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a

【aph/三体/全员向】面壁者 第十章和第十一章

1.本文为脑洞产物,与现实三次元无关
2.本文为黑塔利亚的三体设定au,也就是说是黑塔利亚的人物和三体的设定,三体中的人物是不会出现的。
3.会有私设,会有和三体原文设定不一样的地方
4.因为把三体的人物换成了黑塔利亚里的人物,所以肯定不可能和三体原文的剧情完全一样,大体上可能会差不太多(?)
5.人物性格我尽量把握好,但因为三体是很严肃的,不会像黑塔利亚原作那么欢脱,人物的性格会有改变
6.cp设定:耀燕,菊耀(菊单恋耀),红色组(友情向),米英,独伊,普洪,法贞,亲子分
7.会有角色黑化或死亡(为了不剧透恕我不能指出是哪些角色)
8.人设,非国设
9.这两章依旧高能,虐点低的小伙伴慎入,看完不许寄刀片哦我跟你讲(微笑)

  太空上的飞船里——窗外是一片漆黑,仔细看才会发现那细碎的璀璨星光。飞船里,安东尼奥和弗朗西斯面对面坐着,商量着些事情。

他们所处的,是旗舰。舰队中有许许多多的飞船,凝结了无数前辈和安东,弗朗,罗莎,艾米莉整个青春的心血。

“有飞船失联?这可不大妙。多久以前?”

“一个小时。”

“诶呀……这可真是……”

“我说弗朗,咱们要不要通知罗莎和艾米莉她们一声,让她们也帮忙想想办法?”

“这也行……告诉她们一声吧。”

安东尼奥刚刚给地球发送完讯息,就听见办公室外响起的敲门声。

“哦,安东,大概是丽莎来了吧。我还没见过这姑娘,她之前发消息说有事情找我商量,好像他们那个舰的伙食问题。”

“这样啊,弗朗。那我去开门啦。”

当安东尼奥打开门,让丽莎进来的时候,他和弗朗西斯都呆住了。

丽莎的模样很漂亮,有种健康的美,给人一种朝气蓬勃的清爽之感,她对弗朗和安东笑起来时,更是如同初升的太阳,清晨的露水——她也正是这样的年纪,十八九岁的光景。

她的容颜却让安东和弗朗不约而同地想起一个人。

那个已经在荒山上化作枯骨,自愿被世人遗忘但又才貌双全的绝代佳人,也是弗朗西斯·波诺佛瓦无法遗忘魂牵梦萦的毕生所爱——让娜。

她实在是和让娜太相像了,乍一看像,细看更像,笑起来时则尤其有让娜当年的风姿,简直是像让娜转世重生一般。

弗朗西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而他的双眸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悄悄湿润,往事一幕幕浮现眼前,他不由得将那个名字脱口而出:“让娜,是你吗?”这声音很轻,很轻,只有他自己能听清楚。

“我是丽莎。您好,波诺佛瓦先生,卡里埃多先生——请问波诺佛瓦先生,您刚刚说什么。很抱歉,我没有听清楚。”

“没什么,我什么都没说。丽莎是吗?不用称呼的那么生疏,叫我弗朗西斯,叫他安东尼奥就好啦。”弗朗西斯被丽莎的话语带回了现实。

他们在说完工作上的事情以后,弗朗西斯请求丽莎陪他们聊一聊。丽莎欣然答应了。

“丽莎,你长的很像哥哥我的一位故人呢。”弗朗西斯凝视着丽莎的脸庞,轻声说道。

“真的吗?哪里像呢?”丽莎的表情渐渐变得困惑。

“眼睛,头发,嘴巴,都很像呢,笑起来的时候尤其像,简直一模一样。”弗朗西斯喃喃地说着。

“冒昧问一下——我实在是好奇,那位故人,是?”丽莎似乎被勾起了好奇心,好奇着与自己很相似的这个人究竟怎样。

“是一个很好的姑娘呢。”安东尼奥说,“不过弗朗西斯和她更熟,就我来看,那个姑娘实在是不可多得的才貌双全的人。非常完美。”

“是吗?听你描述,好像是一个了不起的人呢!她的性格怎样?”

“她很阳光开朗,”弗朗西斯说,两眼却出着神,思绪已经飘离回了多年前和让娜共度的那段时光,“很爱笑,也很温柔,特别好相处。很聪明,在一些事情上有着特别的天赋。”

“这么说,她一定是个特别特别好的姑娘啦!要这么说,能和她长的像,我还是挺高兴的。她的性格也和我有几分相似,但也有不少不同呢。”

“是啊,”弗朗西斯趁着安东尼奥和丽莎不注意,偷偷拭去了眼角的一滴清泪,“哥哥我一直认为她是世上最好的人。也许这就是,她为什么会那么快就被上帝召走吧。”

丽莎的笑容僵住了,她意识到那个与自己十分相像的人已经去世了,而面前的二人,是在借自己缅怀逝去的故人。她不会因此生气,只是惋惜自己没机会和那个姑娘见上一面。

“诶呀,好了弗朗,难得和丽莎一块儿聊天,就别再说那些伤心的事情啦。说些开心的事儿吧。”安东尼奥看到弗朗西斯和丽莎大有要抱在一起痛苦的架势,赶紧想活跃一下气氛——他最讨厌人们沉浸在悲伤之中止步不前了,那样做根本于事无补,逝去的人也不希望会这样。

