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a

【aph/三体/全员向】面壁者 第四章

注意事项:
1.本文为脑洞产物,与现实三次元无关
2.本文为黑塔利亚的三体设定au,也就是说是黑塔利亚的人物和三体的设定,三体中的人物是不会出现的。
3.会有私设,会有和三体原文设定不一样的地方
4.因为把三体的人物换成了黑塔利亚里的人物,所以肯定不可能和三体原文的剧情完全一样,大体上可能会差不太多(?)
5.人物性格我尽量把握好,但因为三体是很严肃的,不会像黑塔利亚原作那么欢脱,人物的性格会有改变
6.cp设定:耀燕,菊耀(菊单恋耀),红色组(友情向),米英,独伊,普洪,法贞,亲子分
7.会有角色黑化或死亡(为了不剧透恕我不能指出是哪些角色)
8.人设,非国设
9.本章含有普洪,亲子分和娘塔的米英,注意避雷
上两章的链接:
http://ida40.lofter.com/post/1ecc3d0d_10e14b81

 弗朗西斯身着黑色的西装,坐在一家高档餐厅里,坐在浮华的吊灯,华贵的家具和精致的饭食之间。他的面前坐着的是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一个绿眼睛的漂亮西班牙男子。“弗朗西斯,咱们两个和罗莎,艾米莉她们努力了五六年,这舰队总算是有上外太空的那一天啦。话说,基尔那家伙暗地里出了不少力,除了那他背着伊莎藏的私房钱给咱们的舰队捐款,也和咱们一起干过不少活儿,今天庆祝的时候,怎么没见到他?”安东尼奥问。

“你说基尔?被伊莎拉走开会去啦。阿尔弗雷德又不知道搞出什么名堂,以私人名义发起了一个面壁者和协助者的会议。”弗朗西斯说——当然,陪老婆而放兄弟的鸽子这事儿他和安东尼奥可见多了,倒不是因为基尔伯特见色忘友,而是因为那位伊丽莎白太过彪悍,记得有一回基尔伯特本来说下班后要陪伊莎去吃饭,结果放了妻子的鸽子去陪安东尼奥和弗朗西斯喝酒,回家以后惨遭毒手。那一次弗朗西斯和安东尼奥吓坏了,连架都不敢劝,又害怕伊莎怪到自己头上来。不过伊丽莎白对于他们两个没说什么——伊莎对于丈夫的朋友,尤其是弗朗西斯和安东尼奥这样的莫逆之交,从来都很不错。

“今天我本来想把罗维诺请来,结果不出所料被拒绝了。因为被拒绝惯了,也觉得没什么,现在想想八成是因为他也被请去开会啦——弗朗,你说,如果没有这个会议,罗维他是不是会答应我啊?”安东尼奥若有所思地说道——提到罗维诺,他的绿眸立刻多添了几分柔和,宛若一江碧波荡漾的春水。

“不知道哪,安东。哥哥我也不想打击你,但是罗维诺的那点儿小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每次都一腔热忱地邀请,然后次次被拒绝——哥哥我跟你说啊,他那性格你就得反着来,跟他别扭着——他也许会答应你。不过啊,安东,哥哥挺担心你哪,你和罗维诺认识这么多年,也喜欢他那么久——你告过白对吧?罗维犹豫着没答复,事后哥哥还帮你打圆场说是玩笑——现在这个社会,对于同性恋可不宽容啊。哥哥也知道,你那个脾气,真的爱上了什么也拦不住你——”

“弗朗,你不用解释,我明白。那时候我还要钱没钱,要地位没地位,一旦出柜,必然成为众矢之的。但现在,我即将统领太空舰队,有了钱和地位,或许就没有人敢阻拦我或歧视我了?我只担心罗维,我现在也不是一心想着告白了,我怕他遭到歧视或排挤啊。”

“你能明白我的心思真是太好啦,安东。但是现在呢,咱们怕是没多少空闲谈情说爱啦,大敌当前,三体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打过来啦。”

“是啊。只是,在出发去舰队前,我想见罗维一面。毕竟这一去,咱们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啦,我一直在犹豫着,要不要……”

“安东,这是你的决定。如果你想要建议,哥哥我要说,去大胆地追求你的幸福吧。之前有人来问哥哥我类似的问题,哥哥我也是这么说的——是艾米莉问的我。”

“艾米莉?”

