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a

【aph/三体/全员向】面壁者 第二章+第三章

1.本文为脑洞产物,与现实三次元无关
2.本文为黑塔利亚的三体设定au,也就是说是黑塔利亚的人物和三体的设定,三体中的人物是不会出现的。
3.会有私设,会有和三体原文设定不一样的地方
4.因为把三体的人物换成了黑塔利亚里的人物,所以肯定不可能和三体原文的剧情完全一样,大体上可能会差不太多(?)
5.人物性格我尽量把握好,但因为三体是很严肃的,不会像黑塔利亚原作那么欢脱,人物的性格会有改变
6.cp设定:耀燕,菊耀(菊单恋耀),红色组(友情向),米英,独伊,普洪,法贞,亲子分
7.会有角色黑化或死亡(为了不剧透恕我不能指出是哪些角色)
8.人设,非国设
9.这两章中,第二章主要是人物介绍,第三章是主角们在一起玩狼人杀,和主线剧情关系不大,主要是在介绍人物和埋伏笔,狼人杀本人没有玩过,规则可能有错,能有人指出来我会很开心的^O^
序章和第一章的链接如下:
http://ida40.lofter.com/post/1ecc3d0d_10e02be9


  第二天早上王耀醒来的时候,他十分失望地发现自己醒来后还是呆在宾馆里,这表明昨天发生的一切根本都不是梦——当然,王耀是在自欺欺人。
 当他吃过早饭回到房间时,他才开始迷惘——自己该干嘛?回中国?在这儿待着?但是王耀想到了一个更靠谱的计划——找自己的协助者谈谈,告诉他们自己一点儿办法也没有并向他们请求帮助。王耀觉得这个主意不错,于是就开始动身换衣服。
 当他换好衣服准备出发以后,他发现了一个问题——他现在是谁?他可是面壁者啊!面壁者是干什么的——面壁者的目的就在于隐瞒真相,也就是说他对外所说的一切都应该是假话才对,鉴于这个身份,他说自己没辙又有谁会信他?意识到这一点的王耀沮丧地瘫倒在床上,感觉整个世界都灰暗了。他的前途就像风雨飘摇中波涛汹涌大海上的孤舟,天晓得他该怎么办。
就在这时,门铃响了。
王耀从床上爬起来,走过去开门。门外站着的,是阿尔弗雷德·f·琼斯,他不像之前开会时那样西装革履,而是换了一身休闲的服装。“王耀对吧?本hero是阿尔弗雷德——你认识我的——我找到了一个空会场,咱们几个面壁者和协助者在那里聚一聚吧,不是官方的,是我私人发起的。“
王耀觉得自己反正也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不如去和其他的面壁者和协助者商量商量,就算不信也可以当作是发泄的对象,就答应了。
到了会场以后,王耀才发觉已经中午了,那顿早饭好像是一个世纪以前的事了。阿尔弗雷德看出来王耀饿了,哈哈笑道:“饿了?没关系哒,本hero机智的准备了汉堡,估计已经送到会场了吧!”
王耀真的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他不明白联合国竟然会委任这样一个看上去根本与“靠谱”两个字无缘的乐观主义小伙子来管理这么重要的事情。在联合国的会场请可能在人类史上起到关键作用的人吃汉堡包,这样无论怎么看都稀奇古怪的搭配,他究竟是怎么想的?王耀自己没什么好抱怨的,汉堡包也不算难吃,虽然他更喜欢自己的家乡菜,但是另外的几个人可就不这么觉得了。
在会场中,阿尔弗雷德拿起汉堡,并且兴致勃勃地邀请其余十一个人一起吃的时候,王耀看到亚瑟·柯克兰的脸都快黑得和暴风骤雨前的乌云一样了。
春燕好像不怎么在乎,和王耀一起拿起汉堡开始吃。菊依旧和平常一样面无表情,耸耸肩就过去了。亚瑟和那个俄国小伙儿的脸色越发不好看,其余几个人都没动手,像围观珍奇生物一样看了阿尔弗雷德几秒,然后就毫无怨言地低头开始吃,估计也是对阿尔弗雷德无话可说了吧。
亚瑟一身挺拔的西装,看样子他是以为这是一场正式的会议,却没想到这只是阿尔弗雷德私下发起的——也没料到要出现这样奇怪的场面。他似乎有些不高兴——不,是非常地不快,他甚至觉得自己是被戏弄了一样。可是,他又能说什么呢?从小教养良好的他按理说是决不能责怪请客的主人准备的饭食不周的。于是他便好像很委屈地低下头开始吃汉堡。
吃完以后,阿尔弗雷德看了看除自己以外的十一个人,然后发出十分奇怪的大笑声:“在座的各位都不大熟吧?来互相介绍一下?本hero先来——本hero名叫阿尔弗雷德·f琼斯,是联合国的官员,秘密身份是抗击三体与面壁计划联合国方面的总负责人。好啦,下一个谁来?”
