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a

【aph/三体/全员向】面壁者 第八章+第九章

1.本文为脑洞产物,与现实三次元无关
2.本文为黑塔利亚的三体设定au,也就是说是黑塔利亚的人物和三体的设定,三体中的人物是不会出现的。
3.会有私设,会有和三体原文设定不一样的地方
4.因为把三体的人物换成了黑塔利亚里的人物,所以肯定不可能和三体原文的剧情完全一样,大体上可能会差不太多(?)
5.人物性格我尽量把握好,但因为三体是很严肃的,不会像黑塔利亚原作那么欢脱,人物的性格会有改变
6.cp设定:耀燕,菊耀(菊单恋耀),红色组(友情向),米英,独伊,普洪,法贞,亲子分
7.会有角色黑化或死亡(为了不剧透恕我不能指出是哪些角色)
8.人设,非国设
9.这两章可能有人物性格崩坏(可能有,我自己觉得还好,已经在尽力了,因为必须这样才能推动剧情,但每个人对于角色理解的不同可能会觉得有的地方有点崩坏吧)
10.这两章高虐,高虐,高虐,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我跟你说我不接受刀片哦(手动微笑)

“早啊,亚瑟,你看到伊万了吗?”阿尔弗雷德出奇地醒的很早,他心里好像被一片愁云惨雾笼罩着,总之就是十分的不安。

“阿尔弗雷德?起得这么早?平时你都恨不得快中午了才起啊。伊万没有看见啊,是不是出去了?”亚瑟对阿尔弗雷德说,“你这么一说,心里还真是有点在意呢。哎,我也好想对他道歉啊。不过前几天没说出口,最近也就慢慢越来越说不出口了。不如,去看看他?我,我才不是关心那头蠢熊——我,我只是……”亚瑟噎住了,“好吧,我确实对不住他。”

“我们去找他?”阿尔弗雷德问。

“好啊,走吧。可,我……”

“诶呀,你们英国人一个个都这么含蓄得要死吗?大声说一声抱歉很难吗?不理解你们是怎么想的。走,本hero带你去找他!”

“那……走吧。”

“走!”

阿尔弗雷德兴致勃勃,即使睡眠不足仍旧精力充沛地拉着亚瑟——实际上他几乎无时无刻不是精力充沛的。他们去了伊万原来的家,发现没有人。去了伊万常去的餐馆,还是没有人。最后,他们也不知道该去哪里找人了。

“我说,阿尔?咱们要不要改天再说?折腾了大半天我也累了。”

“不行啊!又改天,这句抱歉什么时候能说出口啊?不过倒是可以先休息一下。我肚子也饿了。”

“饿了?要不要我给你做吃的?”

“啊?不不不,谢谢了谢谢了,本hero还不想死呢!你做的司康饼都快赶上生化武器了!”

“怎么说话呢?真是的。不爱吃算了,又没说要特地做给你吃。我的司康饼明明那么好吃!”

“你的味觉?算了吧——对了,本hero有个主意,要不要拿你的司康饼来对付三体人啊?哈哈哈哈哈……”阿尔的笑声一如既往的魔性(抱歉,实在找不出更好的形容词了),“本hero果然是天才!要不这就去把你的司康饼给舰队送过去?弗朗西斯和安东尼奥他们一定会特别开心的!”

“喂喂,你快把嘴闭上吧!”

“亚瑟怎么这么凶啊?平时不是挺温和的吗?要绅士啊亚瑟,哈哈哈哈……不过就算想送司康饼也没办法,飞船都派出去了,也没办法送。”

“呃,是啊……”亚瑟突然愣了一下,这让捕捉到这点细节的阿尔弗雷德心里越发的不安,“对啊,是都派出去了。”亚瑟说。气氛在那一瞬间有些凝结,但旋即又被阿尔那从来没有合过时宜的大笑声打破。

他们在想了半天以后,决定打个电话给王耀。伊万和王耀关系一直不错,在三体人的事儿闹出来之前就是笔友了。王耀的答复是,他没有见到伊万,伊万最近也没给他来信。他也觉得不对劲,决定和王春燕一起到阿尔弗雷德和亚瑟那儿去看看,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

