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a

【aph/全员向/博物馆逃离/伪脱出真史向】无法逃脱的现实幻境 第一章+第二章

阅读前的说明【请各位阅读前务必要看!】:
1.本文为黑塔利亚同人,全员向的文,没有爱情向的cp。第一章中有极东友情向,第二章中会有Dover友情向,中华组亲情向,好茶,美食友情向。
2.本文为史向同人,且涉及近代屈辱史,因此必须要解释清楚。说过了是伪脱出真史向,回忆杀会非常多的(不过除了史向解谜也有一点)。本文不准备洗白或抹黑任何人,任何国/家,关于国/家化身和三次元中真实的历史和国/家的关系,我是这样认为的:国/家化身必须考虑自己的国民和利益,因此感情和良知会被抛到第二位(在战争动乱时期),他们很少会为所做之事后悔,因为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国民。每个国/家化身都是有罪的,也都是受害者。同时这也就是说在关于历史的部分会有ooc,但我会尽力在不抹黑不洗白的情况下贴近原作性格,不过尊重历史是第一位的。
3.本文中的博物馆就是国博,因为考虑到既然各个国/家化身们来耀家参观博物馆,一定会参观最有代表性的。不是很熟悉国博,地图展品都是瞎编的。
4.主要人物为十人,就是联六轴三外加亲分。不是不带普爷和子分玩儿,他们后期会出场的。

第一章—初到

  “欢迎大家来我家玩儿!”王耀兴冲冲地说,身上穿着喜庆的红衣,面对着其它九个国家化身,站在一个雄伟的建筑前,“这里,就是我家的国家博物馆哦!之前上司已经清好场了。为了迎接大家,特地搜罗了各国的各种各样的文物,镇馆之宝也拿出来啦!就由我就给大家来讲解吧!”说着王耀拿出了一本手册,“文物都是上司准备的,也没告诉我他都准备了什么呢,我先看看……”

“ve~这个博物馆的外形蛮好看的嘛!突然想画画了,ve~”

“当然啦,这可是我家最有名的博物馆啦!想画下它的话——”王耀的脸上突然闪过一丝诡异的微笑,“博物馆可是我家人设计的,所以画下它借鉴什么的,要给版权费哦!”

“啊!版权费?ve,那我不画了……可还是好想画,怎么办路德?”

“……感觉胃又要开始痛了……”

“啊,耀桑,不要这么……”

“什么,小菊?诶呀,我就说着玩的啦!”

“小耀家的博物馆真好,突然想南下了,快来成为露西亚的一部分吧~“

“这个博物馆的确仅仅是从外面看就很有气势,不过我认为还是比不上我家的大英博物馆。”

“啧,死眉毛你家那个毫无美感可言的博物馆就不要拿来说了吧,哪里比得上哥哥家的卢浮宫。”

“红酒混蛋你个baka给我闭嘴!”

“诶呀弗朗你又和亚瑟吵架了,别吵了来吃个番茄吧!”

“咱们快点进去吧!hero我都等不及了!”

“王耀先生,我也想快点进去,看看有什么展品呢。“

”刚刚谁在说话?幽灵嘛啊啊啊啊吓死本hero了!“

”是我在说话啦!“

”你谁?“

”马修啦!“

大家就这么说说笑笑地在王耀的带领下走了进去。

“这里,就是大厅啦!上面的浮雕,就是我家的革/命先辈啦!”

“ve~很好的艺术品呢~”

费里西安诺跑到浮雕前,仔细地打量:“做的真好呢!”然后弗朗西斯也走了过去,两个人热烈讨论起使旁人一头雾水的艺术手法。

王耀四周看了看布局,然后拿起手里的地图:“上司已经重新装修过了,所以我不大熟悉路线,以前我常来这儿的。先去看看镇馆之宝“复兴之路“?”

“那是什么,耀桑?”

“啊,小菊,那个是关于我家近代史的展览。”

“近代史……吗?”

“对啊,公认的我家近代史是从1840年鸦——”

王耀正想说出鸦/片/战/争几个字,却没能说出口——还真不是为了怕得罪亚瑟,而是王耀的脑海里不由自主地闪过了几个画面,伴随着的是胸口极度的疼痛——他看到了虎门林则徐的身影,海边亚瑟的军舰,前仆后继死去的爱国志士,和哭泣的嘉龙……那些王耀从不愿意去主动回想的记忆不受控制地涌入脑海。

等到疼痛减轻,回忆跑出脑海后,王耀发现自己跪坐在地上,脸上有泪痕显现,手紧紧捂着胸口。他脸色苍白,汗珠顺着脸颊混杂着泪水滴下。

大家都围在他身边,都十分紧张,脸上写满担忧。

“耀桑,您怎么了?”