“那姑娘喜欢罗莎,可是一直不敢说。情况和你差不多啊。不知道她告白了没有。”

“她们两个?嗯……她们的家人大概比我的家人思想要前卫一些吧……亚瑟和阿尔弗雷德会支持他们的姐妹吧?”

“我想会的。”

这一次庆祝,艾米莉和罗莎没有来。她们还在忙碌着,忙着舰队,联络站的事务。她们让弗朗西斯和安东尼奥享受几天的假期,并揽下几天的工作——理由是他们两个要上太空和舰队一起,到时候会很累的。

“安东,你说,咱们这次和舰队军队一起上太空……会平安的吧?”

“弗朗,你这是怎么了?奇奇怪怪的,当然会平安了,一定平安的——我坚信是这样的。”

“没什么,只是突然想起前几天做的怪梦,总觉得哪里不太舒服。”

“是不是最近没睡太好?要好好休息啊!”

“对对,谢谢安东……”

忽然,一个清脆的“叮咚”声响起——响了两次。

“诶,是我的手机——弗朗,你的手机也响了。”两人打开手机,映入眼帘的是新闻推送内容——联合国严厉打击逃亡主义,联合国秘书长就此发表重要演讲,立法严禁逃亡主义……

“联合国这样做,还算比较明智。”弗朗西斯说,“毕竟造飞船逃跑这种事,关系到谁能走谁不能走,这是对人人平等思想和生存权的最大挑战啊。不过这么做,也就是断了后路,破釜沉舟。”

“我——我也不是说别的,就是,特别担心罗莎,她是一直盘算着研究曲率驱动飞船的,这样一来的话……她那个倔劲儿,真是让人放心不下。”安东尼奥说,愁云爬上他的眼角眉梢。

“安东,哥哥也不是说你,多替你自个儿想想吧,不要总想着别人,之前被罗维诺指挥得团团转,和伺候小少爷一样就不用说了吧,你喜欢他,我也没辙。偏偏你还去担心哥哥我,担心伊莎的面壁者的那些事儿,现在又来担心罗莎,你就不能多关心关心你自己?”

“诶呀,改不了的呀,弗朗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我这人就这样。”安东反而笑了,笑容温暖而充满阳光,仿佛能让人融化在里面。

“你看看你,还以为我夸你呢。哎,不过罗莎也的确让人担心哪,他们柯克兰家的人都一个脾气秉性,亚瑟那家伙也和罗莎一样,喜欢自己揽下一堆事儿,然后不和别人说,还倔得像牛,不听劝。罗莎的话还能指望艾米莉劝一劝,亚瑟就彻底没有办法啦。”

另一边。在舰队的工作基地里。

已经是午休的时候了,工作人员们吃过午饭,都要么出去逛街,要么回宿舍休息。罗莎依旧呆在工作间里,“战斗“在最前线。罗莎的工作间比较干净,打扫得一尘不染,仪器擦得锃亮,书本文件都分门别类地放在文件夹和收纳盒里,总体来说是赏心悦目的。罗莎身上穿着专门的工作服,伏案写着什么。

“喂,罗莎,“艾米莉推开工作间的门,她非常随便地穿着平常的衣服,手里拿着汉堡和可乐,“吃午饭去吧,我买了汉堡和可乐。别忙啦,那么玩儿命可不好啊。等到舰队上太空了,有的是咱们俩忙的。”

“你先去吃吧,我这儿还有一点事。”罗莎如同绿宝石一样的眼睛紧紧盯着她正在书写的纸张,集中精力时,她的眼睛比星辰还要明亮。

“你真是的!也不看看几点了!差十分两点啦!我已经吃完啦,你再不吃一会儿午休就结束了!真是的——我也不是多爱说教的人,可是除了我以外别人也劝不动你——”

“没关系的,我不饿。你不用——”

“还没关系!早饭你就没怎么吃!”艾米莉倒是个干脆的,也不多废话,直截了当地走过来,撕开汉堡的包装纸就往罗莎嘴里塞,“你不好好吃饭,本hero来喂你好啦!别噎着,再来口可乐——”

