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a

【aph/三体/全员向】面壁者 第六章


1.本文为脑洞产物,与现实三次元无关
2.本文为黑塔利亚的三体设定au,也就是说是黑塔利亚的人物和三体的设定,三体中的人物是不会出现的。
3.会有私设,会有和三体原文设定不一样的地方
4.因为把三体的人物换成了黑塔利亚里的人物,所以肯定不可能和三体原文的剧情完全一样,大体上可能会差不太多(?)
5.人物性格我尽量把握好,但因为三体是很严肃的,不会像黑塔利亚原作那么欢脱,人物的性格会有改变
6.cp设定:耀燕,菊耀(菊单恋耀),红色组(友情向),米英,独伊,普洪,法贞,亲子分
7.会有角色黑化或死亡(为了不剧透恕我不能指出是哪些角色)
8.人设,非国设

  自从从联合国那里回来以后,王耀就陷入了窘境。

  不是为别的,是因为他始终头脑空空,没有任何点子,为此他甚至还会有点愧疚,觉得自己拿着联合国的钱,实在是对不住。

  伊丽莎白和亚瑟似乎都胸有成竹地各自去工作忙碌,而费里西安诺那人看着单纯,其实鬼点子不少,先要了一套漂亮房子,然后又要了些钱,日子过得滋润,也不干活儿。

但其实,费里西安诺做的反而是最好的——谁也猜不出来这位有点花花公子气质的年轻人要干什么。

不过呢,王耀这边倒是也有王春燕和本田菊帮着忙。虽然没有什么对抗三体人的点子,王耀就继续做研究,说不定还能找到一点灵感。

为了方便工作,联合国干脆安排协助者和面壁者住在一起,所以王耀也不会寂寞。

每天早上起来,也不用去大学里教课,只需和春燕在墨香浓郁的书房中忙碌,点子互相碰撞产生无数火花,交换意见谈论学术可以从黄昏时分残阳如血聊到深夜星光花前月下,再聊到晨旭朝阳晨雾朦朦。

王耀有时候会想,王春燕陪在他身边一起研究,有红袖添香不过如此。但是,春燕的才能学识可不只是红袖添香——谁给谁红袖添香还不一定呢。想到这里,王耀会忍不住捂嘴轻笑,是自嘲还是暗生爱意?王耀他自己也不很清楚。

但是本田菊就被排除在外啦。他不是学者,只是个政客,既不懂物理化学公式,也不懂风花雪月文采精华。他在日/本政府里能混到联合国都知道他名气,靠的是他自己的才华与政客特有的勾心斗角——当然了,他擅心计却不喜心计,却又不得不去应付险恶人心。

只是,被儿时最亲爱的大哥冷落,那滋味一点不好受。春燕是很好的女子,不是寻常人物,也只有她这样不凡的人才能配得上大哥——本田菊尊敬春燕,只是……菊知道王耀和春燕一起研究读书时,互相看对方的眼神是那么相似——脉脉含情犹如月光下的水波,犹如让柳枝微扬的徐徐春风,相比之下他自己更像是个多余的人,

菊知道他喜欢大哥,从小时候起就开始喜欢了。从小和大哥一起在竹林玩儿,听到大哥的布鞋踩在地面发出的清脆响声,柔和的话语能让自己立刻安心,他常常去揪大哥那留长了的辫子——那时大哥还觉得奇怪,因为菊一向乖巧,从不淘气——因为菊在电视里看到,男孩子总喜欢去捉弄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往往是要抓女孩的辫子。

菊长大了以后,对王耀的感情没有改变,只是越发的执着——他不再叫王耀大哥了,因为他明白这感情不是兄弟情,而是恋人之间的感情。他也能感觉到,王耀一直像对待兄弟那般地待他,对菊王耀只当他是弟弟,菊却巴望着有朝一日能做王耀的情人。

菊只把这爱情深深藏在心里,不敢说出来,还怕要人发觉,只是会偷偷地多看几眼王耀的绰约风姿,然后就急急地把眼光收回。王耀和春燕却会互相偷看,眼波温柔得像江南的秀丽丝绸。菊心里很伤心啊,在夜半无人的时候,他会偷偷地哭,不敢发出一点声音,拿歌德的名言安慰自己——“我爱你,与你何干?”