“小耀,是身体不舒服吗?”

“要不要叫医生?”

“奇怪,明明身为国/家是不会生病的。”

“刚刚说话的你谁?”

“马修啊!”

“我觉得,还是去叫医生比较稳妥,也许可以让王耀的上司看看,刚刚王耀的脸色真的不大好。”说着,路德维希走向大门。在他抓住门把手,作出拉门的动作时,他的脸色变了:“门锁上了?王耀,你有钥匙吗?”

“钥匙吗?我没有。好奇怪,怎么会锁上……”王耀感觉疼痛仍有余波,勉强支撑着答话,“上司在搞什么鬼?打个电话吧。”

王耀拿出手机:“小菊,你来打吧,我需要休息一下……”

“诶?好的,耀桑。“

菊在打电话的时候,王耀闭上眼睛,想好好休息一下。昨天晚上,他就没有睡好,梦到了过去的事情。没想到现在在这里大脑还会不受控制地回忆这些事情,再加上大门被锁……太奇怪了,太奇怪了。

“耀桑,没有信号呢!在下把所有人的手机都试了一遍!“

“什么?这里可是市中心,怎么会没信号?“王耀突然觉得一切都变得扑朔迷离,”那,先在里面呆着吧,上司发现我们老不出来,电话也打不通,就会发现出事了的。一会儿,我们接着逛吧。“

“可是王耀,你的身体真的没关系吗?我们现在这里休息一会儿吧。“

几个人就在这里围成一个圈,坐了下来。

由于坐着不说话太过尴尬,安东尼奥就主动打破僵局,想都没想随便抛出一个话题:“大家昨天晚上睡得怎么样?“话一出口,安东尼奥才发觉昨晚自己那糟糕的梦境,他竭力把那惹人哭泣的梦从脑海里敢开。

没想到的是,大家都不答话,各自沉默了。

“在下昨晚睡得,不太好呢……因为觉得不回答太没礼貌,菊只好这么说,“做了一个,很糟糕的梦,说是噩梦也不为过。”

令人震惊的是,回答本田菊的是九声:“我也是。”

“诶?大家都做噩梦了吗?”

“ve~是啊,特别让人伤心的梦!”

“确实是很糟糕,是关于过去的事情……”

“亲分也是啊!”

“本hero昨晚的那个梦真的是糟糕透顶了!

“是啊,该死的梦。“

“哥哥我也做噩梦了呢。“

“我也是呢。“

“这么巧吗?“阿尔说,”好奇妙呢!大家一起做噩梦?那梦,都是什么内容呢?“

此语一出,所有人都沉默了。

“是一些往事呢。但内容,我不想说。“菊说。

”可是,“王耀感到胸口的疼痛减轻了一些,”这一切,肯定有联系的吧?你们,不觉得奇怪吗?大家在同一个晚上做噩梦,被关在博物馆里,还有我刚刚——“

话音未落,突然一声巨响,吓得所有人都不由得跳起来。

“发……发生什么了?”

“ve~那是什么声音?好可怕的样子!”

地面开始发出白色的,闪的人睁不开眼睛,头发晕的极强的光芒。众人来不及反应,就失去了意识。

  ……

“哎呀……这是哪儿啊?”王耀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勉强保持着清醒 “这,这里是哪个馆啊?复兴之路吗?”王耀说着开始打量四周的环境,“怎么只有亚瑟和弗朗西斯在这儿?其他人呢?。

“哥哥我不知道啊,其他人都不知道去哪儿了。”

“红酒混蛋不仅变态还脑子有问题,王耀你不用管他。很明显刚刚的光是传送魔法,把咱们三个传送到了这里来。其他人可能是被传送到其它地方了。“

“魔法?亚瑟你疯了吗?你是司康饼吃多了还是哈利波特看多了?你再这样说疯话,就算哥哥我也救不了你。“

“谁要你救啊baka!“

“不不弗朗西斯,我觉得,亚瑟说的还是有点道理的。魔法不是没可能的,我能感觉到咱们大概已经被卷进一个大麻烦里了。“

……

二—鸦/片

  “所以说,咱们现在是在复兴之路这个馆?“

  面对王耀对于方位的判断,弗朗西斯问道。

  “是的。咱们现在抓紧往大门那里走吧,其他人应该也会往那里走的。“

  “王耀,你觉得,其他人也会像我们一样被传送到博物馆里的其它地方吗?“亚瑟问。

  “很有可能。咱们被关在博物馆里绝不是偶然,幕后必然有人操纵,但是幕后黑手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做,目前我们是不得而知的。“”的“字刚刚说完,王耀几乎是下意识地撇了一眼周围的展品,但是极为奇怪的是当他目光轻轻落在展品上的那一刻的同时,他的胸口再次一阵剧痛,眼前发黑,而他无意识看到的展品……

