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a

【aph/三体设定/全员向】面壁者(序章+第一章)

注意事项:
1.本文为脑洞产物,与现实三次元无关
2.本文为黑塔利亚的三体设定au,也就是说是黑塔利亚的人物和三体的设定,三体中的人物是不会出现的。
3.会有私设,会有和三体原文设定不一样的地方
4.因为把三体的人物换成了黑塔利亚里的人物,所以肯定不可能和三体原文的剧情完全一样,大体上可能会差不太多(?)
5.人物性格我尽量把握好,但因为三体是很严肃的,不会像黑塔利亚原作那么欢脱,人物的性格会有改变
6.cp设定:耀燕,菊耀(菊单恋耀),红色组(友情向),米英,独伊,普洪,法贞,亲子分
7.会有角色黑化或死亡(为了不剧透恕我不能指出是哪些角色)
8.人设,非国设

序章

  秋天里清晨的风是刺骨的,虽然不如冬天的寒风,但却仍旧能让人打个寒战。在荒山上,有一个孤零零的墓园,无人问津,无人理睬,无人祭拜。

  但今天,这荒芜的坟茔迎来了它的访客。

  两个年轻人,一个金发,一个黑发。

  “弗朗西斯,你慢一点——等等我。”黑发的那个人气喘吁吁地,脸色微微泛红。这个黑发的人模样很英俊,是那种江南水乡的秀美,眉眼嘴唇都精致得仿佛出自天下最好的雕刻家,没有丝毫粗犷之气。他的头发很长,绑成了马尾辫,留在脑后。这头柔顺的长发,估计也是这个人的骄傲吧。

  “王耀,你也该锻炼锻炼身体了,整天蹲在书房里可不行啊——要不哥哥我来教你?”那个叫弗朗西斯的金发男子拿王耀打着趣。对于一个法国人来说,弗朗西斯的中文已经算是非常不错了。弗朗西斯也是个帅气的男子,但和王耀不一样。王耀胜在几分清纯秀气,弗朗西斯却胜在成熟和风流。

  “哎呀,别拿我开玩笑啦,真是的。”王耀一向不喜欢别人拿他的纤弱体质说事。

  “好啦好啦,这就生气了?那就算是哥哥我错了吧小耀。”

  “别叫我小耀,和叫晚辈一样,其实我和你差不了多少岁呢。”

  “好啦,耀,到山顶了。”弗朗西斯的语气忽然一下子就严肃了起来。王耀不由得奇怪,山顶究竟有什么妙处,能让吊儿郎当的弗朗西斯正经起来。

  王耀开始打量山顶时,才发觉这里是一个墓园。从墓园的外观来看,这里已经有许多日子没有来人打扫了,坟前堆满了枯叶和尘土——只除了这些老坟中最新的那一个坟,墓碑前干干净净的。

  王耀忽地想起,弗朗西斯的女友让娜在两年前去世了。那是一个爱笑的好姑娘,王耀见过她几次,也被让娜的风度折服——不得不承认,只有让娜能管住弗朗西斯,他们俩就好像是生来就应该在一起一样。让娜十分阳光,开朗活泼极了,和王耀以及弗朗西斯的另外几个朋友关系都特别不错。王耀十分欣赏让娜的学识,让娜在研究宇宙文明等等方面都很出彩。当初本来两人都快结婚了,让娜突然就自杀了。连一封遗书都没有留下。

  让娜去世后,弗朗西斯好久都走不出这片伤心的阴霾。

  而现在,弗朗西斯把王耀带到了那个最干净的坟前——不出所料,那是让娜的坟茔。墓碑上刻着让娜的名字,生卒年表明了这样一位好姑娘却无法长命——自古红颜多薄命,不由得让人叹惋。

  “这是让娜的……埋骨之处。”弗朗西斯轻声说道。

  “我知道……弗朗西斯——”王耀犹豫着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想说几句话安慰弗朗西斯,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

  “耀,我叫你来这里,不是为了祭奠或伤心,或者向你寻求安慰。我已经释然了,你也不用担心。我叫你来,有别的事。“

  ”什么事情呢,弗朗西斯?”听到弗朗西斯说他已经放下了,王耀松了一口气。他也不希望好友要一辈子陷在让娜的悲伤之中。

  “你听说过宇宙社会学吗?”弗朗西斯出人意料地抛出一个学术上的话题。

  王耀吃了一惊——跑到让娜的坟前来讨论学术吗?真的非常奇怪啊?

  “呃……听说过一点点吧……不过好像没什么人研究,只有我偶尔涉猎,剩下的……”

  “让娜一直在研究这个学科,她也知道你有所涉猎。在她……自杀前的那天晚上,她找到我,叫我在那一天的两年后·给你转达一些话。我当时非常地奇怪,但却半点儿也没意识到她打算自杀——她看上去,那么正常,那么快乐——唉,耀,你知道黑暗森林法则吗?”

  “这个?不知道呢。”王耀心里颇为不安,让娜临死前挂念着要对自己说的话,最最不寻常的是要两年后再说出来——这是否和让娜的死有联系?