“王耀真是一个可靠的朋友,听说伊万有事就立刻赶过来。对吧亚瑟?”阿尔和亚瑟回到三人同住的家以后,亚瑟似乎是为了缓解心里的压力,泡了杯红茶,表面波澜不惊,心里估计早已翻江倒海。阿尔随便说了个话题,虽然特别地不合时宜,但是已经在尽力化解尴尬了。

“呃,嗯。”亚瑟的心思压根就不在这里。他的思绪,不知道早已飘到哪里去了。

“说话啊亚瑟,本hero可不大高兴你这个态度啊!”

“我刚刚是走神了。”

“其实啊亚瑟,你也是本hero的可靠的朋友啊!”阿尔弗雷德已经完完全全注意到亚瑟的不对劲,再加上心里那浓浓的不安……他不想再冷嘲热讽,也摘掉了一直戴着的面具,不知是什么让他能够这样暴露在亚瑟面前。

可是,面具戴久了,也许就摘不下来了。

阿尔弗雷德直率了一回,他希望亚瑟也能直率一下,有些回应——毕竟前路迷茫啊。

亚瑟终于心口如一了——“你也是我的朋友啊。”

突然,阿尔弗雷德的电话响了——说是联合国那边有急事要找他。于是阿尔弗雷德就只好匆匆离开了。

亚瑟一个人愣愣地坐在那儿,现在已经是快到黄昏时分了,黑压压的乌云说明现在快要下雨了。亚瑟的心里有种窒息般的难受——伊万,对不起——我不该怀疑你——为什么自己的性子要这样别扭——亚瑟突然开始怨恨自己……

“柯克兰,听说你在找我?”大门突然被打开,门外站着的,正是亚瑟和阿尔找了近一整天的伊万·布拉金斯基。他脸上的表情是那样阴郁,微微泛红的眼眶不由得让人怀疑他是不是哭过。

最令人不安的是——他手里拿着枪。

“伊万——”亚瑟猛地跳起来,他心里真的在愧疚了——为他自己的怀疑,为他自己生来难改的傲。

“柯克兰,别叫这个名字,好吗?”

“你……什么时候,开始用姓称呼我了?叫我亚瑟。”

“我拒绝。我也不希望你叫我伊万,假如你非要这么叫,我也没有办法,反正这都不重要了。”

“你……手枪哪来的?你又是如何拿着它闯进来的?”

“问到点子了,柯克兰。你说呢?”

“……我不知道。”

“好吧,无所谓。”

“你讨厌我吗?”

“不讨厌,我恨你,也恨琼斯。”

“不……伊万。我要对你说——”

“道歉吗?不对,不可能你的性子那么高傲,又倔强地一意孤行,不会道歉的。”

“我——”

“亚瑟·柯克兰,我是你的破壁人伊万·布拉金斯基。”

“什么?!”

“亚瑟·柯克兰,我是你的破壁人伊万·布拉金斯基。你的真实意图是造出量子化武器,然后借用你妹妹罗莎·柯克兰的飞船,用这武器袭击人类的太空舰队,使其量子化,最后让量子化后的太空舰队与三体人作战。”

“你——图纸——偷听——”

“呵呵,那次图纸丢失我可没偷,我是刚刚去偷看的,你的防范措施不错,按理说都是猜不出来的——三体人要是没有像我这样的人类叛徒,还真是不行——我了解你,亚瑟·柯克兰,你的专长和论文很多是量子相关,你肯定会用上专长,图纸基本没什么用,只是幌子罢了,蛛丝马迹只有一点点罢了。真正有用的,还真是那次的偷听和罗莎的那里的一些东西——一点点能推出你的破绽——”

“伊万,你……对不起,伊万!“

“对不起……”伊万默念这三个字,紫水晶一样的眼睛呆呆出神。“对不起,我该对你说吧,亚瑟。当然,你也该对我说。我是被你逼的背叛的——eto这招玩儿的好啊,离间计真的——我是个傻瓜——被你冤枉后我心里一直难受,你戳到了我的痛处……”