分别是一艘船的碎片,一杆被折断的烟/枪,和一块布满焦灼痕迹的石头。

王耀跪在地上——这次的发作比之前那刹那间的疼痛要严重猛烈得多,而大量的回忆也在涌上心头。王耀仿佛失去了控制大脑的能力,无助地陷入不受控的回忆的海洋之中。

烟雾缭绕中,还留着长辫子的王耀颓废地摊在床上,手里握着一杆装饰华美的烟/枪。他不再像从前或那样皮肤白皙,神采奕奕,健康爱笑,而是面色发黄,骨瘦如柴,双眼也失去了昔日的神采。

“大哥……“嘉龙,濠镜和晓梅忧愁地看着他们仰仗的大哥这样堕落。

“大哥,您不能再吸这个害人的东西了!“晓梅用带着哭腔的声音说道,”您看看这个家,已经成什么样子了?洋人都打上门来了!“她头发散乱,衣服上泛黄的油渍和已经干涸的血迹说明这个家已经在毁灭的边缘。

“是啊,大哥!”嘉龙说,“洋人都已经打到我那里了,向着福建,向着上海进发呢!”

“大哥,濠镜向来不愿意跟您耍脾气捣乱,但今日我必须要责备您了。”

“对不起……”王耀哭了,泪水顺着他枯瘦的脸颊滑下,”大哥我——“

”大哥!“三个人齐声喊着。

”我会尽力的……“王耀只能这么说。

……他也的确做到尽力了。

王耀亲自在前线督战,可是他的身体羸弱不堪,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眼睁睁看着一艘搜自家的船被击沉,一个个忠臣良将前仆后继地死去……对面那个金发绿眸的洋人,倒真是意气风发,得意洋洋的,多么叫人生恨。

最后,他不出意外地输了。

“喂,王耀。我大/英/帝/国可是要赔偿的哦。“

“你要我,怎么赔偿?“

“把香/港给我。“

“什么?!把嘉龙给你!“

“不给的话,你难道想再接着打?当然,我可是会奉陪到底的。“

“……你真是个残忍的人。“

“没办法,我的子民想要打仗,我便要打仗;我的子民想要香港,我便要从你手里把他抢走。“

……

“大哥,别哭了。“听说自己将要离开祖国和亲人,被英/国/人带走后,嘉龙让人意外地,温柔地抱住眼前哭泣的王耀,”嘉龙会等您把我接回来的。请大哥,务必不要让我等太久。”

“呜……嘉龙,你不要这么懂事好不好……大哥心疼你啊……”

“没关系的。我觉得英/国/人倒是不会做出伤害我的事情。大哥,嘉龙走了,您,可要保重自己,还有濠镜和晓梅……”嘉龙说着把视线转向了同样在哭泣的姐姐和弟弟,“你们两个,也要保重。”

嘉龙临走时,那一抹勉强挤出的微笑,和无法抑制流下的一滴晶莹泪珠,如同心魔一样缠绕在王耀的心上。

“嘉龙……”王耀啜泣着费力地吐出一个个字眼,“要好好吃饭啊!”

然后,那个绿眼睛的英/国,就走过来把嘉龙拉走,嘉龙却还依依不舍地不住回眸远望,想再多看一眼大哥和亲人,再多看一眼即使千疮百孔他也依旧热爱的家,再多看一眼,再多看一眼……

王耀望着弟弟离去的背影,下意识地拿过桌上的烟枪,狠狠折断了。

……

“啊啊啊啊!”王耀想要努力赶走这些占据在脑海里,如同猛烈的潮水一般一个接一个的回忆,“嘉龙,不要啊!”那时候的悲伤和愤怒涌上王耀的心头——但若只是悲伤,愤怒,痛苦,也许还就没有那么严重。继之占据王耀脑海,使他失去理智和判断能力的,是极其强烈的仇恨。

是对于亚瑟·柯克兰的仇恨。

王耀无法控制自己了,原本他还能理智地告诉自己,往事如烟,嘉龙也已经回来了,历史应该被铭记当作前车之鉴,而不是去仇恨。但随即这些理智就没淹没在仇恨的浪潮里——那一刻,王耀感觉身体不是自己的了。他的不受控制地被仇恨支配。

更雪上加霜的是,亚瑟此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伸出手想拉王耀一把:“王耀,你怎么了?不舒服?”