“是宇宙社会学中的一个重要法则。重要的理论支持是——1、生存是文明的第一需要,2、文明不断增长和扩张,但宇宙中的物质总量基本保持不变。”

  “嗯……”王耀感觉自己真的是一头雾水,他竭力理智地分析——”唔,是不是说文明的存在就是为了生存,文明是为了生存而出现……”

  “我也搞不大明白——但这就是让娜让我转告给你的。今天,两年过去,我在她的坟前把她的遗言告诉了你——愿她的灵魂能够安息。“弗朗西斯的声音很轻,双眼有点茫然,很明显他的心思不再这里——他的思绪早已经飞回到两三年前和让娜共度的幸福时光,那短暂的快乐,短暂的花样年华,都早早逝去早早凋谢,只能在这个孤坟前凭吊。

  王耀默不作声,静静地望着弗朗西斯和他的伤心地,双眼静若秋水般剔透——耳边回响着弗朗西斯说的话,心里疑窦重生,却又无从索解。

  谜团,哀伤,逝者——这都是怎么回事?杂乱无章的思绪缠绕在王耀的心上,迷茫的他却不知道命运的轮盘开始转动,他则好像是注定一样要在这场史诗中扮演一个不可或缺的角色。

第一章

王耀越发迷茫了。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联合国的人找上,然后带到会场去开会。他几乎什么都没准备,一无所知头脑空空。而那些工作人员多半比他还疑惑,根本无法解答他的疑问——实际上,王耀的疑问也是他们的疑问。天晓得这个会是干什么的。

能令王耀稍稍放点心的是,他在这里遇见了不止一个熟人。他在会场见到了王春燕,本田菊,弗朗西斯和阿尔弗雷德。春燕是王耀的同事,聪明的女博士,扎着可爱的丸子头,干练又不失温柔,但给人的感觉更英气一点而不是柔柔弱弱弱不禁风的小女人。她和王耀的关系向来不错的,除了学术上的观点碰撞。但耀和春燕似乎都很乐意一起就他们不和的观点进行辩论。

本田菊是王耀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虽然不是亲兄弟但胜似亲兄弟。菊是个性情温和但喜怒不形于色的日本男子,对人很有礼貌可总是有几分疏离。王耀喜欢自称是菊的大哥,感觉好像很有面子,菊小时候也会十分热切的叫王耀一声哥,但现在两人的关系似乎更加生疏了一点。

阿尔弗雷德和王耀有过几面之缘,也是政界有名的人物,不容忽视的厉害角色。阿尔弗雷德是个身材健硕,很有精气神的一个美国青年,经常被弗朗西斯调侃他的身材。

  王耀的座位被安排在王春燕的旁边。王耀看到王春燕,笑着打了个招呼:”嗨,燕子。“”咦?耀,你怎么也在这儿呢?真没想到啊!“”是啊,我也没想到你在这里。“

  王耀挺高兴的在王春燕身边坐下,热络地问:“燕子,你也是被请到这里来的?”“对啊——我可吓坏了,看到联合国的人还以为我自己犯了什么事呢。不过看现在大概只是开个会吧——耀,你知不知道这个会要干嘛?”“不知道,我还想问问你呢。”

  话音刚落,就听见会场前有一个十分有力的声音喊道:”请各位安静,本hero主持的会议马上要开始啦!“王耀认出那说话的人是阿尔弗雷德——太奇怪了,阿尔弗雷德虽然也是个在政界有一定地位的人,但他毕竟年轻,身份也没高到能在联合国主持会议。王耀不禁觉得,谜团真的太多,太多了。

会场很快安静下来。阿尔弗雷德站在发言台上,对着话筒高声说着:”诸位一定都奇怪本hero是谁,又有什么本事能在联合国主持会议。在解释这些之前,本hero必须说一句,这是个十分十分十分重要的会议,而且机密性较高——不用完全保密,但能透露出多少,只能由联合国秘书长决定,由正规渠道透出消息,所以请诸位务必不要全都说出去。再说回本hero为什么在这里主持会议而不是联合国秘书长。是因为这个会议不是联合国秘书长能开的——这个会议与之前闹得沸沸扬扬的外星三体人企图攻击地球,地球三体组织eto有关。而本hero的秘密身份就是联合国主管外星事务的官员,所以这个会议就由本hero来主持——另外请各位不要把本hero的身份说出去,ok?“

“好啦,再说这个会议。本hero的风格是说话比较通俗,想要让各位都能听懂,可能不会十分严谨,请各位见谅。在座的大部分都是学者或者政界人士,而且丝毫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这个不急,后面就会知道本hero为什么要把各位请到这里了。不过既然各位能来到这里,就说明你要么是代表自己国家的政界或学术界而来,要么是联合国有十分重要的任务派给你,总之一句话,能坐在这儿的都不是普通人。“

 “那么,本hero还要说说三体人。三体人企图攻击地球早就不是秘密,连三岁的小孩子都知道。但是三体人的科技水平极为发达,造出了两个秘密武器——水滴和智子。先说水滴,水滴是什么还不是很清楚,但是咱们地球已经决定派出太空舰队在太空之中守着的,等到三体人的队伍一来,咱们必能将他们击溃——这话很乐观,但是本hero就是这样乐观。负责管理舰队的,分别是——弗朗西斯·波诺佛瓦,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艾米莉·琼斯,罗莎·柯克兰。四位中,前两位是要跟着舰队上外太空,后两位要在地球的联络站做接应。就是这样,反对意见一律不予接受!”