刹那间,一片死寂。不知道为什么,每个人都莫名其妙地感到尴尬。
亚瑟·柯克兰很勉为其难地打破了尴尬:“按照规矩,女士优先。不如海德薇莉小姐先来?”
“是贝什米特夫人啦!”一个银发红眸的男子用粗哑的嗓音说道。伊丽莎白用她翠绿的眸子狠厉地瞪了那个男子一眼,不过那目光乍一看凌厉,细看却又有几分柔情。然后她回过头来说道:“柯克兰先生,我一向不喜欢什么女士优先,好像我是弱势群体——抱歉,我不喜欢被让着。不过呢,要是没人愿意做自我介绍,我不介意第一个说。冠姓什么的,我解释一下,因为我是女权主义者,所以我依然用自己原本的姓,但我把基尔伯特的姓当作了中间名——爱怎么叫随你们吧。我是研究宇宙学的博士,也在联合国工作过。下一个,基尔你来?*“
(*伊丽莎白是女权主义者的设定是本人私设)
“好嘞。本大爷叫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如你所见是伊莎帅气的丈夫。本大爷是研究星际学的博士——顺带一提,本大爷也是推特上的大神,id号是帅如小鸟的男——诶痛死了,男人婆你干什么!“伊丽莎白紧紧攥着基尔伯特的胳膊,脸上带着一丝诡异的微笑:“基尔伯特,我记得上一个铁锅给打坏了,新订制的那个也快好了,键盘也买了新的,对吧?各位见笑了,我家基尔他精神不大正常,而且,琼斯先生,我对于让一个精神不正常的人担当协助者的决议表示强烈怀疑。”
“喂,男人婆——哦,疼!伊莎,叫你伊莎行了吧!那个,下手轻点儿,还有别当着雅尼克和伊莎贝尔的面儿,给我这个当爹的一点儿面子,行吗?”
那个金发蓝眼的男子看到自家大哥这副样子,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急忙把话题接过去:“那个,下一个我来自我介绍吧。我叫路德维希·贝什米特,基尔伯特的弟弟,研究物理学的博士——下一个费里西安诺你来吧。”
对于这闹剧一般的场景,春燕低声咯咯笑着,在王耀耳边轻声说:“耀,你看他们·一家子,都是口是心非的人哪。”王耀低声回应:”那对夫妻的感情挺让人羡慕的呢。“”是啊。“
那个奶油小生一样的意大利小伙儿接过了话题:”我叫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是意大利的一名政府官员。最喜欢的东西是pasta——ve~下一个哥哥你来吧。“
  王耀心里的不安加剧了——联合国请来的面壁者协助者都是一帮什么人?看上去一个赛着一个的不正经,难以想象这十二个人将要在人类文明历史上组成重要的一环。但随即,一个词汇蹦进了王耀的脑海——大智若愚。
  王耀不由得感慨自己还是太嫩了。他为什么没有早一点想到呢?天真无邪,看上去毫无心机的这一帮人,都是大智若愚。他们或许是装的,或许是性格使然,但能获得面壁者或协助者的头衔,就已经说明他们不一般了——那么我也来一起装傻吧——王耀想。
  “我叫罗维诺·瓦尔加斯,化学系教授,博士,下一个——”他停住了,看了看四周,发现自己的熟人都已经自我介绍完了。于是他无奈地把话题抛向那个亚瑟的人:“喂,那个粗眉毛的,下一个你来。”
  “怎么说话呢?”亚瑟不满地嘟囔着,不过他的绅士风度让他忍耐下来。“我叫亚瑟·柯克兰,政治和宇宙学双学位的博士。下一个就请——埃德尔斯坦先生?”亚瑟看向一个戴着黑框眼镜,颇有贵族气质的英俊奥地利男子。
  “好的。咳咳,我叫罗德里赫·埃德尔斯坦,是社会学和音乐双学位的博士。”
  这位奥地利人的话音落下以后,会场就又复归平静。
  但是阿尔弗雷德的大笑声再一次把它打破:“哈哈哈,就剩下四位亚洲来的——啊不对,三位亚洲来的和一位俄罗斯人,四位谁先——这位俄罗斯小伙儿?“
  伊万抬起头,眼神冷峻得好像可以杀人——如果眼神可以杀人,那么阿尔弗雷德现在已经死了。可是阿尔弗雷德丝毫好像意识不到他不会察言观色的行为已经惹恼了这个流淌着战斗民族之血的人,依旧那样有点傻乎乎地发出奇怪的大笑声。
  “伊万·布拉金斯基。“他的外表魁梧,但声音却甜腻得像小孩子,“社会学和星际学双学位的博士。下一个——王耀先生?”