儿时的阴影会影响一个人的一生。多年前伊万的母亲对伊万的不信任,间接使得现在的伊万因此而背叛人类。不被信任是伊万心中的一道伤,他会格外注意,而亚瑟触碰到了,伊万抑制不住内心的黑暗面,三体人和eto暗地里对伊万的威逼利诱……造就了现在的结果。

  “三体人和eto他们……本来想让我解决掉你的……”伊万的手枪对准了亚瑟,“可我不会下手的。我就算杀了你eto那边估计也会除掉我的……我是个笨蛋,把自己逼上了绝路……我,要收手了呢……你真该早点对我说那句抱歉的……亚瑟,你如果能再坦诚一点……我也不会这样……这是咱们两个大笨蛋一起造就的结果吧……”

“轰隆”一声巨响,打雷了——大雨如同瓢泼一般。

而此时,伊万的身后传来了鞋子踏过积水的声音,随后便是一声:“伊万·布拉金斯基!别开枪!”

是王耀和王春燕。他们两个浑身湿透了,狼狈地一路小跑。

”燕子,你到那边去避雨,这儿交给我!”王耀让春燕去一边躲雨,然后奔向了伊万。

“伊万,你这是干什么?快把枪放下!”王耀说,“有话慢慢说!亚瑟他怎么得罪你了?”

伊万看到王耀,情绪更加不稳定,他哭了,可他似乎不愿意把软弱的一面展露在亚瑟和王耀面前。“王耀,你——”他本想质问王耀为什么不回信,但他终究放弃了——那都不重要了。“我是个叛徒——我为什么要这样——好后悔……”

在伊万正准备放下枪的时候,忽然间迅雷不及掩耳势枪发出一声爆响闪出点点火星——走火了。

亚瑟的惨叫声仿佛要把人撕裂。

那个金发绿眸的英俊英国青年,失去了他的俊美风姿,倒在一滩血泊之中。

王耀,伊万都愣在了原地。

血,殷红的鲜血,染红了地板,染红了金黄的头发,染红了白嫩的脸颊……

“不,我都做了些什么……”伊万悲伤绝望地喊着,然后拿起枪,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唯有死亡能拯救他的灵魂。

“你干什么?伊万·布拉金斯基,你听好了,给我把枪放下!”王耀表面这样凶巴巴地喊着,可泪水已经不争气地划过脸颊,他心里也十分迷茫,面对此情此景,他除了哭喊却无能为力。

“我必须死。别无选择。”

“砰!”

……

后来,王耀失去了理智似的跪坐在地上,失了神,只是在那儿默默哭泣。春燕能够强压着悲痛理智地打急救电话——枪并没打中亚瑟的要害,亚瑟还有呼吸——虽然是濒死。伊万是没有任何可以挽回的余地了。

王耀的脑子里一片混乱,不断闪现的,只有四个字——这不可能,这不可能,这不可能……伊万·布拉金斯基绝不可能会死,亚瑟·柯克兰也绝不可能会死……可是他们有、两个都犹如断线的提线木偶,毫无生气地倒在鲜血之中……

雨声淅淅沥沥颇有些聒噪,王耀的头开始痛,泪水已经哭得快要哭不出来……

然后的事情,就很模糊了。王耀模模糊糊地被一双柔软的手——那手为什么那么柔软,那么让人安心,手心里的温度又是那么温暖,暖了人的心肠——被那双手拉起来,被拥在怀里,这臂弯是王耀一生以来除了母亲的话语第二个能一直依靠的港湾。

是王春燕在抱着他啊。

春燕也在哭,滚烫的泪水打湿王耀的脸颊。她的气息能带给王耀一种不可名状的感觉。“耀,亚瑟他没死……别哭了……耀,我带你回家,你的头有点烫呢……”

“燕子……带我回家……”

王耀抬起头,他看到了脸上带着斑斑泪痕,头发衣服都被雨水打湿,但仍不减一点风采甚至更加楚楚动人的春燕。春燕那么美,那么温柔,她是王耀目睹过这一幕残酷的人间悲剧后最后的安慰。

