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a

【APH/亚细亚/伪红楼体/国设微史向】飞鸟各投林 楔子和第一回

【食用前的说明】请务必要看!
1.本文主要为亚细亚亲情向,可能会有极为朦胧暧昧的爱情,会有极东,澳越,港湾,半岛双子(但都是朦胧到可以当成友情向的那种清水)
2.本文为伪红楼体,故意模仿着明清时期文白夹杂的风格去写,不过没有正宗古典小说的那么多诗词,语法大概有错,就当我是个智障吧...
3.本文有一点史向,但史向主要是后期涉及近代开虐的时候,前期涉及的史向大概比较少,大部分都是日常。
4.关于人设问题:也许会有轻度ooc。
。越/南官方虽然给了人设但是没给性格,本文就设定成英姿飒爽有些高冷面瘫但是其实是外冷内热的成熟大姐姐,本文后期涉及近现代史时她就转变为近乎于黑化的状态,由外冷内热变成外冷内冷,毕竟三次的越真的...
。朝/鲜官方没给人设,这里就设置成女孩子,取名字叫任敏姬,性格就设置为嘴贱毒舌傲娇爱和勇洙打架,后来两人从小打小闹变成真刀真枪,涉及近代史时小朝性格则因战争转变成了坚强刚毅,因担心害怕自己和人民承受苦难而变得有些自私。
。本文中嘉龙的前期性格设置为活泼开朗的元气少年,后来在被亚瑟抢走后变成了寡言少语的面瘫,回家后性格基本变回来了,但是偶尔会叛逆。(所以说嘉龙并不是从小就面瘫的,是个伪面瘫)
。其余人物与本家设定没有太大出入,不过王耀没有口癖,也没有那么傻白甜呆萌,更多的是成熟温柔。
5.本文的灵感其实是来源于红楼梦中的一句话,感觉和亚细亚迷之契合,就想起了写这篇文——“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本文的标题也是来源于此。
楔子
自古以来,千年百年,瞬息之间便千变万化,世事无常。唯有一轮明月长悬于夜空之上。那明月也不曾长久,自是阴晴圆缺间变化,未曾长圆,亦如世人难得常团圆。
如此说来,便是人世无常。不仅人世无常,人心亦是无常。今日亲亲昵昵,明日便在背后捅刀。今日盛世繁华,良辰美景,明日便萧条衰败,烽烟四起。今日团团圆圆,和和美美,明日便人心不古,各奔东西。若是谁一味留恋于过去繁华,谁便沉浸于梦中,永睡不醒。
各位读者,本书便是叙述这“无常”的荒唐之事。即那远东一带,有五国三省,幻化人形,不老不死。最年长者姓王名耀,传闻为龙之传人,承受天命,更有甚者,传说他为仙人下凡。
其余七人尊王耀为长兄,与王耀形影不离。兄弟姊妹八人,住在那金銮殿中,过得无忧无虑。
只是...莫忘了,那世事无常四字。
想王耀一家何等繁华荣耀,到最后,也不过曲终人散而已。
且听此书,娓娓道来。