“喂,你……”被塞了一嘴汉堡的罗莎不得不乖乖停下手头的工作,把汉堡吃完。艾米莉就一直盯着罗莎一口一口地咬下汉堡并咽下,好像只有她的眼神一直紧逼着,罗莎才会乖乖吃下食物似的。

“我吃完啦。”吃完汉堡的罗莎就像吃完苦涩的药一样松了一口气,“我吃下这个可不是——可不是因为你逼我,因为我听你的话,是因为我,我刚好想到自己的确该吃饭了……不对,是……”

“别解释啦罗莎,你的心口不一可是恨不得全世界出名的。”艾米莉一面说着,一面无意识地拿起罗莎一直在写的那张纸,低头一看,竟然是飞船的图纸。看得出罗莎在这上面花了多少心思,工整的字体,详细的说明——艾米莉细看了几个数值和说明,就发现这个飞船是是曲率驱动飞船,也是与联合国明令禁止的逃亡主义挂钩的飞船!

“别看这个!”罗莎的神情立刻严肃起来,如星辰的眸子依旧如同星辰,可就是多了几分剑锋一样的凌厉。她一把夺过图纸,把艾米莉吓得有点一愣一愣的。

“罗莎?”艾米莉犹犹豫豫地——她从未见过罗莎如此的——该如何形容呢?奇怪?可是那双猫一样的绿眸背后,似乎藏着悲伤。

“瞒不住你了,艾米莉。我是个逃亡主义者,这么说够了吧?你现在可以把我上报给联合国,然后我会玩儿完,无期还是死刑我也不确定——”

“不!罗莎你给我闭嘴!”艾米莉的心里开始难受,罗莎这是把她当什么人了?她才不会背叛自己的朋友,更何况连罗莎在搞什么鬼也不确定,“不懂你在说什么——如果你是在指这飞船,本hero希望你能再说明白点儿,但你要搞明白,hero我从来都不是背叛朋友或在背后告朋友黑状的人!罗莎·柯克兰,你和我艾米莉·琼斯相识这么多年,我你还不知道吗?”

当艾米莉说完以后,她发现罗莎的眼角隐隐有泪痕——艾米莉有点慌乱,她可不想惹罗莎伤心,她最不愿意看到自己的所爱之人哭泣伤心了,无论如何也忍受不了。

“罗莎,你,你别哭啊!”

“我才没哭呢,笨蛋!是你自己看错了吧!我没哭!也没被你的话感动!我只是,只是没休息好眼睛不大舒服!”

艾米莉心里有一块石头落了地。罗莎是嘴硬,却不打自招地承认她感动了。只是,艾米莉心里有说不出的落寞,她无比清晰地知道自己对罗莎的感情是什么,也曾开口告白,却遭到了父母的反对……弟弟阿尔虽然支持自己,罗莎的心思也能猜到几分,可在她们没有出人头地的时候,是无法表明身份的……否则只是自寻烦恼罢了……

“罗莎,不管你在做什么,我相信你一定是想清楚后果了?”

“是的。联合国禁止逃亡主义的行为,既理智又愚蠢。理智在杜绝了内斗,愚蠢在自断了后路。那么,暗地里行动,暗地里铺开一条后路,总是可以的吧?曲率驱动飞船的技术现在只是刚刚起步,联合国又下令禁止,只能由我来研究制造啦。万一打不过三体人,也能让人类文明仅存的火种留下,他年——也许是千万亿年后,人类的文明之火必可复燃,后路也不会断绝。”

“天啊,罗莎,你……”

“不许说出去,也不准插手。听见了没有啊笨蛋。”

“罗莎,你……真的挺伟大的。”

“……讨,讨厌啦!我,我……总之不是为了你,哼!况且,我……”

“别这么说,罗莎。心口不一也要有个限度,也要分时间场合啊。”

“分时间场合?真是的,你有资格来和我说这话吗?笨蛋。“

“好啦,算我说不过你。但是,我挺担心你——”

“谁要你担心啊,真是麻烦啊。我会没事的,谁也阻止不了我的!”罗莎很有信心,她认定了,就会执着地走下去,不管前方是荆棘丛生,还是黑暗迷茫。

评论(7)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