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a

【APH/极东】刀柄上的流苏

穿过落雁修竹,看过月升日暮
你说有一日定会名扬天下实现你抱负
那时低头替你剑穗缠着新流苏
心愿未听清楚
还挂着流苏
是否应该满足
——《眉间雪》 
“小菊,你将来有什么打算啊?”如水的皎洁月光下,王耀和本田菊悠然坐在月下,眺望着那一轮白玉盘一样的明月。王耀似乎觉得有些无聊,便这么问菊。王耀手里无意识地搓弄着自己新做好的流苏。
“在......在下......”本田菊听到王耀这么问他,有些不知所措,不知该如何回答。
王耀怕菊不高兴,忙说:“没关系小菊,不想说可以不说的。”说着他拿过菊身旁的武士刀,“你这个刀也太朴素了,刀柄连点儿纹饰都没有。这样,大哥就给你把这个流苏缠上吧。”
“诶?好的,谢谢...谢谢耀君。”
王耀的脸上没有一点波澜,好像没有听见菊对自己的称呼似的。
“不用这么客气啦菊,我可是你的——”王耀没有继续往下说,到嘴边的哥哥二字也被咽了回去,结结巴巴勉强说了一句“我可是你的朋友啊”含混应付过去了。
然后王耀就开始专心地往刀柄上缠流苏。这个流苏很漂亮,朱红色里带着些金色,有种华美的珠光宝气的感觉,浓烈而高贵——王耀似乎没有意识到只有自己才能驾驭这种风格,菊或许更适合秀美清淡的风格和颜色。
  “在下...”本田菊知道因为自己不愿认他做哥哥,王耀一直不大开心,便想转移个话题,“在下想说说在下今后的打算。”话题最终还是跑回这里来了。
“嗯?”王耀似是非是地答应着,注意力全部放在流苏上。他的动作很轻,害怕会弄坏,轻轻地,不急不慢地在缠。一点一点,十分细致,他的眼睛就那么盯着,恨不得把所有的感情,对“弟弟”的所有爱都倾注在里面。
“在下想要变得更加强大。”菊接着说道。
王耀缠流苏的手停住了,微皱的眉头就是唯一外露的感情。但在那静止的一刹那后,王耀又立刻动手缠起来,眉头舒展起来,装作什么都没听到,什么都没发生。
“以后,欧洲的势力肯定会延伸到亚洲来吧。到时候,一定无论如何也要守护好自己的国土和人民。”
王耀的流苏基本上缠完了。他哈哈大笑,掩饰着自己的忧虑和哀伤。“诶呀,你看大哥我,光顾着给你缠这个了,没注意听你说什么。不过不要紧,太复杂的事情,大哥也搞不懂啊。大哥,也就会缠个流苏,这个大哥搞得明白。”他把武士刀拿在手里,轻轻抚过流苏,对着月亮看着金色的丝线在月光下发出光彩。
“喜欢吗小菊?以后就算咱们没法总是见面,但你看到这个流苏,就会想到我啦!”
“在下很喜欢。”
.....
在那个月圆之夜的许多年后。
王耀趴在地上,所能感受到的,只有“疼痛”这一种感觉,仿佛世界都不存在了,只剩下一片黑暗和无尽的痛苦。待那痛苦减轻,王耀睁开双眼,看到些许光亮,和......
和穿着军装的青年。他黑色的头发,清秀的眉目都既熟悉,又陌生。王耀认识这个青年的皮囊,认得这是本田菊的身体,那个昔日引以为傲的“弟弟”,却不认识那躯体中的灵魂,那个嗜血的恶魔怎么会是菊呢?对吧?一定不是菊,一定不是菊......王耀发现没办法这样哄骗自己——这就是菊,毫无疑问。
难道这不是菊吗?他手里握着的那沾满鲜血的武士刀,仔细看一看,刀柄上缠着的,可是那金红相间的流苏啊!是王耀亲手缠上的,仔仔细细缠上的,说是送给最亲爱的“弟弟”的礼物,说着睹物思人这样的梦话。
可是现在,那流苏上,已经沾满了鲜血——沾满了那个曾经亲手拿过它,将它缠在刀柄上赠人的旧主的鲜血。
这么多年了,菊他一直没有拿掉这个流苏......王耀想,自己是该高兴还是悲伤愤怒呢?
......
距离那个充满鲜血和疼痛的夜晚,又过了多年的世界会议上。。
“你好,我是王耀。”
“你好,在下是本田菊。”
“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王耀瞥见这个“初识”的人腰间佩戴的武士刀,刀上没有流苏,干干净净。

评论(4)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