第一回
且说那竹林之中,竹叶青翠欲滴,掩映着王耀那一身洁净白衣,竹影落于衣衫之上,宛若翠绿之色晕染成衣上花纹。
王耀白衣翩翩,如墨长发,梳成马尾,披于脑后。黑瞳如夜——如那缀满繁星之夜,点点光芒,盈盈于眼中。此等气派,细细想来传说他是谪仙,倒也不是无稽之谈。
他正悠闲漫步,怡然自得,倾耳细品微风拂叶之声,安享这一番幽静。
忽然,但听得前方有窸窸窣窣之声,王耀警觉起来,望向前方,暗道:“前面可有什么活物?”想着自己近来已然成了一方大国,大有万国来朝之势,断然不会有人有此等胆量敢前来行刺,便走向前去,查看情况。
拨开竹叶,只见竹林深处依稀有人影。王耀心下好奇,又思忖会不会是几个弟弟妹妹闲来无事,想要和长兄做做游戏。如若真是如此,到时一定装出大惊之色,莫要让几个孩子失望才好。
于是,王耀朝着人影走去。那人似乎也发觉王耀向他走去,就呆在天地,未曾动弹。王耀拨开竹叶,一眼便看见那人。
那人,王耀以前不曾认得,只看见是个粉面桃花的可爱娃娃,站在原地,双眸如夜——如无星无月之夜,漆黑异常,与那粉白脸颊格格不入。
“汝乃何人?”王耀见那娃娃可爱,心下欢喜非常,不觉嘴角带上笑意,走近后弯下腰,贴近那娃娃。
“日安,日落之地之中华,吾乃日出之地之日本。”那娃娃如是说道。
王耀见他无礼,反而生不起气,只道是他年幼,不谙世事。说自己什么坏话,也不恁地在乎。
“莫要如此无礼,这么个可爱娃娃,又这么个样儿说话,要招人厌烦的呀。”王耀想到这个小娃娃若是惹怒了旁人,自己又要替他担心,便决心说教一番。
日本只低下头,不曾应答。
“吾乃王耀,敢问你,可有作为人之姓名?”
日本只轻轻点头,道:“有的。在下本田菊。”
王耀心里奇怪,刚刚还那般无礼,现在就又成了个谦谦小君子,说话这样客气。
“名为菊吗?当真是好名。每逢秋日,百花凋零,冰霜惨凄,唯有菊凌霜傲雪,坚毅不屈。”
“多谢王先生夸赞。”
“不必叫我王先生了。方才你说,你乃日本,也是一国。如此穷乡僻壤,日子难过,不如跟我一同度日。我会将我所学,倾囊相授,何如?”
菊眼中闪过光彩点点,带笑点头。
“那便叫我长兄可好?”王耀见菊微笑起来,更是喜欢,甚想伸手去轻触菊那光滑脸颊。
菊沉默半晌,有些不悦,只继续叫了一声:“王先生。”
王耀心里不快,倒也没特别在意。只拉起菊那柔软小手:“那君可愿,同我归家?”
“家?”菊念出这于他之生僻字眼,“何为家?”
“家,便是世间万般美好,亲人相爱相护之所在。”
“若是如此说来,在下,愿同王先生归家。”
王耀笑道:“甚好甚好,明日,我便带你去见你那其余几个哥哥姐姐。”
......
次日。王耀携菊回到帝都。都市内,只见各种买卖商铺,形形色色人等,一派繁华盛景。菊大为惊异,在他原来所居之国度,从未之见如此盛世气象。他心里,倒也有几分不平,不过又想到自己如今找到了个靠山,不必四处奔波,心下还有几分喜悦之情。只是菊实在不愿以兄长二字来唤王耀。
走到尽头,只见一个金红二色组成的大厦,金碧辉煌,庄严气派。屋顶为金,贵气横生,屋身为红,喜庆吉祥。菊倾其一生未曾见过如此豪华景象,表面毫无波澜,心里,却早已暗暗大叫好一个气派房屋。
“此处,便是家了。”王耀道,“菊,你的几位兄长姊姊,都在里面等候多时了。”
说罢,王耀领着菊,便推开大红门,走了进去。
正厅里,坐着一男一女两人,外表看上去十七八岁,见到二人进来,匆忙站起,来到王耀身边,直呼“兄长”。
那男子看见菊,便问王耀道:“兄长,这可便是菊了?”王耀点头道:“这个娃娃便是了。”他又转头对菊道:“菊,过来见过两个兄长姊姊。”
菊依言走上前。“这是除我以外最年长的阮氏玲,你该叫玲姊姊,”王耀道,“菊快来见过。”菊只见王耀指着那女子身材高挑,穿着修身的青衣,眉目间带着英气,只是面无表情,猜不透心思。
“见过玲姊姊。”菊对她道。阮氏玲只冷冷答了声:“不必客气,菊弟弟。”
王耀见场面一度尴尬,拉着菊笑道:“菊,你可记着,你玲姊姊这么大个人却还怕生,看着冷冰冰的,实则热情非常。”又拉着阮氏玲道:“玲丫头,莫要跟个冰块一般,对弟弟好些。”阮氏玲只默默点头,答声:“兄长,玲记着了。”
接着,王耀又将那男子拉了过来:“菊,再来见过你三哥濠镜。”菊只见那男子一身黑衣,身姿高挑,斯斯文文,脸上尚带几分笑意。
“见过濠镜哥。”菊对他道。
“往后都是一家,菊弟弟不必客气。”濠镜颇为亲善,“此外,之前听了信儿,便提前给弟弟收拾出来几间房子,做了几件衣服,菊看着喜欢哪个,若是都不喜欢,再告诉我,我再给你做。”
菊受宠若惊,连忙行礼道谢。
王耀笑道:“濠镜,瞧瞧,给菊吓着了吧。菊你也不必如此礼数周到,你可没见着你那另外四个兄长姊姊,顽劣得都不知礼数为何物了。”王耀忽的想起了回来后还不曾见过其余四个弟妹,便又问濠镜:“说起来,其余四个人,又去了哪儿?”
濠镜无奈一笑:“还不是敏姬和勇洙又打起来了。嘉龙和晓梅两个去劝架去了,只是长兄也知道,劝架也不曾管用过。现下他们跑到花园里去折腾了。”
王耀听了,哈哈大笑,转身对菊道:“走,菊,咱们去瞧瞧热闹。”
(马上快考试了就写这么多,本来想再多写点儿的...)

评论(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