  王耀看到话题已经转移到自己这里来,便毫不犹豫地接了下来。“我叫王耀。社会学和宇宙学的博士。”他本想再多说一点,可是他并不是什么善于交际挑起话题的人,从小受到的教育使他内敛而含蓄,而他向来谨遵中庸之道。“下一位,燕子你来吧。”
  “我叫王春燕,文学的硕士,政治学和宇宙学的博士。最后一个,本田先生?“
  “在下名叫本田菊,是日本的政府官员。能被请到这里,得联合国垂青,真是诚惶诚恐,不胜荣幸。”
  “好啦!大家都认识了一遍——接下来——咱们来一起玩游戏吧!反正一时半会儿三体人也打不过来!国王游戏?真心话大冒险?狼人杀?”阿尔弗雷德说道。
  会场安静了下来,连每个人的呼吸声都能听得无比清楚。亚瑟·柯克兰仿佛忍无可忍似的站了起来:“抱歉,琼斯先生,我本来以为这里是有什么重要事情要开会的,没想到只是个联谊会似的东西——那么抱歉,我还有事要忙,先走了?”
  “诶~亚瑟别扫兴嘛~ve~反正阿尔弗雷德都说啦,三体人打不过来的,一起来玩儿吧。“费里西安诺拖着长长的声音,甜甜地说道。
  亚瑟是最大的傻瓜——王耀想。这是个试探,游戏,还是自我介绍,都是在试探。阿尔弗雷德想看看这些面壁者和协助者靠不靠谱。所有人都在装傻,我是一半才看出来的,而像费里西安诺,伊丽莎白这些人,估计从一开始就看出来了?看燕子和菊的反应,聪明如他们也早就猜出来了。亚瑟他不伪装自己,反而会成为众矢之的,还自以为众人皆醉我独醒,希望他能赶紧发现——虽说只是试探,还造不成什么后果。
“别啊,亚瑟,别一天到晚那么严肃,一起玩玩儿呗。”阿尔弗雷德劝道。
伊万抬起头,对亚瑟笑了笑——“留下来吧,别扫兴。”
王耀听出来,伊万不傻,他也发现这是众人一起演的一场戏,都在互相试探。无疑他尽到了协助者的职责,亚瑟如果不答应留下,他将会迎来大麻烦——得罪了自己的协助者,身为面壁者的他不会有好日子过。
亚瑟微微愣了一下,但所幸他不算太傻,明白这里面有事儿,也明白伊万作为协助者应该是向着他的,便尴尬地笑着坐了下来:“那,我就留下来了——不是因为你劝我,是因为我想起回去也没什么工作可做。”
第一回合的试探已经结束了,下一回合的游戏即将开始。

  “那么,大家不如一起来玩狼人杀?”阿尔弗雷德拿出一套卡牌,“不懂规则没关系,我来解释。”
  “简单的说,就是游戏分为两大阵营,狼人和村民;村民方以投票为手段投死狼人获取最后胜利,狼人阵营隐匿于村民中间,靠夜晚杀人及投票消灭村民方成员为获胜手段。*“
  “进行一下卡牌的角色介绍吧:平民:本身没有任何能力,一觉睡到天亮却要考虑很多事情。平民会接收到真假混杂的信息,需要从中分辨和判断出正确的信息。
狼人:每天晚上会残忍地杀害一个村民,到了白天,狼人要假扮村民隐藏自己的身份,故意误导或陷害其他村民。
预言家:每晚预言家可以窥视一个玩家的真实身份,是村庄里的灵魂人物。预言家要思考如何帮助村民的同时又不被狼人发现自己的身份。
女巫:女巫拥有两瓶药,解药可以救活一名当晚被狼人杀害的玩家,毒药可以毒杀一名玩家,女巫在每天晚上最多使用一瓶药,女巫不可自救。
猎人:当猎人被狼人杀害或被村民处决时,他可以射杀任意一个玩家。但当猎人由于意外死亡(如女巫的毒药或者被殉情而死)他不可在死前射出子弹。
丘比特:第一个晚上,选择两名玩家成为情侣。丘比特可以选择自己成为情侣之一,如果情侣里有一个人不幸落难,另一个则会为之殉情。如果情侣之中两人分别属于不同阵营,则他们的游戏目标就会改变成这对情侣只想平静地生活下去,所以他们必须除掉所有其他的玩家。
