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a

【aph/耀诞/all耀all】送给王耀的九个古诗段子

阅读前的说明:
含有cp:极东,红色,中华夫妇,中华兄妹,好茶,丝路,金钱
许多cp都是第一次写,有点手生,还望各位读者海涵。
最后,祝祖国生日快乐!祝王耀生日快乐!
1、夜深忽梦少年事,唯梦闲人不梦君。【极东】

“你看,月亮上有玉兔在捣药呢。”

“不,是在捣年糕。”

……

王耀蓦地从梦中惊醒,对于自己所做的梦的回忆,只模糊地剩下一些印象,比如明亮的月亮,和映照在地上清澈潭水一般的月光。可是,那两句话,却深深印在脑海中,格外清晰。

王耀知道,自己梦到了很久以前,记不大清楚的回忆。

坐在自己身边,与自己争论是捣药还是捣年糕的人,在梦里并没有被看清面孔。

到底是谁呢?

王耀不知道。

大概是不知道哪里来的“闲人”吧。

其实,王耀心里清楚得很,那个人是谁。那个拥有明月的夜晚,是王耀曾经认为自己过多少年也不会忘记的。

可是现在他成心想忘掉。

毕竟,他不愿意去想,那个温和的少年,后来变成了在自己背后留下一个触目惊心的可怖疤痕的魔鬼。

但是,他忘不掉的。

于是,他只好欺骗自己。

唯愿梦闲人,不愿梦故人。

2、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丝路】

如果你问王耀,这么多强大的国家,他最喜爱的,是哪一个,他会在深思熟虑之后回答“罗/马/帝/国。”

  为什么呢?

  因为现存的那些国家,都曾经或多或少地伤害过他。

  但罗/马没有,因为他早在几千年前就消失在了丝路的另一端。

  现在,丝路复兴,一/带/一/路也办得很成功。

  但是,在那条充满神秘异域风情,黄沙漫漫的丝绸之路上,再也没有故人了。

  他安眠于地下,安睡了许多年了。

  也看不到今日丝绸之路的辉煌,看不到故友的喜怒哀乐。

  王耀不在乎他看得见看不见了,他现在正代替着故去的友人把他们相遇的这条的路发展得欣欣向荣,就够了。。

  无论如何,丝路的故事里,永远会有他们二人的一段记忆。

3、 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中华兄妹】

“大哥,湾湾回家啦!”晓梅微笑着,甜腻腻地说出这句话,紧紧抱着王耀。

这个场景,一直存在于王耀的臆想里。

王耀希望,有朝一日,这个场景能从臆想变成现实。

而现在,王耀和其它33个中华儿女(注:此处33人指省拟)一同站在高山上,说着笑着,颇有一种共享天伦之乐的感觉。

王耀给了每个弟弟妹妹一支茱萸,他们把茱萸别在头发和衣襟上。

多了一棵茱萸——每回给弟弟妹妹发什么东西,往往都要多出来一份。就算这份多出来的东西的主人不来认领,王耀却也还是固执地多留一份。

所有人都心照不宣地知道,多出来的,是给谁的。

在千里之外的台/湾,晓梅独自坐在窗前,愣愣地出神。

她知道今天大哥和弟弟妹妹一起去玩儿,又要像去年,前年,大前年,不知道多少年前一样,多出来一支茱萸。

离家实在是太多年了,以至于晓梅忘了家的感觉。

但她从来都会铭记,家在何方。

4、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中华夫妇】(此处设定为王耀和王春燕一同代表中/国)

“生日快乐,耀。”

“生日快乐,燕子。”

国庆节的清晨,他们看到彼此第一眼后,就几乎是同时说出了这句话。

然后,他们相视一笑,心照不宣地给了彼此一个拥抱。

无需多言,只需一个眼神对方就能明白,他们为对方和自己过生日而感到欣喜。

因为他们已经共同走过了五千多个年头,此后,也会一直互相陪伴。

在大唐盛世的时候,他们共同看过人间繁华;在烽烟四起,群雄割据的时候,他们一同经历战火的洗礼;在近代的这一段血泪交织的历史中,他们一同承担痛苦与哀伤,也在和平到来后一同创造出国泰民安的太平盛世。

他们了解彼此。

就像现在,两个人同时过生日,他们却不给对方备礼物或是开宴会,只是十分平淡地继续工作,除了相望的时候二人含情的眼波。

细细品味这平淡,竟然不经意间带出了些甜香。

5、 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红色】(此处红色为苏中,苏露不同体)