“开心的事情啊?哥哥我最近没什么开心事儿好说,不过安东你可是有啊——说说你家罗维吧。”

“罗维吗?可以呀。能爱上他,我自觉也是三生有幸呢!”提到恋人,安东尼奥的绿眸里立刻燃起了火焰一般地发亮。

“安东尼奥爱上了一个男生吗?”丽莎问。

“是啊,我不会因为这个躲躲藏藏不敢说的,爱了就是爱了,爱的是灵魂,不是性别。”

“我很赞同你这句话呢!”丽莎脸上又再次出现了朝阳般的笑容,“说说吧说说吧,我很想听呢。”

“我在和舰队一起出发之前给罗维表了白。他这个人呢,在我看来肯定是哪里都好,就是不够坦诚,听他说话啊,‘不是’几乎要当‘是’听——当然这只是大部分情况,他也会偶尔说回真心话——他说真心话的表现就是会脸红,好几次都是这样。答应我的告白的时候,脸红的和番茄一样呢!”

丽莎和安东尼奥的笑声在办公室里回响,弗朗西斯却依旧心不在焉,不过他也由衷地为安东尼奥和罗维诺高兴。

突然,凄厉的铃声划破了欢笑。三个人都停下欢声笑语,看向发出警报的地方——显示屏。

“糟了!有半数飞船都失联了!在这短短几分钟里?天啊……”弗朗西斯和安东尼奥看到这可怕的数据,心里都彻底慌了。

“这是什么情况?咱们现在居然什么都不知道!三体的水滴来了?”安东尼奥低声说着,“赶紧进入戒备状态啊!”

“快看窗外!”丽莎的声音已经在发抖了。

窗外,一个个飞船消失在耀眼的白光之中。

这光芒,在此刻三人的眼中是如此的明亮,几乎照亮了整个宇宙。

照亮宇宙的同时,也让他们的生命与幸福之路陷入黑暗的尽头。

“来不及了吗……”弗朗西斯此时反常地平静,轻声喃喃自语,”三体人,果然还是太强了啊……地球,难道真的是低等文明?让娜,我或许明白你为什么选择死亡了……可怜了年轻的小丽莎和安东啊……小罗维还在等安东呢……”

“不过,”弗朗西斯看向丽莎和安东尼奥,声音稍微大了一些,“哥哥我能和自己最好的朋友以及美丽的小姐死在一起,也是一种幸运吧……”

弗朗西斯闭上眼睛,紧紧抓住丽莎的手。闭眼时,他看见了让娜啊,让娜的笑容,是那样灿烂啊,比太阳天狼星银河系都要明亮,比璀璨的星河还要美丽.

他很快就会和心爱的让娜相遇在死亡的黑暗中了。

安东尼奥紧紧握住了衣兜里的戒指——他打算从舰队回去就求婚的呀,现在罗维永远也等不到他了。“对不起,小罗维啊。我食言了,求求你,忘掉我吧,不许等我了。”他知道罗维诺永远也不会听到他的这句话,但他在心里默默祈祷,让罗维诺遇见更好的人。

安东尼奥记得,那片广阔的番茄园,熟透的鲜红番茄那般可爱,却可爱不过身旁恋人的脸。清风徐徐之中,那时候爱情的种子就已经在两个人的心里生根发芽。

假如有下辈子,罗维,我一定要再次和你相遇,和你一起种番茄,听你骂我混蛋。但这辈子,罗维一定要好好的呀,不许记着安东我了,安东我是个说话不算话的混蛋,不值得你记一辈子的呀。

白光吞噬了所有的飞船,把那许许多多年轻而又鲜活的生命,都尽数送到死神的国土。

安东尼奥,弗朗西斯和丽莎的故事是悲剧,可是在这些舰队之中,又有多少个和他们同样悲惨的悲剧呢?

或许,他们在此时早早死去,是一种幸运——未来的故事不会温柔只会更加残忍,绝望之中真的有希望的微光吗?

十一

罗维诺做了一个梦。

在梦里,他独自站在番茄园中,可是所有的番茄都尽数凋零。风儿也不温柔,刺骨的冰冷像利刃扎在罗维诺的身上。空中还有腾腾雾气,起初是薄雾,但这雾气越来越浓,淹没了番茄园和四周的房屋。罗维诺心里越发的不安,他开始奔跑,迷雾重重中他却什么也看不见。他不知道自己要跑到什么时候,但梦中的潜意识告诉他他在找寻一样东西。

可那是什么东西呢?他自己也不知道。

他只能一路狂奔,而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如此疯狂地奔跑。他妄图拨开迷雾,但雾却越来越浓。他感觉到自己已经筋疲力尽,喘不上气,再跑不动了。

他想坐下休息,可腿还在不听话地奔跑。

他跑呀跑,跑呀跑。好像跑了一个世纪那么久,好像快要把腿跑断。

直到浓雾渐渐消散,他看到自己的目的地。

那个自己要追寻的东西。

那是一双绿色的眼睛,柔情比春水更多,坚毅令岩石崩碎,可那背后是厚重的悲伤,让人心碎。

突然,白光闪过,那双绿眸消失在了白光之中。

罗维诺蓦地惊醒,从床上爬起来,心脏突突地跳个不停,一身的冷汗。这个梦境也算不得噩梦的,顶多算是个奇怪的梦而已。但是罗维诺不知道为什么,十分地不安,半天才让自己冷静下来。

最让他在意的,是那双绿色的眼睛。那双绿眸给他的是这样熟悉……

最后,罗维诺恍然大悟:“这是那个混蛋的眼睛啊!”

