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a

【APH/省拟/预告/史向正剧】人间正道是沧桑

说明:
1.本文为预告。预计是一个史向正剧,主角为王耀和耀家省拟。预告中涉及人物有香/港,北/京,天/津,黑/龙/江,涉及cp(亲情友情向,清水的那种)有京津(津京)和耀港(港耀),涉及历史事件有yapian战zheng,xiang港回归,八guolian军qin华,aihui条yue。具体事件请自行百度。
2.本文是在历史事件的基础上创作的,但真正的历史还是以教科书为准,本文只是再创作。
3.预告中涉及片段可能会引起英厨,露厨不适。本人没有任何黑角色的意思,奈何历史残酷,咱们也不能否认它。还有最后一个片段有点血腥,胆小者慎。
4.私心打上好茶红色的tag,感觉好茶厨和红色厨看完以后会打我,其实是伪·好茶红色,我想说尽管来打吧我这人欠抽
5.关于方言啥的,我是京家人,勉强能写点儿京爷说的北京话,预告里出现的津我不知道该怎样写她说的天津话,就按着跟北京话差不多的来写,黑的话我不太懂东北话,就按着感觉来吧,先凑活一下
6.我已经数不清这是自己开的第几坑了。正文遥遥无期就对啦。
1.拉钩【本片段可能引起英厨不适,慎】
“大哥,是港哪里做错了吗?”红衣的孩童哽咽着问,眼里含着泪水,闪烁着斑驳泪光。
“不,不是......”王耀把他搂在怀里,“是大哥不好,是大哥不对......”
“骗人,大哥骗人!”港哇哇哭了起来,“一定是港做得不对,大哥,你别不要阿港!阿港知错了!港不该偷放鞭炮吵大家睡觉,不该瞒着哥哥姐姐们偷吃饺子,港真的知错了!”
王耀把港抱在怀里,泪水打湿衣襟。
“不,阿港。你是个好孩子。你没有任何错,大哥才是坏孩子,是最坏最没用孩子。”
“那大哥为什么不要我?”
“大哥没有不要你。大哥只是——”王耀环顾四周,发现没有亚瑟身边的人,才继续说下去,“只是暂时把你送到柯克兰叔叔家去住而已。相信大哥,等大哥的病好了,变得强壮,大哥会把你夺回来的。”
“真的吗?”
“真的!”
“那”,港伸出了他稚嫩的小手,“拉钩。”
“好,好。拉钩。”王耀伸出他的大手,小拇指勾住了港的手指。
“拉钩上吊一百年——”王耀说出那无比熟悉的儿歌。
“不,不要!”港突然大喊,“一百年太短啦!要是,要是过了一百年大哥还没有——”
“那就两百年。相信大哥,用不了两百年,大哥就能让你回家的。”王耀这样对弟弟说着,心里却还在悲观地怀疑,自己能不能活到那时候。
“那,那好。”港用力勾住了大哥的小指,“拉钩上吊两百年不许变!”
......
“大哥,港回家了。”港站在王耀面前,当着联五其余四人的面,微笑着说出这句话。王耀看着已经长大成人的弟弟,露出了一个掺杂着苦涩和甜蜜的笑容。
后来亚瑟告诉王耀,这是他近两百年以来,第一次看见港露出笑容。他没想到,港居然也会笑得那样灿烂。
私底下,港又对王耀提起了多年前的诺言。
“啊,你说那个?大哥可一直没忘啊!你看,大哥实现了诺言,当初就说过,你要信任大哥呀!”
“港也没有忘,一直记着呢。不过,这个诺言兑现了,港还想再与大哥拉一个勾。”
“哦?这回是什么约定?”
港主动伸出小指勾住了王耀的手指:“您答应港,港也答应您,”港看着王耀,笑容如桃李春风,“港永远不离开您,您永远不抛弃港,永远相守相望。”
“拉钩上吊,永永远远,也不变!”
2.“得嘞您那!”
京感觉到那人粗糙的手掌狠狠击打在自己的面颊上,耳边只听得一声脆生生的巨响,内心除了熊熊烈火似的愤怒之外再无其他感受。
随即传来的才是疼痛。他抚摸着面颊,穿来火热的温度,还摸到了温热的液体。是泪,是血?
——当然是血。华夏儿女,流血不流泪,何况是在敌人面前。
京也做了几百年的首都,如今受到一个无名小卒的侮辱,自然是怒不可遏。他想要狠狠还回去一巴掌,再给他来一脚更好。让他知道知道不知礼数的代价。想到这儿,京攥紧了拳头。
可是——打狗还得看主人啊。那小兵的主人柯克兰听到声音,好奇地看向这边,其余七人见亚瑟回眸,也都回头张望。
京忽然感觉一腔热血在刹那间冷却了。
是啊,怎么惹得起呢,自己和大哥已然是手下败将,又有什么资格去奢望尊严。大/沽/炮/台已经着手拆除,津那儿也不好过,这些人又要在自个儿家里划出使/馆/区,并随意驻/兵。现在自己和津完完全全被控制,像是他们手中的玩物。