可有怎么可能无关呢?

菊和王耀从一开始就不是一路人,分道扬镳只是时间的早晚,他们一个学者一个政客,两条不同的路注定了他们的不同,王耀遇到了和他志同道合的春燕,而菊仍是孤身一人——他的心已经完完全全给了王耀,不会再改变。

王耀在悠闲做着研究,亚瑟和伊丽莎白却已经开始实施他们的计划。

亚瑟拉上阿尔弗雷德和伊万,从联合国要了钱和人,自己开始在工厂里每天不知造些什么。亚瑟瞒着阿尔弗雷德,也瞒着伊万,对工人也从不透露全部的内容。

他暗地里去舰队的地球联络站见了妹妹罗莎·柯克兰,此时弗朗西斯和安东尼奥他们已经顺利和舰队飞上太空。

凑巧的是,阿尔弗雷德和伊万也去了舰队的地球联络站——阿尔弗雷德去看自己的姐姐艾米莉,伊万的姐妹冬妮娅和娜塔莎也在那儿工作——不过阿尔弗雷德是想念自己的姐姐,伊万却是被娜塔莎一封信一封信催过去的。他的妹妹娜塔莎可不是个省油的灯,自己和冬妮娅又关系不大好,去的时候也非常不情愿。

亚瑟是偷偷来的,没有走正门,从偏门进去,和罗莎在昏暗的地下室里碰了面。

“哥哥,你这是干什么?”罗莎十分地不解,不明白自己明明差不多可以算是是这里的最高指挥,却还要和做贼一样躲躲藏藏——当然了,她的确做了一些不能被别人发现的事——曲率驱动飞船的研究。

“罗莎,我来是……和你商量一些事情。”亚瑟有些吞吞吐吐的。

“什么事情,快点说吧。”

“你和我说过的,曲率驱动飞船,有没有——?”

“问我这个干什么?联合国不是禁了吗,我怎么敢再研究呢?”罗莎脸不红心不跳地对哥哥撒着谎——她心里当然不大舒服,但是想想哥哥现在是面壁者,搞不好也在骗自己,自己也不算太过分——她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你真的没再做?”

“当然没有。”

“骗人。你肯定做了相关研究,而且之前舰队里的那些普通飞船你也没有全送上太空,而是留了几个当后手,对吧?”

“哥,你——”罗莎发现自己的那点事情全被哥哥猜出来,心里立刻开始紧张,心跳也在加速——哥哥是不会把自己揭发给联合国的,但是哥哥现在身为面壁者,利用职权来限制妹妹……虽说亚瑟不是那样的人,但为了亲人也说不好的。

“哦?我都猜对了?果然啊,知妹莫若兄。”亚瑟发现自己胡乱猜的竟然都歪打正着,心里不由得大大高兴起来。不过,妹妹在做的事情,他也很担忧,这不是一条好走的路啊。

“哥,”罗莎心里挺不甘心,还有些不服气,那么她一定要赚回来,“我说你这次来找我,不会就是为了质问我吧?确实,曲率驱动飞船的事儿,是我自己干的。留下几个飞船,是我和弗朗西斯的主意——当然了,是我先提出来的。弗朗西斯很同意我的想法——安东尼奥和艾米莉那两个心思简单的家伙还不知道,我也瞒着他们呢。不过,哥哥你的真实意图到底是什么?管我要飞船吗?为什么不直接去和联合国说呢?”