盗贼:上帝从所有身份牌中随机抽取两张,并将其他身份牌正常发放。第一晚盗贼最先睁眼,上帝向他展示这两张身份牌,盗贼从中选择一张作为自己的身份,另一张则作废。若两张身份牌中存在狼人,则盗贼必须选择狼人。
守卫:每晚守卫暗中指定一个玩家,该玩家当晚会受到保护,不会被狼人杀害,守卫不能连续两晚守卫同一个人,守卫可以守卫自己。
白痴:白痴若是被投票出局,可以翻开自己的身份牌,免疫此次放逐,之后可以正常发言,但不能投票,狼人仍需要击杀他一次才能让他死亡。但若是白痴因非投票原因死亡,则无法发动技能,立即死亡。
白狼王:属于狼人阵营,白狼王可以在白天自爆的时候,选择带走一名玩家,非自爆出局不得发动技能。
“野孩子:野孩子从小被狼养大,在被好心的村里人收养后野性也渐渐平息。第一天晚上,野孩子醒来并选择一个榜样,之后的游戏中当榜样以任何形式死亡时,野孩子因为榜样的死亡而丧失人性,成为一个狼人。从这时开始野孩子成为狼人阵营,每天晚上和狼人一起行动,胜利目标也和狼人相同。
驯熊师:每天晚上有咆哮(验人)功能,可以查验身边两名玩家。如果有狼人,熊便会咆哮,白天法官会提示熊是否有咆哮。
骑士:骑士深知圣光之道,以圣洁的心灵而闻名,不接受任何污蔑和诋毁。骑士可以在白天投票前翻开自己的身份牌并指定一个玩家,若是狼人,则此玩家立刻死亡,然后直接进入黑夜,若不是,则骑士以死谢罪,投票继续。这个技能只能发动一次。
狼王:属于狼人阵营,具有死后开枪技能。(殉情和被毒杀不能开枪)
炸弹人:白天被投票放逐后,所有给他上票的玩家全部死亡,其他方式死亡无法发动技能如炸弹人被放逐时炸死场上所有人,则炸弹人单独获得胜利。
狼美人:狼美人是狼人阵营,在夜里可以魅惑一人,天亮后,如果狼美人被放逐出局或者被猎人射杀,被魅惑的玩家跟随狼美人一起出局,且无技能。(被魅惑的玩家不知情)
老流氓:老流氓是平民牌,不被魅惑。在被撒毒或者射杀后分别进入中毒和负伤状态,当天不会死亡,在第二天发言结束后死亡。
禁言长老:每天晚上可以指定一名玩家,第二天早上该玩家不能说话(但仍可以用动作表达想法),不能连续两晚禁言同一人。
隐狼:和狼人共享胜利条件,但是没有狼刀,即夜晚不与狼人同时睁眼,狼人死完隐狼自动出局。隐狼被预言家,驯熊师验出来的身份都是好人。
警长:附加身份牌,游戏开始后第一天从所有玩家中通过投票选举出一名玩家授予警长。警长在白天最后发言并且投票时有1.5 票。*”
(*以上内容摘自百度百科)
“对了,还有一个法官,也就是上帝视角的人,不属于任何一个阵营,负责管理游戏进程——当然就有本hero我来啦。一共有好多种身份牌,咱们没那么多人,去掉本hero是十一个人,那么应该就有三个狼人,四个平民,和四个特殊功能的。为了简化,平民阵营就留两张平民牌,一张野孩子牌,一张预言家牌,狼人阵营留两张狼人牌,一张狼美人牌,三个特殊功能就是,丘比特,守卫,盗贼和女巫。就是这样啦,咱们到那边的长方形的桌子那儿坐下吧。”
                本田菊 罗维诺 罗德里赫 路德维希 费里西安诺 
座位顺序:阿尔弗雷德                           王耀
                亚瑟  王春燕 伊丽莎白 基尔伯特 伊万 
“好啦,都拿到自己的牌了吧,”在大家坐好并抽完牌以后,阿尔弗雷德说道,“不许作弊哦,大家来一起认真玩一局。咳咳,游戏开始,天黑请闭眼!”
