,一如既往的,想要让任敏姬将这张脸撕得粉碎。

  “诶呀,别这么凶啊,j——”任勇洙似乎差点说出“姐姐”二字,可是那个音节还没吐出就立即改口,“别凶巴巴的si——任小姐。”他刻意强调任”字,又刻意掩盖了“思密达”的口癖。这很好,任敏姬无比讨厌这个口癖,每次听到都会有杀人的冲动——不过任勇洙光是站在那里就足以诱惑她杀人了。

  “有话快说,别磨磨唧唧的。”任敏姬边没好气地说着,边在想,任勇洙前来搭讪绝对没好事,也许是来嘲笑自己,为自己被琼斯和王耀制/裁而幸灾乐祸,也许——任敏姬开始后悔自己没能带个武器来,哪怕只是把剪刀也好呢。

  “今天会议上,琼斯先生准备制/裁你——”

  “如果是关于那个恶心的肌肉男的话,那么你可以闭嘴了。”任敏姬讨厌任勇洙一天到晚“琼斯先生琼斯先生”的,没有脑子,没有主见,心甘情愿地当资/本/主/义的走狗。

  “不不不——这会是你想听的内容,如果你不想听有关琼斯先生的事情,那么这段开场白,先跳过好吧?”任勇洙把食指放在嘴边:“嘘!这是个秘密。”

  任勇洙的那副样子透着傻气,让任敏姬想起了小时候任勇洙和自己一同玩耍的样子。“嘘!这是个秘密!不要告诉别人啊思密达!嘉龙他又背着大哥放炮仗了!”记忆中的任勇洙也傻里傻气的,明明是秘密还要大声喊出来,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一刹那,回忆起童年,任敏姬觉得心底有点儿——怎么说,是温暖吗?那与共/产/主/义带给自己的温暖不同,比那更温柔些,更真实些,更让人恋恋不舍些。

记忆与现实相连,任敏姬看到眼前人的模样,也不由得一愣。但随即,她反应过来了。

自己绝对不能这样被任勇洙迷惑!他一定是琼斯派来刺探消息,甚至是来陷害自己的!这种温暖要不得,这是糖衣炮弹!这一定是资/本/主/义在企图迷惑自己,自己千万不能上当,自己绝对不能掉以轻心!什么弟弟,什么大哥,都是阻碍自己前进的绊脚石!她一定要把这些绊脚石统统踢开!

“我不想听。”任敏姬低下头自顾自去捡散落的资料,“我不感兴趣。”她冷冰冰地说。

任勇洙也俯下身子去帮忙捡,边捡边说:“别啊——你会想听的,我保证!”

任敏姬抬起头,恶狠狠瞪了任勇洙一眼。一把抢过他手里的资料,把他推开:“你别动这些资料!”这也是任勇洙的阴谋!自己决不能让他窥探到哪怕一点儿资料。他是万恶的资/本/主/义派来的!

也许是刚刚任敏姬使得力气大了些,任勇洙摔在地上,听声音似乎还挺疼,他在“诶哟”地呻/吟着。任敏姬对此十分满意,任勇洙摔在地上的声音,痛苦呻/吟对她而言简直犹如仙乐一般。

她以飞快的速度捡起散落的资料,然后转身准备离开。

“痛死了啊。”她听到身后的人在抱怨着。“等等啊!”任勇洙叫住她。

“干嘛?”任敏姬不耐烦地回头。她看到任勇洙扶着墙勉勉强强站了起来。没摔残吗,真是可惜。

任勇洙犹豫了一下,然后抬起右手,在他的脑后比划了一下:“呃,呃……”他有点语无伦次,”我是想说——“

“你的辫子乱了思密达。“

这句话配上这个人这个口癖这个场景,任敏姬觉得自己仿佛吃了苍蝇。任勇洙在干嘛?他在模仿他自己家里那些烂片儿的男主角?那些奶油小生就够恶心的了,任勇洙更是恶心。
“滚!“她吼道。她看到任勇洙愣在原地,不动缓,便又吼了一遍:”我叫你滚!听见了没?“她留下一个狠利的眼神给任勇洙,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tbc.
注释:
*:朝/韩/战/争时朝/鲜曾差点击败韩/国,当时连汉/城都失守了,不过因为其他国/家的介入等等事情韩/国还是没有被灭。
*:出自国/际/歌。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