此时已经失去控制的王耀抬头看到亚瑟,就像一只饥饿的猎豹看到猎物一样,不假思索地扑了上去,重重一拳打在亚瑟的胸口上。

“咳咳……王耀,你干什么?”亚瑟强忍着胸口的剧痛,奇怪王耀好端端地为什么要突然打自己。弗朗西斯也慌了神,王耀这下手的狠辣程度分明是要不出人命不罢休的。

“王耀,你干什么啊?”弗朗西斯喊道。

亚瑟勉强定定神,看清楚王耀的脸色——他双眼充血,脸上布满泪痕,表情僵硬,唯一能读出的情感,只有仇恨——这全然不是王耀平时的样子。

“弗朗西斯——这不是王耀!“亚瑟惊恐地喊道。

其实亚瑟错了——这就是王耀,只不过并不是完整的王耀,而是王耀内心压抑着极端排他民族主义和仇恨罢了。

王耀一把推开跑过来想要制止自己的弗朗西斯,紧紧抓住亚瑟,掐住亚瑟白嫩的脖子。亚瑟感到脖子好像被钢圈箍住了一样,透不过一丝气,疼痛却蔓延开来。

“死鸦/片,”王耀呢喃着什么,“去死吧……这是你应得的……”

听到王耀对自己的称呼,亚瑟在那一瞬间里仿佛触电一般地明白了王耀失控的原因——王耀继续自顾自说着:“嘉龙,大哥是个没用的人……”

罪恶感已经如潮水般灌满亚瑟的心房,攻打中/国,抢走香/港,这些事情——历历在目……嘉龙的泪水,吸食鸦/片后失去健康的中/国/国/民,和炮弹下的血……

“王耀,冷静啊!”弗朗西斯勉强爬起来——刚刚摔得有些重,平衡了身子后,就立刻跑过来抓住王耀,“放手!”可是王耀的手好像被粘在了亚瑟的脖子上一样,无论如何也不松开,嘴里还念念有词,继续说着嘉龙,小香一类的字眼。

“粗眉毛你怎么了,都不挣扎一下!哥哥我可是在救你啊!”

突然,王耀松开了手,瘫坐在地上,理智刚刚恢复了一点点,双眼无神。亚瑟捂着脖子,咳嗽了半天。然后,弗朗西斯看到亚瑟失了神似的,用因为刚刚被掐过而十分沙哑的嗓音问:“红酒混蛋,为什么不让王耀杀了我?”

“哈?粗眉毛你疯了吗?”

亚瑟的眼睛里没有光彩,好像已经不是亚瑟了:“不……弗朗西斯,你听到王耀在说什么吗?他叫我鸦/片……还在不停地叫‘嘉龙’这个名字……“他看上去要么是被附体了却还保有着自己的意识,要么是已经彻底坏掉,眼泪顺着脸颊淌下。

另一边,王耀还没来得及反应发生了什么,心口的疼痛就不让人有片刻喘息地到来,回忆中的片段再一次不受控制的涌上心头。

……

大火,热浪,喧嚣。

圆明园中,火光冲天。

王耀伫立在火光中,麻木地看着亚瑟和弗朗西斯说着笑着,搬空自己的家,烧毁自己引以为傲的园子,伤害自己的国民。那么多精致的物件,铭刻秀美花纹的瓷器,一针一线仔细缝出的美丽衣衫,还有用上好的木头做成的家具,都尽数归了他们,这两个金发的侵/略/者,俊美的脸庞上洋溢着的是得意。但是有那么一刹那间,王耀觉得自己好像从他们的脸上看到了不忍,是错觉吗?