想到这一层他的内心更加的不安,但他摇摇头试图驱赶这种攫住自己的恐惧感。“我才没有担心那混蛋呢,”他说,“那混蛋怎样我才不会管呢!临走前这个混蛋还赚了老子的吻,气死老子了啊!”

现在天已经亮了,他穿好衣服洗漱完毕,想着费里西安诺已经把早餐准备好了,就下楼走到客厅去。

早餐确实已经在餐桌上摆好,可是却早已凉掉。费里西安诺愣愣地站在那里,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视,眼睛上好像还蒙上了一层水雾。

“喂,笨蛋弟弟!在那里愣着干什么呢?早饭凉了也不知道热,真是——这破电视里有什么东西这么吸引你啊?”

罗维诺走到电视机旁,想把费里西安诺拉走去吃早饭,却看到了电视里的内容。

“现在是早间新闻时间。今日头条,地球舰队被三体的秘密武器水滴袭击,被尽数销毁,舰队里的一千多人人全部牺牲,无一生还——由联合国亲自指派的舰队队长弗朗西斯·波诺佛瓦和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也一同为人类捐躯。一千人的尸体无法找回,已经随飞船化为灰烬。愿他们的灵魂能够在宇宙的黑暗怀抱中获得永远的安眠。”

“哥哥啊……”费里西安诺的声音已经在哽咽,“安东尼奥和弗朗西斯哥哥,他们都……”

“笨蛋弟弟,我看到了呀……混蛋,混蛋!三体人他娘的是混蛋,安东尼奥更是……更是混蛋啊!说谎的混蛋!我才没有为那混蛋伤心呢,我眼睛进了沙子,仅此而已啊混蛋!”罗维诺的脸上已经布满了泪水,可仍旧嘴硬地说自己半点也不伤心,“那混蛋……答应我要听我骂他一辈子混蛋的,结果他……啊啊啊混蛋安东尼奥!”

罗维诺有些语无伦次,他坐在沙发上抱着头哭泣,偶尔会冒出几句混蛋之类的骂人话。费里西安诺意识到失去恋人的哥哥已经几近崩溃。他无法规劝,无法安慰,费里西安诺没有恋爱过,不知道失去心爱之人的感觉是什么,只知道那是刻骨铭心的痛罢了。可是想到爱情恋人什么的,他的脑海里会无端闪过一个金发蓝眼的人的高大身影。

……

弗朗西斯和安东尼奥的追悼会在舰队基地进行。面壁者,协助者,联合国的人,再到普通的老百姓,许许多多的人,身穿着黑色的肃穆丧服,默默无语地走到纪念碑前,鞠躬,悼念,哭泣。

基尔伯特是弗朗西斯和安东尼奥最好的朋友。得到这个消息时,他的反应大的吓人,最后是伊丽莎白把他给制止住的。今天,在追悼会上,他再一次失控,无法遏制地哭泣,伊丽莎白只能紧紧抱住丈夫,让他不要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尽力用言语安慰他,尽管在此时此刻任何话语都是苍白的。

艾米丽和罗莎也曾和安东尼奥以及弗朗西斯共事多年,她们自然也都非常伤心。艾米丽的眼泪停不下来,呜呜咽咽地靠在罗莎身上哭泣。罗莎反而非常平静,平静地叫人担心——之前亚瑟的事情已经是给了她一个重大的打击,而现在她又失去了两个朋友,天晓得她的精神压力有多么大。可是她坚强的可怕——她看上去柔弱不堪,可内心坚如磐石。她平静地对待着生活的不幸。

罗莎想起了以前四个人一起打拼的时光,而现在四个人中两个已逝,为之付出一生的舰队也几乎被毁坏殆尽。这一回合,人类惨败了。她也想起了哥哥亚瑟·柯克兰。小时候,自己和亚瑟就和弗朗西斯认识。从小就一起玩儿,从小就看着哥哥和弗朗西斯吵嘴打架,从孩提一直到成人,一直到三个人都成为了才华横溢的精英,亚瑟和弗朗西斯见面时还会像幼稚的孩童,互骂互打,揪胡子揪眉毛。再看看现在的两人,一个长眠于星辰之侧,一个大脑被送上太空生死未卜。

假如世上真的有注定的命运,那么这命运的书写者一定是个无比残忍的人。这个人一定以折磨世人为乐,以血泪为食,以痛苦悲伤为养料而活。

评论(3)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