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a

【APH/苏中】来世不相逢

说明:
1.cp苏中,微极东亚细亚。苏祭x2,上一个自己不大满意
2.文中观点仅代表个人看法,拒撕。
3.圣诞节快乐nahahaha(黑化笑)←_←够了我这个戏精

 “亚瑟,你知道平行世界,是怎么一回事吗?”

听到王耀这样发问,而且语气听来分明是十分认真,亚瑟差点端不住手里的茶杯,于是他赶紧把茶杯放在茶几上,毕竟他很喜欢上面的玫瑰花纹,不想砸了它。

“王耀,我记得,你是……唯物主义者吧?”亚瑟小心翼翼地发问。

“对啊,没错啊。”王耀说,“毕竟我家上司和我的管家红先生都是唯物主义者,我自己当然也不可能是什么虔诚的教徒,像瓦尔加斯兄弟似的那样。”

亚瑟忧心忡忡地看看窗外的漫天飞雪,入眼全是白色,那白亮的刺眼,看过去雪地毫无边际,像白色的海。26年前,这刺眼的白曾染上刺心的红,纷纷扬扬下个不停,把一切都深深掩埋。埋了王耀那个赤色的梦,也埋下了一个丢失在时光里的人。

“那你,为什么这样问呢?”亚瑟觉得自己对不起王耀,却又觉得自己真是个傻瓜。自己家里满屋的圣诞装饰,似乎都在提醒着王耀今天是什么日子,怕要惹他伤心——哈,可是——亚瑟不由得在心里嘲讽自己,那人没了以后,王耀从来不曾公开表示过自己的悲痛,只是礼貌性的祝他的灵魂能得到安息,甚至在葬礼上,王耀连一滴眼泪都没流过——也许王耀心里根本就不在乎那人的死活——啊啊,baka,自己才没有在担心王耀呢对吧?自己只是好奇王耀而已,不显得自己没有礼节而已,对吧?

“没什么,只是想问而已。平行世界也未必是迷信,对吧?”王耀略有些不安,双手无意识地在膝上绞在一处,“我只是好奇而已……”

只是好奇而已吗?亚瑟仍旧十分怀疑,是在怀疑王耀对于逝者的情感,还是在怀疑自己是否在自作多情。

“我在想,平行世界里,有没有作为普通人存在的我们?我想——我想看看平行世界中的我,是否和晓梅妹妹快乐地生活在一起。”王耀说。

只是个思念妹妹的兄长啊——亚瑟突然觉得感同身受。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面对王耀,自己都有点神经过敏了吗?

“平行世界什么的……我也有所研究。让你去看一看,也不是不可以。”亚瑟说,“只是要千万小心,别惹出麻烦,要乔装改扮好了,别让那个世界的你的熟人把你当作那个世界的你就行了。鉴于魔法能力有限,我只能送你过去一天。”

“好的。”

……

亚瑟还是斗不过王耀这个活了五千年的“老妖精”。王耀的确思念妹妹,但此行的目的并不是去看望晓梅。王耀心中暗笑,自己在这个世界里都有妹妹了,自己该尽最大力让妹妹回到自己身边,而不是跑到平行世界去看看那个世界的妹妹,然后感伤一番,这不是自己的风格。王耀此行,是来看望一个只有在平行世界里的人。

他最亲密的故友,他跟随的引路人,他深爱着的恋人。

王耀始终掩藏着情愫,与生前的他就像同伴一样有着高尚的革/命友谊,大约这就是已经死去多年也许只见过一面的海格丝*所说的“柏拉图”吧。只是精神恋爱,王耀自己也说不清楚到底是爱的他的身子,还是爱的他的信仰。

(*指古/希/腊。)

他死后,王耀仍旧深深埋藏这种情愫,他把这当作只有自己知道的秘密,而他要把这个秘密永远保存着。他不能让别人知道自己有这种弱点——他对外公开的唯一软肋是家人,是人/民,对于晓梅这样的亲人他是真正无可奈何的。另一个无可奈何的,便是他,伊利亚了。

平行世界这边也是圣诞节,已经是黄昏过后的夜晚——是平安夜。王耀用口罩和帽子伪装起来,装作若无其事走在灯火明亮的大街上,橱窗里闪烁着光芒,商品各式各样。王耀认出这里是北/京,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地盘。于是他就朝着二环以里,他的家走去。

他不能走进去,那只会被当作可疑人物抓起来,也不能显得走路时形迹可疑——该死的,自己当初干嘛要把家建得离中/南/海这么近!