所有人都闭上了眼睛。
“盗贼请睁眼,交换身份吗?盗贼请闭眼。”
“好的,丘比特请睁眼,指出情侣?好的,好的。”王耀能够听见阿尔弗雷德的脚步声,和轻拍东西的声音——他已经拍了情侣的脑袋。“好的,情侣们互相认识一下,好的,对。”
“那么接下来,丘比特请闭眼,守卫请睁眼。指出你想要守护的人?好的,本hero知道了。”
“守卫请闭眼,预言家请睁眼,请问你要看谁的身份牌,好的,好的。”王耀听见了卡牌被拿起的声音,根据远近判断并不是他的牌被看了。
 “预言家请闭眼,野孩子请睁眼,告诉我你的榜样是谁?他?出乎意料啊。”
  “野孩子请闭眼,狼美人请睁眼,告诉我你要魅惑谁。狼美人请闭眼。”
 “好啦,狼人请睁眼!哇哦,是这几位啊。告诉我你们要杀谁?”王耀没有睁眼——他是平民。他想他的运气应该不会差到第一个被杀——但愿吧。
  “狼人请闭眼,女巫请睁眼!你要救人,还是杀人?好哒,我知道了。女巫请闭眼。”
  “天亮啦!所有人都睁眼!高兴地宣布,没有人死去!”阿尔弗雷德有点傻气地大喊大叫。
  “接下来,就请大家投票要杀死谁。每个人轮流发言,从本hero左手第一个——亚瑟开始吧。”
  亚瑟清了清嗓子:“我认为应该杀伊万·布拉金斯基。至于为什么,这是直觉,毕竟刚刚第一局,很多事情都只能凭借直觉。”伊万苦笑一声,什么也没说。下一个,是王春燕。“我不同意亚瑟的直觉之说,这样说明不了任何事,可是偏偏我们还只能靠直觉——那么我要杀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伊丽莎白说:“我暂时还没什么想法——就同同意亚瑟的吧。”基尔伯特则表示听他妻子的。
伊万说:“既然这样,那我就选择杀亚瑟·柯克兰,理由是他要杀我。”王耀则表明他同意伊万的,左右他暂时也没什么头绪。费里西安诺,路德维希,罗德里赫,罗维诺,本田菊都齐刷刷地同意亚瑟的看法,。
“那么,伊万·布拉金斯基,很遗憾,你出局了。”阿尔弗雷德说。伊万好像是笑笑就过去了:“没关系的。我亮出身份了:平民。”然后他平静地走到一边。
王耀看到自己失去了一个同伴,心里不大舒服,他也明白形势会更加不利。
“天黑请闭眼。守卫请睁眼,指出你要守护的人。守卫请闭眼,预言家请睁眼,告诉我你想看谁的牌。预言家请闭眼,狼人请睁眼,告诉我你们要杀谁?好的,我知道了。狼人请闭眼。女巫请睁眼,女巫请闭眼。”
“天亮啦!今天依旧没有人被杀,真是幸运对吧?接下来请投票吧。”亚瑟说:“我要杀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他是狼人。上一轮我说要杀伊万时,对面桌子的那几位意见出乎意料地统一,可能的解释是他们都是狼人,也许是巧合,但更可能的是他们都是狼人,或者其中两三个人是狼人,因为他们已经知道伊万不是狼人,不投费里西安诺很有可能是因为他们知道费里西安诺也是狼人。但假如费里西安诺不是狼人,那么他们就是在赌伊万的身份——很明显,他们赌对了。”
“我同意亚瑟的看法。”王春燕说,“有理有据,上一轮他早就该同意我的看法了。”“我也同意。”伊丽莎白说,“英雄所见略同。”“我不同意,”基尔伯特说,“亚瑟所说的情况,是千万可能中的一种,且不说费里西安诺可能是特殊身份——假如他也是平民,并且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误杀了自己的伙伴呢?如果费里西安诺真的是平民,那么亚瑟·柯克兰才有是狼人且企图误导别人的嫌疑——所以我投亚瑟。”