京把手伸向腰间佩剑,说不清楚自己是想要一剑捅死眼前人,还是想给自己一个痛快。
忽然眼前有一个身影闪过。
“京,大哥对不起你和津。”是个温润的男子声音。
伸到一半的手忽然停住了。
“爷,您先走吧。我可还能抵挡一阵儿。别因我是娘们儿就瞧不起我!打起仗来我可比您强了嘞!”*是个清脆的女子声音,听上去是在挖苦讽刺,实际上却是在叫自己先走——说来可笑,哪有这么劝人的。
(*此处的女子是天/津,具体事件为防和/谐请自行百度。)
自个儿啊,得活啊,得忍啊。
自己死了事儿小,万一这帮人一时起意要把故宫点了呢?要是伤害民众呢?自己,有辙吗?
京的耳畔忽然响起了那刺刀在故宫水缸上划出道道划痕的刺耳之声。哪里是刺耳,分明是刺骨,刺心。
“喂!笨蛋!”那个小兵低哑的声音骂骂咧咧地,“听见没有!聋啦?去给我倒杯水去。”
京回过了神。
忍耐,他告诉自己。忍着吧,要能屈能伸,毕竟过刚易折。
他在心底叹息,宁做盛世狗,不做乱世人。
原本紧握的拳头松开了。
他露出了一个最最违心的微笑,这笑容看上去与他表里如一时的笑容别无二致,只是那双眼睛失去了神采,如同星星尽数陨落的黑暗夜空。
“得嘞您那!”
3.右手与左眼
【本片段可能引起露厨不适,慎】
【本条有血腥场面描写,胆小者慎】
“大哥,您可别告诉黑,这是真的。”黑的声音在微微颤抖,尽管她在竭力压抑着恐惧,但是感情还是抑制不住地流露。
“大哥,也无能为力。”王耀眼中含泪,“是大哥对不起你......只是如果不答应他,咱们可能就都——”
“没关系,黑不怪大哥。布拉金斯基要什么,就给他是了。”
黑望向谈判桌对面的伊万·布拉金斯基。
“露西亚要的东西不多~”他的声音愈是甜腻,便愈是危险,“你的右手很漂亮,露西亚喜欢~还有你漆黑的眸子,也很漂亮,像夜空~就要左眼吧~”
“你说什么布拉金斯基!”听到如此过分的要求,王耀拍案而起,他不能忍受自己的妹妹承受如此痛苦,但是——当他触及伊万危险的目光,他才意识到自己不得不妥协。
“我来替黑给你,好吗?”王耀的声音软下来,“我的眼睛是金色的,像你最喜欢的向日葵,不比黑眸差。我的手虽然东征西战留下不少伤疤老茧,不如黑的手好看,但是我能把两只都给你——”王耀本不想示弱,但是眼泪还是不争气地落了下来,“请你——别动黑,好吗?”
但是伊万好像根本没有发发善心的意思,只是眯着眼睛,带着那看似人畜无害的笑容,有些玩味地看着眼前的兄妹。
“露西亚的回答是~不~可~以~哦~”
“大哥,”黑的声音变得刚强起来,“黑才不是贪生怕死之人,您不必这样委曲求全。不就是——”说到这里时黑的声音微微颤抖,“不就是一只手一只眼吗,黑不在乎。只要能护得您周全,护得兄弟姊妹们周全,就是拿走黑的命,黑也不在乎。”
“是个很勇敢的女孩子呢~”伊万说着拿出了刀,“那露西亚动手啦?”
“不!”黑恶狠狠地说,对伊万的夸赞不屑一顾,“不用你亲自动手,老娘自己来!”说着黑一把夺过刀,架在右手腕上。
王耀抓住黑的左手腕,说:“黑,你不可——”
黑挣脱了王耀:“大哥,事已至此,也没有别的办法了。您若有心,答应黑一件事——照顾好吉和辽他们两个,别让他们落得和我一样。”
王耀放下了手,点了点头。
黑再次把刀架在左手腕上,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
黑没有想到自己竟会有一天对自己这么狠。几乎令人昏厥的疼痛伴随着骨骼和肉碎裂的声音传来,黑将下嘴唇咬出了血,忍着不哭出来。
“如果实在痛的话,就叫出来哦~”是伊万的声音。
“不,老娘一点儿也不疼!”黑吼道,“跟挠痒痒似的,哪儿疼了!”
黑感觉不到她的右手,断裂处的疼痛痛久了便只剩下麻木。
“还有眼睛哦~”
“老娘还没疼傻,用不着你来提醒!”
黑颤颤巍巍地举起刀,放在左眼上。
一咬牙,一狠心——刀刺了下去。
这是钻心刻骨的疼痛。黑的左眼处一片血肉模糊。黑感觉自己的世界除了疼痛以外便再没有其它感觉,随即她的意识渐渐模糊,渐渐堕入黑暗之中。

评论(10)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