就在他们兄妹谈话到这里的时候,一个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误打误撞进入了这里,而认真谈话的罗莎和亚瑟压根没有注意到这个人——伊万·布拉金斯基。他和阿尔弗雷德一起来这里看望姐妹,阿尔和姐姐的感情倒是好的叫人羡慕,但伊万面对冬妮娅和娜塔莎可很头疼。冬妮娅倒还好,娜塔莎一天到晚追着伊万“哥哥哥哥”的,也很烦。

艾米莉心血来潮,提出要和冬妮娅,娜塔莎带着阿尔弗雷德和伊万参观联络站。伊万趁他们在参观的时候,就开溜了,想找一个没人的地方,可又不熟悉地形,走着走着就来到了地下室,听到了这本该绝密的谈话的一部分。

而亚瑟和罗莎仍在一无所知地进行着谈话。

“好吧,罗莎,你猜中了我的心思——该死的,我忘了我猜你的心思和你猜我一样容易。我是来管你要飞船的,不用曲率驱动飞船,估计我想要你那里也没有,就要普通的,你这里还剩多少?”亚瑟说。

“嘿嘿,果然猜中了,你是有求于我啊,哈哈——知兄莫若妹。不过哥,你这可不是要求人办事的样子啊。”罗莎咯咯笑着,为她终于赢了亚瑟一筹而高兴。

“罗莎,别闹了呀,是正事。”

“先告诉我,你打算干什么?”

“罗莎,你忘了我的身份啦?我可是面壁者,怎么可能对你袒露真实呢?”

“对啊,哥哥你可是面壁者啊。说到这儿,我可要插一句别的——之前联合国抓到三体地球组织eto的人,听说三体人和那些归顺三体的人类叛徒们看中了协助者们,打算策反他们对付面壁者,还整出了一个‘破壁计划’,哥哥你可要小心——才不是因为担心你这个笨蛋哥哥呢,是因为我怕你第一个被挫败,给咱们柯克兰家丢脸。”

“我知道啦——但我才不会谢谢你呢,我才不要你这个笨蛋妹妹来担心我呢。总之,飞船?”

“我怎么敢擅自给你,被发现了我和弗朗西斯可就完了。”

“嘿,那不是正合我意吗?你这个让柯克兰家蒙羞的笨妹妹和弗朗西斯那个讨厌鬼我都不喜欢!”

“那我就更不能给你飞船了,尤其是你抱着这样的态度,求人还没有求人的态度,我肯定不可能给你的。除非你求我,并答应保密。”

“求你这个小鬼?别想了!”

“小鬼?我今年可是二十七了,哥哥你也不过大我两岁而已!更何况,我这个你眼中的‘小鬼’可是有飞船的‘小鬼’哦!”

“你!好吧好吧,诶呀,面壁者真不是人干的活儿……还不如学费里西安诺那家伙混吃等死呢,可惜你哥我是个有志向的人——”

“好啦好啦,哥,不和你闹了,飞船你想要就拿去,需要驾驶的话我都可以——这都不是为了你这个笨哥哥,是为了万一你在我的指导下成功了,咱们柯克兰家也风光一把,让爸妈高兴——才不是为了你呢!”

“那罗莎你也别想指望我谢谢你,没有你我还可以去找艾米莉帮忙呢。”

“对了,之前伊丽莎白·海德薇莉也找过我,问我曲率驱动飞船的事情。”

“哦?然后呢?”

“我如实回答了。”

“你——”

“伊莎和我一样是逃亡主义者。她或许有她的计划,不过不失为我的一个好盟友。你们几个面壁者见面的时候,你可不许欺负伊莎。”

“你居然这么关心伊丽莎白?”

“不是为了她——是为了我自己。”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等什么时候需要用上飞船了,我再来找你。”

突然,一声尖细的“哥哥”划破长空,娜塔莎发现了躲在地下室,把罗莎和亚瑟的谈话无意偷听的伊万。

伊万直接暴露在了亚瑟和罗莎面前——这下,他跳进贝加尔湖也洗不干净了。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