王耀说:“我选择杀费里西安诺。”王耀知道伊万出局后,自己是平民,另外还应该有两位(包括一名预言家),而他觉得费里西安诺是狼人的可能性更大——总之,他就是在赌。
费里西安诺,路德维希和罗德里赫选择同意基尔伯特,但罗维诺却选择投费里西安诺:“你问理由?就是看这个笨蛋弟弟不顺眼啊。”
“好的,那么费里西安诺,你出局啦。”阿尔弗雷德宣布道。费里西安诺点点头:“ve~没想到会这么快出局,不过没关系啦——我的身份的确是狼人。”
 场面更有意思了。
“天黑请闭眼。守卫请睁眼,指出你要守护的人。守卫请闭眼,预言家请睁眼,告诉我你想看谁的牌。预言家请闭眼,狼人请睁眼,告诉我你们要杀谁?好的,我知道了。狼人请闭眼。女巫请睁眼,女巫请闭眼。”
“天亮啦!这次终于有人被杀了——罗维诺,很遗憾。”罗维诺耸耸肩:“哎,不知道是那个混蛋要杀我。我的身份是盗贼。”然后他就走到一边坐在费里西安诺身旁。
“那么就从罗德里赫开始发言。”阿尔弗雷德说。
“我选择杀王耀。”罗德里赫说,“按理说他投了费里西安诺,就应该不是狼人。但是呢,这可能就是反套路,牺牲一个费里西安诺来证明他自己不是狼人。所以我选王耀。”
“我选罗德里赫。刚刚说要杀费里西安诺时,投不杀费里西安诺杀亚瑟的是我,费里,罗德里赫和基尔伯特。既然已经知道费里西安诺是狼人,那么狼人还有两个个,很有可能藏在我们三个里面。我不是狼人,所以我决定赌一把,投罗德里赫。”路德维希说。
“我同意路德维希。不是因为罗德里赫要杀我——其实有可能路德维希和基尔伯特都是狼人,而罗德里赫是平民或者其他的,所以他们决定投罗德里赫。但是——这样的话路德维希的用意未免也太明显了,我相信他的智商,所以我同意他。”王耀说。
伊丽莎白,王春燕,亚瑟,本田菊都同意了路德维希和王耀,而基尔伯特则同意了罗德里赫。
“那么,出局的人,是罗德里赫,伊丽莎白和基尔伯特!”阿尔弗雷德说出了这句让大家震惊的话。看到大家惊讶的样子,阿尔弗雷德很满意,“是这样,罗德里赫是狼美人,魅惑了伊丽莎白,而伊丽莎白是丘比特,她指定了基尔伯特和自己为情侣——顺便说啦,基尔伯特是狼人。真的很奇妙呢。”
“魅惑,殉情,真是一出好戏呢。”王春燕轻声点评道。
三个人互相看看,无奈地离开了座位。
“那么,接下来剩下的就只有亚瑟,王春燕,王耀,路德维希和本田菊了。已经进入到白热化阶段了呢。”
“天黑请闭眼。守卫请睁眼,指出你要守护的人。守卫请闭眼,预言家请睁眼,告诉我你想看谁的牌。预言家请闭眼,狼人请睁眼,告诉我你们要杀谁?好的,我知道了。狼人请闭眼。女巫请睁眼,女巫请闭眼。”
“天亮啦!出局的人是路德维希和本田菊,游戏结束啦,平民获得了胜利!”
看到愣住的十一个人,阿尔弗雷德更加得意:“本田菊抽到了野孩子,他选择的榜样是伊万·布拉金斯基,伊万出局后,他就到狼人阵营啦。他刚刚选择杀死路德维希,而路德维希是守卫。王春燕是女巫,她选择用毒药杀死了本田菊。就是这样!”
亚瑟,王春燕和王耀也亮出了自己的牌。亚瑟是预言家,王春燕是女巫,王耀是平民。
“好啦,游戏结束啦!真的很有意思呢!”阿尔弗雷德高兴地嚷嚷着,蓝色的眼眸里透着兴奋。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