“再说智子。智子是三体人发明的监听设备,人类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他们的眼睛——换句话说,也许现在三体人正在盯着本hero和在座的各位。但是呢,智子不能监听思想,所以本hero和联合国重要官员商议后,决定选出四位面壁者。这四个人负责在大脑中构想如何抗击三体人,并掩盖自己的真实用意,不能让三体人猜出你在想什么——面壁者可以调动联合国的任何资产而且不用说明理由。这样,方能瞒天过海,暗地里成功实施自己的计划。接下来宣读四位面壁者的名单——如果你的名字被念到,就说明联合国十分肯定你的才华,而且十分相信你,请四位务必不要辜负本hero和整个联合国对你的信任。请念到名字的人站起来。“

”第一位面壁者——亚瑟·柯克兰。“

一个俊美的英国年轻人站了起来。他有一头金黄的短发,粗黑的眉毛——但最迷人的是他的眼睛,祖母绿般闪耀光泽的眼睛,漂亮得甚至能比过价值千万的绿宝石。他的神情有些惶惑,看得出他在压制自己的紧张,但他怎么也露不出一个笑容来。

”第二位面壁者——伊丽莎白·贝什米特·海德薇莉。“

一个身材高大的匈牙利女子站起身。她是一个十分——十分帅气的女子。棱角分明的脸庞,眉眼间英气逼人。她的气势足以压制全场。听到名字时,她的脸上先是闪过只有一瞬间极其难以捕捉的震惊,随后就能立刻镇定下来,露出一个微笑,对鼓掌的人点头示意。

“第三位面壁者——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

一个稚气未脱的意大利小伙子从座位上跳了起来。他的样子很漂亮,很精致——是那种单纯的,稚气的美。但这又会让人担心他是否能担当起这个重任。他的样子实在是像是一个学生,而且丝毫不紧张,颇有点玩世不恭的感觉。

“第四位面壁者——王耀。”

这个名字脱口的那一瞬间,王耀觉得整个世界都被颠覆了。空气仿佛凝结,时间仿佛停滞,王耀的震惊难以形容——他的大脑一片空白,什么也反映不过来。当王春燕轻轻拍拍他的肩,在他耳边说:“快站起来呀“的时候,王耀才勉强站了起来。这时候,理智才回到他的脑海中。

“请四位上前来。”阿尔弗雷德说道。

王耀头一次觉得自己的腿脚是这样沉重,和灌了铅一样。他一边走,一边想——这怎么可能呢?他甚至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可眼前的事物又是这样真实与清晰。他不知道联合国为什么要看上自己,而自己根本没有想过怎么对抗三体人——他丝毫没有办法。

走到台前后,王耀的心跳才刚刚稳定下来,不再那么急促了。

阿尔弗雷德继续说道:“联合国还选出了八位协助者来协助面壁者。每位面壁者有两位协助者来协助他(她),本hero接下来宣读协助者的名单,八位协助者*不必站起来,只需坐在原地就好了。“

(*注意,协助者为本人私设)

“亚瑟·柯克兰的协助者是伊万·布拉金斯基,阿尔弗雷德·f·琼斯——对,阿尔弗雷德就是本hero我。伊丽莎白·贝什米特·海德薇莉的协助者是基尔伯特·贝什米特,罗德里赫·埃德尔斯坦。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的协助者是路德维希·贝什米特,罗维诺·瓦尔加斯,王耀的协助者是王春燕和本田菊。就是这样,反对意见一律不予接受!“

王耀听到协助自己的人是春燕和菊,心里略微有了一点底。春燕的能力王耀向来肯定,菊也是很靠谱的人。不过他刚刚听到了伊万的名字——他在俄罗斯有一个笔友,名字也叫做伊万·布拉金斯基,从来没有见过面——或许只是重名而已?王耀这样想到。

  “会议就开到这里,散会!”

  散会以后,王耀回到了宾馆。他真切地开始意识到,自己稀里糊涂地就被委以重任,他十分想告诉联合国和阿尔弗雷德,他只是个只会研究理论的学者,也从没想过要名垂青史,只想安稳度过一生,而现在他的小日子是过不安生了——但他估计也没有任何办法推掉面壁者这个头衔。那么,他就必须要尽一份力了。

他感觉脑子里的东西太多,好像快要炸开——他决定把头脑放空,好好睡一觉,期盼着明天一早醒来发现一切不过是一场噩梦。

评论(6)

热度(31)