大概,是错觉吧。他们才不会闲来无事同情王耀,这个他们的手下败将,如同砧板上的肉一样可以任他们宰割的国/家呢。

烟熏的气味灼烧着王耀的喉咙,火舌舔舐着王耀的旗袍,留下焦黑的灼痕。王耀的心正是如同在被大火炙烤一般痛苦,有那么一瞬间他真希望自己能够就这样在火中沉沦,被火焰吞噬,不想去面对那该死的现实。

仇恨就像浓烈的毒药,灌满了王耀全身上下的血管。他原本恢复了些许的理智再次离开,他睁开双眼,思绪回到博物馆中,弗朗西斯正跪在亚瑟身边,亚瑟坐在地上,把脸埋进臂弯里。

失去理智的王耀直接扑了过去。弗朗西斯注意到王耀扑过来,连忙伸手抓住王耀的双手,想要制止他,然而弗朗西斯没有料到王耀的力气这么大,直接把自己撂倒。然后王耀用对付亚瑟的那一招掐住了弗朗西斯的脖子。

“住手,王耀!”亚瑟突然高喊道。

王耀听到亚瑟的声音,微微停顿了一下动作,但随即又开始往手上加力。

“别伤害那个红酒混/蛋!请,请来杀死我吧,王耀!”亚瑟说,“我的心口,好疼……好想什么都感觉不到……”亚瑟的手紧紧捂住胸口,眼里含泪。

此刻弗朗西斯确认王耀和亚瑟可能都被什么奇怪的东西附体了或者被下咒下药了之类的,因为他们两个都变得不像他们两个,很明显他们都失去了理智。

王耀松开了弗朗西斯,向亚瑟走去。弗朗西斯心里很是苦恼,他肯定不能让亚瑟就这么被杀。得想什么办法,让王耀恢复理智……

亚瑟则紧紧闭着眼睛,被疼痛折磨着。刚刚王耀第一次攻击他时他就有这种感觉了,然后关于那罪恶的回忆就会不由自主地流向他的脑海,自己无法控制,就好像自己的大脑不是自己的大脑了。但是,除了回忆,还有一些他从没见过但却莫名熟悉的画面——那个画面是在战场上,他自己被一根箭刺穿了胸膛。随即他感到胸口的剧痛,无论如何也无法消除。

他莫名其妙地希望自己能死去,仿佛只要死了就能赎罪,死了就能获得永恒的快乐一样。

王耀的手掐住了亚瑟的脖子。亚瑟从容地闭上眼睛。

弗朗西斯知道只剩自己一个正常人了,他必须让他们恢复理智。他想了半天,终于想起了亚瑟和王耀两人之间的那个关键人物。

“嘿,王耀!”弗朗西斯大喊道,“还记得1997年的7月1日吗?”

听到这个日期,王耀仿佛触电般的停下了动作。

“还记得吗?嘉龙他已经回家了!你实现了你的诺言!还有你,亚瑟,你已经把贺瑞斯还回去了!”弗朗西斯不确定自己这么说有没有用。

王耀和亚瑟感到自己有一部分理智回到了身体中,可是那部分理智实在是太少了。王耀低下头继续准备杀死亚瑟。

弗朗西斯明白自己别无选择了。他本可以给嘉龙打给电话让他安抚一下亚瑟和王耀,可是手机没有信号,所以弗朗西斯只能选择最粗暴的方式——将两人打晕。他绕到王耀后面去,正准备动手,王耀忽然回头,一把抓住弗朗西斯,摁到在地,顺势就要掐他的脖子。

弗朗西斯求救地看向亚瑟,却发现亚瑟根本没有看自己,而是闭着眼哭泣。弗朗西斯觉得自己完了。

突然,不知为什么,王耀的动作停下了。弗朗西斯连忙爬起来,防备地看着王耀。王耀捂着头,开始放声大哭。亚瑟也哭得更厉害了。

弗朗西斯不知所措地看着两人大哭,过了足足半个小时,两人才停止哭泣。

王耀抬起沾满泪痕的脸——弗朗西斯看到王耀恢复了正常,他能够感觉到王耀不再像之前“中邪”时的那样充满戾气。

“弗朗西斯……”王耀轻声说,“我刚刚……”王耀仍然记着自己失去控制和理智时所做的事情,“伤到你了吗?”

弗朗西斯摇摇头,心里暗暗庆幸,王耀终于恢复正常了。

“没有就好……”王耀低下了头,“抱歉,我——我刚刚也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就——”

“baka!baka!baka!”亚瑟也从臂弯中抬起头,脸上的红晕如同晚霞一般,“王耀,胡子混/蛋,刚刚你们看到了什么可都不许说!真是的,居然那样失态,还是在红酒混/蛋面前……不过,我们得好好探讨一下,刚刚那奇怪的情形了。”

“我同意,这实在是……太奇怪了……”

评论(6)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