  今年,是2017年。

  伊利亚离开的第26个年头。

  王耀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他时,他还是一个诞生不久的国家。那么小,那么软,有点无助地看着那时已经很强大的自己。

  漫天飞雪中,留下他的痕迹。

  在26年前,他倒在雪中,鲜血流淌在地上,刺眼的红与皑皑白雪形成鲜明的对比。

  陪伴他的,只有刺骨的寒风而已。

  王耀记得,自己在和他聊天的时候,说起菊花,说起描写菊花的诗句。伊利亚说,他最爱这句“何曾吹落北风中。”他说,如果有一天,自己要死去,那么他愿意这样死去。

  那时候,王耀不高兴地说他,叫他不要咒自己。

  却没想到,他确实早逝。

  可惜,他没能像菊花那样枝头抱香死。

  他死前,还是与冰冷的大雪和寒风为伴,吹落北风中。

  王耀把他葬在一片向日葵花田中,权当是了却他抱香死的心愿。

  坟墓前,花香中,王耀的双眼模糊了。

6、 数人世相逢,百年欢笑,能得几回又?【好茶】

  有时候,亚瑟会和王耀一起谈天,一起打闹。

  他们会一起喝茶,说着体己话,像最好的朋友一样。

  但那也只是像最好的朋友而已。

  他们认识很久了,大概,也有几百年了吧。

  这几百年,从来不是像现在一样,一起说着笑着,一派和谐景象。

  王耀知道,这个有点“口非心是”的绅士般的人,变成地狱使者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亚瑟从来不可能会像他那森林般的翠绿眸子表现出来的那样纯良。

  其实,说到底,哪个国/家不是个两面派,哪两个国家间又会有永远的情谊?

  但是,至少,现在还是和平的。

  那就够了。

7、 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红色】(此处红色为露中,苏露不同体)

  伊利亚死后,王耀见到了伊万。

  他们长得很像,王耀刚刚见到他时,有那么一瞬间,以为故人又重归了——可惜那只是幻觉。

  他们站在漫天飞雪之中,静静听着寒风呼啸而过,大雪飞舞着,打着旋儿落下。

  “这风声有点吵。在我住的地方,是没有这么大的风雪的。”王耀说。

  “是吗?但是露西亚很喜欢呢。露西亚最喜欢雪了。”

  “你和伊利亚很不一样。他就喜欢温暖的地方,并且经常抱怨雪地种不了向日葵。”

  “他现在已经和向日葵为伴了哦,但是露西亚还不想到他身边去和他一起看向日葵。”

  “……这是当然。”

  故园无此声,故人无此心。眼前的人,与伊利亚截然不同,同时他自己在竭力摆脱掉已逝之人的阴影。

  不过,王耀还是很喜欢伊万的这种有点傲气的性子。

  既然故人已逝,那么不如珍惜眼前人。

8、 自古多情空余恨,无情反被多情恼。【金钱】

  王耀和阿尔弗雷德之间的关系总是不那么平稳,而是一波三折。

  除了阿尔欠钱不还,王耀到处追债以外,他们之间的故事还要复杂得多。

  有人调侃他们如夫妻,会吵架不会离婚。

  这种言论,王耀听过以后,总是一笑置之。

  王耀心里很清楚,夫妻之间有着深厚的感情,可是他和阿尔弗雷德之间呢?

  衔接他和阿尔弗雷德的纽带,是利益。

  他们彼此都是带着些利益至上的色彩的人,佯装出多情的样子,掩盖住无情的心。

  多情有什么好呢?情深不寿的例子不在少数。

  还不如逢场作戏的无情来得安稳。

9、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耀中心】

  王耀的生日过得很开心。

  一天下来,热热闹闹的办宴会,收礼物。

  而现在,他独自坐在窗前,看着一轮明月,涌上心头的,是回忆,还是希冀?

  明明王耀独自承受了五千年的风霜,看破了红尘俗世,但却又离不了这点人间烟火气,放不下亿万子民和三十多个弟弟妹妹。

  他,真的是个矛盾的人。

  他闭上眼睛,对着月亮,在生日这天许下内心最深切的愿望——

  我愿十几亿子民幸福安康,国家繁荣昌盛,盛世太平,国泰民安。

  我愿三十多个弟弟妹妹都能每天幸福快乐,和谐相处。

  我愿湾湾早点回家,和大哥以及其余的兄弟姐妹团聚。

  我愿各个国/家都能相安无事,不要再爆发战/争,已经爆发的战/争能早点结束,世界和平。

  说到底,王耀不过是希望,所有人都能平平安安地一起眺望,那一轮明亮的月。

评论(3)

热度(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