王耀吻了王春燕,情不自禁地凑上嘴唇,吻在春燕唇上。这种感觉,能让王耀暂时忘记悲伤。

……

阿尔弗雷德接到亚瑟和伊万的消息时,着实吃了一惊。他发现现在发生的一切都是远远超出他意料之外的。他几乎是想马上飞到亚瑟身边去看看他的伤势,但是联合国中其它管理三体事务的要员先把他叫了过去。

他们通知了阿尔弗雷德一些事情——是通知,不是商量。

大体概括一下,就是亚瑟的伤势非常不容乐观,几乎是苟延残喘,虽然刚被枪打中的时候没死,又有春燕的及时抢救,但伤势过重可能剩不下几天的寿命。但是联合国的那帮人想出了一个方法来救亚瑟——让亚瑟参与阶梯计划。

阶梯计划,其实就是人类往三体那里送间谍。他们准备送亚瑟去——亚瑟快死了没错,所以他们决定——

只送大脑。

阿尔弗雷德难以置信联合国的这帮人会对一个将死之人这样残忍,但或许到了三体人那里亚瑟会有一线生机。

亚瑟被送走之前,阿尔弗雷德最后去看了他几眼。亚瑟仍旧昏迷着,谁也不知道等待着他的命运究竟是什么,送上太空以后他又会如何。

阿尔弗雷德站在亚瑟的病床前,难以抑制地哭泣。他轻吻了亚瑟的额头,那是他最后能送出的祝福——愿亚瑟的前路能一片光明。

然后,亚瑟就被送走了。

不知道再次相见的时候,会是怎样呢。

亚瑟作为一个面壁者,他的计划惨败了。这是由于eto的离间和他自己的错误决定——他会成长的,假如他能在阶梯计划中活下来。只是这成长的方式太残酷而已。

阿尔弗雷德失去了伊万,失去了亚瑟,再次孑然一身。

是谁说过,英雄注定孤独?*

(*这句话好像是黑塔鬼里的话,这里借用)

王耀回家以后大病了一场。淋雨加上情绪的大幅度波动,让他感冒了。

感冒也称不上“大病”,可是王耀从小到大也得过不少次感冒,没有一次像这一次这么难受。他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时而清醒,能和春燕,菊说上几句话;时而神志不清,半睡半醒——此时他的眼前会出现说是梦不是梦,说是幻觉不是幻觉的影像——伊万和亚瑟倒在血泊中,伊万临死前说的那番话,那含泪的紫眸;亚瑟那贯穿长空的惨叫……王耀亲眼看到这一切,那种在心上砍上一刀的疼痛,说不出来。

他会梦呓似的呢喃,叫伊万别死,叫亚瑟躲开走火的枪——还有道歉和愧疚,其实他什么也没做错,内疚的源泉是因为自己几乎完好无损地活了下来而伊万死去,亚瑟重伤昏迷。这时候,春燕就会紧紧抓住王耀的手,说:“耀,别怕,我在你身边。”

然后王耀的症状就会减轻,脸上挤出一个微笑。

菊会默默地注视,悄悄地走到一边,脸上带着自嘲的笑——他知道王耀吻了春燕,也很清楚地明白耀不爱自己。

后来,王耀的病终于好了,但还是落下了会经常做噩梦的奇怪的病根。

王耀想起了自己之前吻了春燕的事情,画面映在脑海里,使得王耀的脸庞都觉得热烘烘的。他对春燕提起,春燕一笑置之。

以后,他们两个就是一对情人了。

王耀得知了自己在大病期间的新闻,对于阶梯计划,他只能为亚瑟叹息。王耀错过了伊万的葬礼——不过这倒好,他现在的状态是无论如何也承受不起在葬礼现场的那种悲痛的。

在这场风波刚刚平息下去的时候,新的灾难又接踵而至……

(停更通知:嗯...最近要出国玩七天,所以这七天都更不了, 不过放心回来以后我会继续更的,就目前来说我是不会坑掉的)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