走着走着,他看到那熟悉的平房,自己的家。里面亮着灯,没有拉窗帘。王耀走近,悄悄往里面看——然后他差点哭出声来。

这个场面温馨得叫人落泪。这个世界的王耀系着围裙,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刚刚做完一堆大餐,看着满桌自己的手艺得意地笑着。他招呼家人们过来吃饭,嘉龙好像已经饿坏了,率先跑过来坐在位子上;随后晓梅和濠镜也走了过来,不停地赞着大哥的好手艺。然后,门铃响了。走进来的是菊和勇洙,抱着一堆礼物,依稀听见,是回家来看大哥——菊的那声“哥”,叫得清脆又好听,窗外的王耀捂住嘴,不敢哭出声音。

房间里热闹得很,菊和勇洙依旧在斗嘴,一面又说着自己最近事业顺风顺水,菊说自己每天画漫画,十分开心。晓梅又在和嘉龙比他们的成绩,而真正的学霸濠镜却在一旁笑而不语。

这时,门铃再次响起,走进来的,正是王耀心心念念的伊利亚。他走进来,拉着屋里的王耀的手,甜言蜜语说个不停,急得王耀提醒他,其他人还看着呢。伊利亚也只是笑笑,随后坐下来吃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热热闹闹的。伊利亚的对着王耀笑得灿烂,那是能融化三尺寒冰的暖阳,那是能冲破冰层的春水,那是能吹走寒意的春风。

突然,窗外的王耀望着此情此景,不由得打个寒噤——为何景象如此温暖,自己却如此冰冷?

王耀忽然在刹那间明白了。

那个坐在屋里,幸福美满,笑容灿烂,有家人相伴的伊利亚不是自己的伊利亚;那个被幸福的暖流环绕,阖家团圆的王耀,也不是自己;那个柔顺乖巧,安心画画,毫无野心的菊,更不是自己所认识的菊,其他人亦然。

自己若不是个五千岁的国/家,怎会养成如今淡泊的性子?菊若不是个野心勃勃目标长远的人,又怎配得上做自己的弟弟?

而他,伊利亚,若不是那个伴随着赤色之光,带给自己红色的信仰,引领自己走上那条红色的道路,把自己从危难中扶起,点醒自己的——苏/联,自己又怎会爱上他?

说到底——王耀,你爱的,还是那个已经死去的伊利亚,还是那个与共/产/主/义分不开的伊利亚,他是红色的朱砂痣,永远烙印在王耀的心口。

假如伊利亚只是个普通人,他不曾带给自己红色的信仰,没有实现共/产/主/义这样远大的志向,自己也不会爱上他,对吗?说到底——说到底——王耀的心里开始凌乱——

不对不对不对!王耀,你爱得是伊利亚,是苏/联,还是共/产/主/义?爱得是那个帮助你的伊利亚?——别开玩笑了,他可是个残忍的人——还记得珍/宝/岛吗?

这个地名涌入王耀的心里时,他好像一下子触电般地被击中了。他无法再冷静下去,拼命在雪地中飞奔。我爱的究竟是什么?作为普通人的伊利亚?不,刚刚已经否定过了,那不是真正的伊利亚。作为国/家的伊利亚?不,国与国只有利益可言。爱的是苏/联?别逗了,死掉的苏/联才是好苏/联,苏/联若不亡,自己将永生永世生活在它的阴影之下。爱的是共/产/主/义?也不是,这种感觉分明是恋爱而并非信仰的狂热。

我爱的,是那个与共/产/主/义无法分离的,红色的伊利亚的影子。

王耀在那一瞬间顿悟,他在雪地上驻足,气喘吁吁,泪水流下。

对,他爱的,是那个对自己伸出援手的伊利亚,是那个带个自己信仰的伊利亚,是那个英勇无畏的伊利亚,不是那个只知道利益的伊利亚,不是那个与自己反目成仇的伊利亚——自己毕生所爱,,一个幻影而已。

还记得,自己曾希望,若有来生,愿做一个普通人,与伊利亚相伴——现在,他要说,愿自己永无来生——因为来生便意味着此生的终结,而伊利亚也是他心中幻影的代名词,不论今生来世,幻影终究是幻影——况且,自己可是个唯物主义者哪。

愿来生永不相逢。

……

“王耀,你还好吧?“亚瑟看着从平行世界回来的王耀,问道,”才不是关心你——我只是怕你在我这里出了什么事情,我要担责任!“

“没事。“王耀说,他的脸色很不好,”我该走了,谢谢你,亚瑟。“

“呃……不用谢,我也不是特意要帮你,只是,只是出于礼貌而已!“

“对了亚瑟。“原本准备离开的王耀突然回眸。

“圣诞节快乐。“

评论(1)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